為何納粹(希特拉)熱愛美國?

為何納粹(希特拉)熱愛美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自傳《我的奮鬥》中,希特拉稱美國為一個正在建立他理想中秩序的「國家」。1935年,他頒布了國家社會主義法律和法規手冊,作為納粹主義者在建立自己新社會的基本指南,同時也點出美國已實現了種族國家所需的「基本認識」。

文:James Whitman
譯:Wendy Chang

如果說今天的美國將邁入納粹主義,感覺有些危言聳聽。沒錯,白人民族主義在白宮當道。沒錯,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有專制傾向。是的,另類右派講了許多難聽的話。但即使許多美國人正面臨經濟上的困難,還沒有像當時大蕭條侵蝕美國民主的狀況,也沒有軍隊在街上屠殺人民,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尚未在美國出現。

但可說說美國和納粹主義之間的另一個具啟發性故事,以及納粹主義如何影響美國。

當想像近代美國版的納粹,我們會想像有個狂熱者從遙遠的地方引進了外星人的系統思想,我們也會想到在集中營的戰俘以及美國軍人,正在打著第二次世界大戰(又稱The Good War)。但過去其實更加複雜,納粹主義某種程度上也是仿美國的運動,一個生於自由平等土地的浪子。

在十九世紀末和二十世紀初,美國帶頭以種族為基礎來立法,普遍的政治共識傾向維護白人。也就是說,美國將白人種族主義編成法典,國會通過的移民法律是保障了北歐移民的優勢,而對於猶太、意大利、亞洲等地的移民拒之門外。如同納粹評論認同的,法律旨在拒絕「不受歡迎的人」。〔美國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2015年一場與美國首席策略長巴農(Steve Bannon)的訪談中說到,這個政策「有利於美國」。〕

黑人種族隔離籠罩南方,在48個州中,30個州有禁止種族通婚的反種族通婚法,不僅是白人和黑人之間遭到禁止,而且白人和亞洲人也不可結婚,還會威脅對違法者進行重罰,在馬里蘭州,可能面臨長達十年徒刑。法律讓黑人、菲律賓人、波多黎各人、亞裔和美國原住民成了二等公民,特別是這些非白人的美國人也被剝奪了投票權。

歐洲種族主義者注意到了這件事,其中一個人就是希特拉(Adolf Hitler)。在自傳《我的奮鬥》中,希特拉稱美國為一個正在建立他理想中秩序的「國家」。1935年,他頒布了國家社會主義法律和法規手冊,作為納粹主義者在建立自己新社會的基本指南,同時也點出美國已實現了種族國家所需的「基本認識」。

除了法律,納粹還推崇美國征服西部之舉。1928年,希特拉稱讚美國人將幾百萬的原住民殺到剩幾十萬人,建立自己的大陸帝國。他們知道,美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竄升為世界大國,頗具主導地位。對納粹主義者來說,種族主義使美國強大,而不少美國人似乎都同意這點。

當然,美國不只有種族主義,但納粹鄙視美國的平等和民主傳統,許多人認為,種族混合最終將注定美國沒落,他們也很失望地發現美國法律並未討論他們覺得最危險的民族:猶太人。

儘管如此,美國種族法還是提供了一個範本,讓任何想要建立種族法律的人取用。1933年,希特拉成為帝國總理、納粹掌權,納粹律師便仔細研究美國的法律,以便制定20世紀最具罵名的種族法——紐倫堡法案。這些法律以美國為首帶頭,將跨種族通婚視為犯罪行為,迫使猶太人成為二等公民,目標是讓猶太人出逃,不敢再居住於德國境內。

1930年代初的納粹主義長這樣:拒絕和驅逐所謂的外人,讓德國的雅利安人能夠在自己國家取回他們的主導地位。希特拉和他的追隨者們實行「最終解決方案」,而是制定另一個計畫:納粹黨主張,在德國生活的一切利益應只留給德國人。這也是現在歐洲極右派及美國另類右派最想做的事。

80年過去了,美國再次出現相關政治運動,主張美國應該回歸到白色民族的根源。我們目睹了反猶太主義事件,還有一份由白宮發出的大屠殺聲明,忽略了猶太人。許多過去有種族隔離的州再次推出新法,限制黑人投票,不僅明顯地針對黑人,也是回應了一段令人羞愧的美國歷史。禁令如今已實行,讓將成為移民的人,變成了「不受歡迎的一群」。

值得慶幸的是,若要說美國倒退回1930年代,還差得遠了。也幸好,最糟糕的事從來沒有發生在美國:儘管美國與1930年代的德國有許多相似點,甚至對德國具啟發作用,美國並沒有陷入獨裁,成為1940年代的德國。美國調整了他的腳步,而幫助它免於步上德國後塵的機關如今仍在運作:法院、民意的基礎建設、活躍的民主制度。

然而,現在還是有幾個有力的政治人物,欲把我們帶回那個時代,相當令人不安。我們應該要記住過去,並保持警惕。我們都知道,1930年代在歐洲有國家,在試圖要擺脫所謂「外星種族」,結果太過火了,我們不需要越過大西洋才看到危險或是解法。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