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全球第一大金主投資開放平台 科學期刊前途堪憂

科研全球第一大金主投資開放平台 科學期刊前途堪憂
Photo Credit:Kjetil Ree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開放近用(open access)一直是科學研究圈中的潮流話題,近年來更在幾個大慈善基金會的推波助瀾下,儼然成為加速科學期刊式微的關鍵因素之一。

比爾與梅琳達蓋茲基金會今年1月才宣布,所有取得資助的科學研究都得將研究結果公諸於世,讓所有人都能免費取用,到了3月底,則是公布另外一項作法:將會出錢打造一個平台,讓他們資助的所有科學研究都能夠聚集在這個平台上供人開放近用(open access),預計今年秋天正式上線。隨著幾大慈善基金會群策群力推廣開放近用,以高收費著稱的科學期刊前途岌岌可危。

蓋茲基金會此舉,把自己放到與重量級期刊如自然(Nature)、科學(Science)等直接對衝的第一線,因為只要拿到蓋茲基金會資助的科學研究,就必須要符合免費公開的條件,就無法將研究結果投稿到這些需要訂閱才能閱讀使用的期刊。

《慈善內幕(Inside Philanthropy)》報導,事實上,蓋茲基金會並非第一個採取open access做法者。資助規模僅次於蓋茲基金會的寶威信託(Wellcome Trust),早已經開始採行這樣的做法。而來勢洶洶的臉書創辦人夫婦所持有的Chan Zuckerberg Biohub,更是要求在同行評審(peer review)完成前就把研究發現放到線上。

《自然(Nature)》期刊報導,歐盟執委會也正在研擬屬於歐盟自己的開放科研出版平台,執委會發言人表示,目前正在參考蓋茲基金會與寶威信託的模式,並且廣為尋求開放科學政策平台(Open Science Policy Platform)成員的意見。

《經濟學人》分析,這樣的做法將會傷害到目前既有科學期刊的付費經營模式(pay wall),不論是訂閱、投稿等,主要客群如大學、圖書館都需要付出高額費用。再加上這些期刊向來是以出版頂尖研究聞名,現在挑選優質研究成果的數量肯定受到影響。若是其他科學研究主要贊助者也採取同樣做法,期刊所面臨的窘境將擴大。

《經濟學人》分析,開放近用的做法會使得私藏研究數據的問題大為降低,降低作者因為資料被盜用的恐懼,也讓作者可以在資料開放後得到更多有益的建議。而自17世紀就已經存在的科學期刊,《經濟學人》認為無疑還會存在好長一段時間,但也許會成為科學的僕人而非引導者。

蓋茲基金會全球健康部門總經理Trevor Mundel表示,能夠取得有關健康、教育與經濟發展等領域高品質研究的需求的確存在,這是為了要能夠解決21世紀所面臨的挑戰。「蓋茲開放研究(Gates Open Research)就是為了要讓我們資助的研究能夠立即對社會產生效益而設計的。」

蓋茲基金會2015年一年在全球教育、健康與發展議題上投注了41億美元,從當年度開始所進行的研究就需要符合開放的要求。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楊之瑜』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