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拼圖遊戲:從殘缺不齊的人體殘骸中找出兇手

恐怖的拼圖遊戲:從殘缺不齊的人體殘骸中找出兇手
Photo Credit:臉譜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文中的法醫面對的是一項無人羨慕的工作:試著把七十幾塊人體殘骸重組成原始的完整人形,再確定其身分。這實在是個恐怖的拼圖遊戲。

文:奈傑爾・麥奎里

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九日,一個名叫蘇珊・強森的年輕女子決定下午出去散步,在蘇格蘭敦夫里斯郡的莫法特鎮附近,她從愛丁堡前來此地作客。當她越過橫跨戈登霍姆溪、恰如其名的「魔鬼橋」,她注意到溪流中有一捆東西堵在一塊石頭上。定睛去看,她駭然發現似乎有條手臂從那捆東西的一側伸出來。她立刻回到她哥哥阿弗瑞的家,而他報了警。

蘇格蘭敦夫里斯郡警隊的史崔斯探長和偵查佐史隆展開調查。在鄰近地區進行搜索時,沿著那條溪流的河岸又發現了幾個包裹,全都包著人體殘骸,包括一具無臂的軀幹、一隻大腿骨、人腿、一塊塊人肉和裹在一件女衫和報紙裡的兩隻上臂。把報紙打開,發現那是一份《週日寫真報》(Sunday Graphic),日期是一九三五年九月十五日。兩個被割下的頭顱也被發現,其中一個包在一件孩童的連衫褲裡頭。

恐怖的拼圖遊戲

隔天葛雷斯特和同事吉伯特・米勒抵達現場。他們幾乎立刻看出對屍體的肢解是由內行人所為:分屍進行得仔細而熟練,用的是一把刀─除非熟悉人體結構,一個人幾乎不可能單憑一把刀、完全不使用鋸子就切開一具屍體。此外,屍體臉上的肉被剝下,顯然是企圖隱藏被害人的身分。手指全都從末端關節被割掉,以免警方利用指紋來鑑定死者的身分。同樣地,牙齒也全被移除,使得牙醫紀錄派不上用場。後來發現屍體上的任何標記也都被小心移除,例如胎記、傷疤或手術留下的疤痕。

這些殘骸被移送到愛丁堡大學的解剖學系,經過處理以消滅寄生其上的蛆,並且避免屍體進一步腐爛。這些殘骸被浸泡在福馬林溶液中,以盡量將之保存。葛雷斯特和米勒連同愛丁堡大學法醫學教授希德尼・史密斯和解剖學教授詹姆斯・布瑞胥著手處理這些殘骸。他們所面對的是一項無人羨慕的工作:試著把七十幾塊人體殘骸重組成原始的完整人形,再確定其身分。這實在是個恐怖的拼圖遊戲。

他們的第一件任務是弄清楚哪些屍塊彼此相屬,據此把屍塊區分開來,再動手把屍塊拼回與原本形狀類似的外觀。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確定了其中一具屍體要比另一具高六吋,這使得工作速度加快許多。他們發現手中有較高那人的大部分屍身,但還缺少較矮那人的軀幹。他們也發現了一顆大眼睛,顯然不屬於這兩個被害人,葛雷斯特認為那原本屬於某種動物,是出於意外和被害人的屍體混在一起。

雖然關於這兩人的身分仍然有許多疑問,但隨著那條河流被徹底搜索,又發現了更多屍塊,提供了寶貴的新資訊。兩隻手被發現了,而且指尖沒被割掉。葛雷斯特將之浸在熱水中,取得了一組清晰的指紋。起初他們以為較矮的那具殘骸是男性,但隨著更多屍塊被找到,這個工作團隊的手中最後有三個乳房,這表示其實兩具屍體都一定是女性。

