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負光棍節的鏢局:帝國跑道上的快遞員

肩負光棍節的鏢局:帝國跑道上的快遞員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看來自農村的四個農民,如何在互聯網時代促成電商巨浪的快遞中國。

文:朱曉軍

中國經濟的「黑馬」

「噠噠噠」秒針不停轉動著,向第八個購物狂歡節逼近。

天空耐不住時光,漸漸黑下來。網民像在戰壕蹲很久了,被遲遲不響的衝鋒號搞得焦躁似的,眼盯著電腦或手機。等待像一把不急不躁的文火,讓人困苦不安,卻又必須忍著,不能放棄。秒針似乎被烤暈了頭,越走越慢……

比網民緊張的是快遞。有人說,雙十一是「電商一個節,物流一個坎。」

七年前,互聯網掉下個活蹦亂跳的「雙十一」購物狂歡節,優惠、折上折、買一送一、贈送購物券,貪小便宜心理跟癌細胞似的,存在於每個人的身上,欲望猶如一群群的喜鵲,滿天飛著,歡喜地叫著。

2009年,「雙十一」天貓的銷售額為5200萬元人民幣;2010年,9億3000萬元,件數1000萬件;2011年,33億6000萬元,件數2200萬件;2012年,191億元,7800餘萬件;2013年,350.19億元,1億8000萬件;2014年,571億元,2億7800萬件;2015年,912億1700萬元,4億6700萬件,創下了9項金氏世界紀錄!

僅僅7年銷售額就增長了千倍,快件井噴式暴漲,強烈地衝擊著人們的腦洞【1】。

法新社驚呼:中國的「雙十一」的銷售額已超過美國感恩節、「黑色星期五」和「網購星期一」3大網上購物活動的銷售總和。美國《福布斯》無奈地說:「忘掉黑色星期五和網購星期一吧,中國的光棍節才是全球最大的網購狂歡!」美國《環球郵報》嘆服地說,超過2萬7000個品牌和商家參加了「雙十一」活動,大約200個國家和地區的消費者加入這個購物狂歡中,阿里將「雙十一」變成全球購物節。

與其說雙十一是消費者的節日,是電商的節日,不如說是阿里的節日,似乎真正的主角是馬雲,鏡頭和閃光燈都對準了他,他的一舉一動都是新聞。倍受忽略的是誰?快遞。許多人認為,阿里拯救了中國民營快遞,如沒有電子商務,「三通一達」或許還在創業的羊腸小徑艱難跋涉,或許早已銷聲匿跡。可是,不知他們想沒想到,沒有民營快遞,沒有「三通一達」,阿里會有今天嗎?沒有民營快遞為電商帝國鋪就跑道,電子商務如何在現實著陸?

AP_16301543238528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中國電商龍頭阿里巴巴的成功,也讓中國開始重視互聯網時代的重要推手,快遞「三通一達」。圖為「三通一達」的中通快遞於2016年10月27日掛牌紐交所,董事長賴梅松敲響上市鐘聲。

快遞對阿里的貢獻,馬雲再清楚不過。他在2013年多次稱讚快遞業:「作為個體,你們(指快遞員)的辛勤勞作解決了商品和消費者對接的關鍵一環;作為一個群體,你們和你們背後的快遞物流業,幫助中國內需經濟走向更深入的層面,你們才是當之無愧的『年度經濟人物』。」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美國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馬雲請的8位敲鐘人中就有「三通一達」的快遞員。

10.5億件包裹是多少?測算過的人說,把包裹一個接一個地擺起來,可繞赤道將近9圈!這繞了9圈的赤道要200多萬的快遞員一件一件地消化掉,他們兩條腿跑的路都加起來恐怕把赤道繞迷糊了,他們一天爬的樓,足以將珠穆朗瑪峰比得忽略不計。雙十一對他們來說是對體能、耐力、毅力底線的挑戰,他們被挑戰得眼睛像兔子似的血紅,見光就流淚;指尖指肚的皮膚被磨去,接觸快件就火燒火燎地痛,腿像斷了似的,身體一個勁往下墜……這還不能停下來,繼續裝貨卸貨,掃描打包,送件取件……

