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頒獎烏龍: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沒有拿下奧斯卡獎是什麼感覺?

【TIME】頒獎烏龍:突然發現自己其實沒有拿下奧斯卡獎是什麼感覺?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有不少影評人說這是奧斯卡史上最大的烏龍,但老實說這不是第一個發生的類似事件。

相信不少奧斯卡頒獎典禮的工作人員應該會覺得自己在周日的晚上,真的演了一齣《星聲夢裡人》,特別是當頒獎人華倫・比提(Henry Warren Beatty)打開「最佳影片」的揭曉信封,結果裡面寫著「最佳女主角:艾瑪・史東(Emily Jean Stone)-星聲夢裡人」,費・唐娜薇(Faye Dunaway)便錯宣布《星聲夢裡人》拿下最佳影片,搞到最後,實際上得獎的是《月亮喜歡藍》。

雖然有不少影評人說這是奧斯卡史上最大的烏龍,但老實說這不是第一個發生的類似事件。

第一次類似的情況是發生在1934年第六屆奧斯卡的最佳導演獎,主持人威爾・羅傑斯(Will Rogers)在揭曉的時候只說的一句:「上來吧!Frank」

以《一日貴婦》(Lady for a Day)入圍的法蘭克・卡普拉(Frank Capra)便開始走上台,結果主持人指的是同名為「Frank」的法蘭克・洛伊德(Frank Lloyd),憑藉《氣壯山河》(Cavalcade)奪下當屆最佳導演。

卡普拉在他的自傳《片名前的名字》(The Name Above the Title:An Autobiography)中描述了他當下的感受:

我坐的那桌爆出歡聲與掌聲,走到舞台上有不短的一段路,我奮力穿過擁擠的桌子,一邊道謝,「不好意思⋯⋯借過⋯⋯謝謝⋯⋯謝謝」,直到走上舞台。聚光燈在場上掃來掃去,要找到我,「這裡!」我揮了揮手。突然!燈不再照在我身上,而是打在舞台另頭的一個人身上,法蘭克・洛伊德!

掌聲震耳欲聾,聚光燈跟著洛伊德到台上,最後跟著他到講台,主持人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誠摯地握了握手。我整個人僵在黑暗中,完全不敢相信這樣的事,直到身後傳來一個憤怒的聲音喊到:「不要擋在前面,下來!」

從舞台回到座位上的路,是我人生中最漫長、最悲傷、最震撼的一條路,沿途經過VIP位置區還聽到他們喊:「坐下!不要擋著!坐下!」好像我礙著他們的眼。那一刻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像一條蟲一樣鑽到地毯下,我整個人倒在座位上時,還真的覺得我是,而同桌的朋友們都哭了出來。

我溜出會場,覺得好丟人也很生氣。我回想自己將入圍奧斯卡的報導讀給母親聽,她喜極而泣、並祝福我,還把我獲得四項提名的剪報寄給兄弟姊妹們。雖然他們錯把入圍當成得獎,但還是回了「你太讚了!」的信給我。我根本是個大蠢蛋,興沖沖地跑上台,結果狼狽地逃離。

1934年3月24日,TIME雜誌報導了法蘭克洛伊德以《氣壯山河》拿下最佳導演,但並沒有提到這場烏龍。

沒有報導提到這件事其實也提醒了我們,1934年的烏龍與今年發生的事件並不能相提並論,畢竟事件發生時還沒有電視轉播。要等到20年後、1953年第25屆奧斯卡,才會有電視轉播。換言之,卡普拉可能真的丟臉丟大了,但至少不是全世界的人都看到。

如TIME在1957年的報導中回顧的,就某些評論者來看,轉播奧斯卡頒獎典禮是為了讓得主的獲獎畫面,看起來更像「在超市會上演的戲碼」,而不是榮耀光輝煥發的時刻。在電視螢幕上,這些明星比以前看起來更人性化。就像1964年當小山米・戴維斯(Sammy Davis Jr.)在頒最佳改編或配置音樂獎,也拿到錯放的信封,他當時以打趣的方式回應。今年的奧斯卡頒獎人,看來也真的反應得很「人性化」。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TIM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