年齡、死因、搜尋元凶

接著他們需要判定這兩個人的年齡。葛雷斯特藉由檢查頭骨的顱縫來判定。顱縫是組成頭蓋骨的各段骨頭之間的纖維結締組織,這些顱縫的密合過程始於嬰兒期,而通常於四十歲左右結束。就那個較矮之人的頭蓋骨而言,顱縫尚未密合;那個較高之人的頭蓋骨則幾乎已完全密合。這表示較矮那人肯定還不到三十歲,較高那人則大約是四十歲。對較小那具頭蓋骨的進一步檢查揭露出這個被害人的智齒尚未長出,這幾乎無疑表示她才二十出頭。

p245
Photo Credit:臉譜文化
格拉斯哥皇家醫院的醫學大樓,約翰.葛雷斯曾在此擔任法醫學教授。

下一步是要確定這兩名女子的死因。他們發現較高那名女子的胸部有五道刺傷,另有多處骨折和多處瘀傷。她頸部的舌骨斷了,顯示出她是先被勒死之後才受到其他的傷;有人想要百分之百確定她死了。較矮的女子有遭人用某種鈍器擊打的痕跡,雖然腫脹的舌頭也與窒息的徵候一致。

當葛雷斯特及其團隊在研究那些殘骸,警方則出動去搜尋元凶。九月十五日那份包著一雙手臂的《週日寫真報》是個極其重要的線索,不僅有助於確定命案發生的時間,也提供了有關發生地點的線索。那是個「夾頁版」,表示乃是為了當地一件重要活動而印製的特刊,只在該地區發行。這份特刊是為了慶祝「莫克姆市音樂節」而發行,而且只在該地出售。

這時運氣助了調查工作一臂之力。敦夫里斯郡的警察局長剛好讀到一個名叫瑪莉・珍・羅傑森的女子失蹤的消息,她是一位巴克・拉克斯頓醫生家裡的保姆。她在蘭開斯特失蹤,就在莫克姆市附近。這位警察局長與蘭開斯特的警察局長通了電話,得知拉克斯頓的妻子也同時失蹤。這顯得極為可疑,對那兩名女子的詳細描述旋即傳送至敦夫里斯郡警局。

巴克・拉克斯頓是印度拜火教徒,於一八九九年三月二十一日出生於孟買,在孟買大學取得外科醫學學士學位,曾任職於巴格達和巴斯拉的「印度軍醫所」。他原名巴赫季亞・拉斯托吉・拉唐吉・哈金(Bukhtyar Rustomji Ratanji Hakim),但後來在一九三○年移居英國蘭開斯特開設診所時改了名字。拉克斯頓是個受人尊敬的全科醫師,受到病人喜愛。他也經常表現得慷慨寬大,不向貧窮病人收取費用。他有著愛家男人的形象,和妻子伊莎貝拉及三個小孩住在道爾頓廣場二號,生活安逸。

潔西・羅傑森住在莫克姆市,是瑪莉的繼母,警方帶她來看看她是否認得和屍體一起被發現的衣物。她憂心如焚,迅速認出那件女衫是她繼女的衣物,指出一處她曾親手縫補過的部位。裹住其中一顆頭顱的那件兒童連衫褲則由格蘭奇奧弗桑茲鎮一位霍姆斯太太確認為是不久之前送給拉克斯頓夫婦的一件。潔西・羅傑森向警方提出了霍姆斯太太作為線索,因為就在那年,瑪莉曾和霍姆斯太太一起去度假,而霍姆斯太太送了那件兒童連衫褲給她的小孩。此事可厭之處在於警方如今大有理由把巴克・拉克斯頓和這件命案相連結。身為醫生,他也具有凶手肢解屍體時必須具備的實際解剖知識。警方迅速採取行動,將他逮捕。

繩之以法

伊莎貝拉生前最後一次被人看見是在九月十四日星期六,當她和她的姊妹去了海濱度假勝地黑潭,在那兒待了一段時間欣賞燈火秀,然後才在當天夜裡回家。警方發現在那天過後的星期一,拉克斯頓打電話給他的清潔婦,叫她不必去打掃,因為他太太去愛丁堡度假了。但奇怪的是他卻請了一位漢普夏太太過去,問她能否幫忙他清掃屋子,替下星期要來的油漆匠先把房子整理就緒。日後她將會作證說她幫忙他處理掉沾血的地毯和衣物,在屋外的院子裡將之燒毀。至於她當時何以並未認為此事可疑,這一點並不清楚,也許她天真地以為血這種東西對醫生來說想必是司空見慣。

p252
Photo Credit:臉譜文化
臉部重建如今是一項重要技術,以確定已經腐爛的遺體在生前可能的相貌。偵查人員在一九三五年的巴克.拉克斯頓一案中使用了類似的方法,把身分未明的被害人頭骨拿來和現有照片比較,根據相似程度來確認其身分。