繼續保持行業第一

時針終於落在2016年11月11日的零點,夜色濃濃,街燈昏昏欲睡,馬路像沒有飛機的跑道,寂靜而寬闊,兩邊的住宅區萬籟俱寂,一扇扇窗戶卻像明亮的眼睛,睜得大大的,購物狂歡節挖開了序幕……

阿里巴巴總部的數位螢幕像顆巨大的心臟,每秒鐘一次地跳動著,將雙十一的成交額公佈了來。讓人緊張,讓人激動,讓人震撼……開場20秒鐘成交額衝上1億元,6分58秒就突破了100億元,12小時突破了807億元,15小時19分突破了912億元,24小時交易額達到1207億元……

成交額越高,包裹越多,快遞公司希望包裹多,包裹多他們賺的就多,而且上市快遞都想爭坐業務量排名的頭把交椅,可是他們又怕多得遠遠超過自己的吞吐能力,造成大面積的爆倉,那樣可就不好玩了,也許其他家都牽到了驢,自己卻挨了板子。

「雙十一」那天,新疆氣溫陡降至零下16攝氏度,天氣寒冷,道路結冰,中通新疆公司卻熱浪滾滾,25萬件包裹鋪天蓋地而來。

中通新疆公司的經理叫羅雲,他5年前才接手這家公司,當時公司僅有14個網點。新疆是中國面積最大的省級行政區,占中國國土總面積的1/6,在166萬平方公里上有14個地區、自治州和地級市,88個縣(市),另外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還有174個團場。14個網點連縣一級的都沒有。5年後,羅雲的網點不僅市縣全覆蓋,還有220個鄉鎮網點,穩居新疆快遞的出港量第一、服務品質行業之首。

羅雲做事穩重,從不打無準備之仗。兩年前的雙十一,「『洪峰』16日抵達新疆,尋常日子的業務量是2萬多票,『雙十一』高峰時達到11萬票。我們每天幹17、8個小時,其他快遞都爆倉了,只有我沒爆。」羅雲說。

今年不是11萬票,而是25萬票,比2年前超出1倍多,羅雲承受得了嗎?雙十一前,他怕包裹多,下邊基層網點派送力量不足,投資了40、50萬元,訂購100輛電動三輪車,免費發送下去,還在報紙和電臺大做廣告,招聘快遞員。

AP_17007346835233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誰都知道做快遞員是件非常辛苦的差事,尤其是「雙十一」期間。有媒體報導,2016年的「雙十一」,「圓通、韻達將招數10萬人」,「順豐、申通月薪萬元難招快遞員」,據百姓網招聘類資料統計,快遞員崗位需求環比上漲52.5%,倉儲管理員、送貨司機等崗位需求上漲42.3%。羅雲招不到快遞員也就沒什麼意外了。

四川新都中通的包裹像漲潮的海浪,一波接一波地湧來,一浪高過一浪,20分鐘就一貨車。這兩年,新都中通的業務量以射門的速度增長,已佔據當地的半壁江山,日收件達6萬多票!「雙十一」的首日衝上歷史新高-19萬票,相當於平日的3倍多,這需要多大的彈性,多大的應變能力?經理李黎要是沒有足夠經驗和準備的話,那就「尿了」。6萬件的吞吐力要消化19萬件,硬體軟體都要跟上。在新都的「三通一達」,其他3家的倉庫最多600平方米,李黎的相當於他們3家的總和-2000平方米。「雙十一」前,他還在開發新區開了3個門面,在當地電視臺做了滾動廣告……

下午1點鐘,新都中通的建包進入決戰。「建包」是將運往同一目的地的快件打成大包,這是快遞的關鍵環節之一。建包工一直幹到次日早晨5點鐘,幹了11個小時才完活兒。活兒累,伙食必須跟上,李黎為他們準備了豐盛的早餐、中餐、晚餐和飲料。他們餓了就吃,渴了就喝,累了卻捨不得歇。