其他的證人也作證說曾看見那棟屋子後面有火燒了好幾天。當警方去搜索那片房地,在污水管和浴室的排水管中發現了人肉,也在樓梯地毯、浴室牆面及地板上發現了血跡。當警方去搜索屋外燒黑的殘骸,找到了好幾件確認屬於瑪莉・羅傑森的衣物。

警方似乎確定找到了真凶,但他們仍需明確地證實他們手中的屍體是瑪莉和伊莎貝拉。藉由幾種巧妙的鑑識技術他們得以證實這一點。首先,他們發現先前從其中一具屍體上取得的指紋與他們從屋子裡瑪莉經常碰觸的幾件東西上所採得指紋相符。接下來發生的事是鑑識科學史上的創舉。鑑識小組設法取得那兩名女子的照片,一張伊莎貝拉在照相館拍攝的照片,還有兩張品質較差的瑪莉肖像。他們清除了那兩個頭骨上所有殘餘的組織,再從各個角度拍照,以盡量符合那幾張照片的拍攝角度。當這些新拍的照片被放大成同樣大小,疊放在瑪莉和伊莎貝拉原本的照片上,它們完全相符。

最後還有另一個巧妙的創舉:格拉斯哥大學衛生學系的亞歷山大・莫恩斯博士觀察寄生在那些殘骸上的蛆的生命週期,得以確定這兩名被害人大約就是在伊莎貝拉和瑪莉生前最後被人看見的那段時間遇害。在這之前,昆蟲學從不曾像這樣被應用於刑事鑑識。

由於對他不利的證據如此有力,拉克斯頓被判犯了殺人罪也許並不令人意外,雖然他直到最後都堅稱自己是無辜的。他於一九三六年五月十二日在曼徹斯特監獄被處決。據信他的殺人動機想必是嫉妒,還有他認為伊莎貝拉對他不忠。大家都知道他們夫婦的關係火爆,由於他們的爭吵,警方曾經不止一次被叫到他們的住宅。可憐的瑪莉・羅傑森可能只是湊巧出現在她不該出現的地方,目擊了某件她不該看到的事。拉克斯頓用上了他的專業知識,試圖藉由有系統的毀屍來隱藏被害人的身分,但這並不足以消除屍體殘骸所能透露的所有資訊。

任何人在面對一具屍體時都會本能地退縮,尤其是一具遭到可怕破壞或肢解的屍體。然而,檢視一樁暴力犯罪事件時,屍體往往是調查工作的重點。當一具屍體能提供這麼多有可能將凶手繩之以法的寶貴證據,鑑識學家就絕不能膽怯。

書籍介紹

《無聲證人:血腥迷人的近代法醫史》,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奈傑爾・麥奎里
譯者:姬健梅

有「法國福爾摩斯」美譽,同時也是法醫學領域的先鋒埃德蒙•羅卡德博士曾說:「每種接觸都會留下痕跡。這也深刻體現在法醫學的各方面,像飄散的毛髮或衣物纖維,指紋或血跡等,現場沒有留下任何罪犯蛛絲馬跡的案件是幾乎不存在的。」現場的跡證,全都是不會說謊的無聲證人,就等著懂它們的法醫或鑑識學家來破譯訊息、揭發真相。

本書以法醫學在過去兩個世紀的發展變遷為梗概,分七個章節,每章都以一個重要的「無聲證人」為主題,深入淺出介紹推動法醫與鑑識科學發展的重要人物及事件,並生動重現世界各地近百件刑案,看法醫如何與凶手鬥智鬥勇、為死者發聲,娓娓道來法醫與鑑識科學如何演變成現今的樣貌。

未命名
Photo Credit:臉譜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