第一個洪峰過去了,第二個洪峰又來了……

浙江溫嶺大溪地的中通網點像群蜂圍住的蜂巢,平日2000多件,一下暴漲到1萬多件,將近5倍,倍數比新都中通還高。網點經理陳佐毅有所準備,前幾天派人到各網店摸底,送去了面單,還高薪雇幾個臨時工。往年「雙十一」運輸車一晚點,庫房堆滿了,下午就沒法取件,取來也沒處存放,他只得跟客戶商量,可不可以待這批到件派送完再取。由於平時跟客戶關係處得很好,他們都很諒解他:「你們辛苦了,累慘了。」今年,他花8萬元買一輛貨車。

「『雙十一』投入大,不賺錢,添置的貨車過了高峰期就派不上用場。不賺錢也得幹,咱們是服務行業,除了賺錢,還有一個硬指標-服務。服務一定得搞好,對吧?」在採訪時,陳佐毅說。

「雙十一」時,白銀已進入冬季,氣溫降到零下攝氏20度左右,白銀中通卻熱火朝天,所有員工吃住在公司,起早貪黑地幹,一天最多睡3、4個小時。

洪峰一次接一次湧來,沒見過這陣勢的人別說幹活,嚇也嚇得兩腿像煮爛的麵條,別說扛包,站都站立不住。大凡在「雙十一」堅持下來的都稱得上英雄好漢。

兩年前的「雙十一」,27歲的強小龍創下日送300票的紀錄。在白銀中通,數強小龍書讀得多-正兒八經的大學畢業生。緊張時,他家男女老少齊上陣,「全民皆兵」,除剛出生3個月大的孩子之外,都過來幫忙。他負責那片區既大又偏,其他快遞不肯去。他卻堅守在那裡,白天送不完就晚上送,白銀的冬季天很短,似乎過了中午天就黑了,他深一腳、淺一腳地去送件。有時,人家睡了,穿著睡衣來收件,他歉意地笑了笑。有的社區桶裝水送到樓下,不負責送上樓,老人或女人拿不動,他就給扛上去。

AP_9602160815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三通一達」憑藉農民辛勤、質樸與執著的特質發展服務,讓其快遞產業迅速席捲中國。

「雙十一」遇到急件怎麼辦?雒成剛抽出一個人來,騎著摩托送。兩年前,有個外地客戶要帶一重要文件坐上午9點多的飛機去北京,可是文件不在手裡,在網路班車上。7點鐘班車才能抵達白銀,可是車上有800多票快件,要想一下子找到這文件稱不上大海撈針,也不是輕而易舉的事。雒成剛對客戶說,我們竭盡全力,來得及就給你送去,來不及就給你快遞到北京,保證不耽誤你的事。

班車一到,網點上下10幾人一起上陣,8點半鐘找到了那票快件。快遞員的摩托風馳電掣而去。趕到賓館時,客戶退了房,拎著行李走出來,正要上車去機場。他已不抱什麼希望了,快遞員卻把文件交到了自己手裡。他一下不知說什麼好,不知如何表達自己的謝意了。這是在「雙十一」啊,快遞員忙得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捨不得,卻在那堆積如山的快件中,把他要的這票件找到了,送來了。他帶著這份大西北的溫暖上路了。到了北京,他打來電話,千恩萬謝。

晚上7點多鐘,一位年逾不惑的女畫家找上門來,要發一個長度超限的「大件」。網路規定件的長度不能超過2米,她的件偏偏超了10釐米,在這麼緊張的時候,寄超限「大件」,這不是添亂麼?女畫家眼淚汪汪地說,「我找過順豐,找過申通,找過圓通,找過德邦,找過EMS,人家都不給寄。你們中通是我最後的希望了,無論如何幫幫忙,給我寄了吧」。她還說,這是件參展作品,畫了20多年了,「好不容易有機會參展,你們不給我發,我這麼多年的心血不就白費了麼?」她說完,眼淚流了下來。

雒成剛是性情中人,哪受得了這個?

「我給你發,罰款我認了。」

畫家如釋重負地笑了,走了。

雒成剛被罰了200元,他卻笑了,200元給她換來了機會,值得。

幾天後,她發來短信,她的畫入圍了。她說,感謝中通,感謝雒成剛他們這些有職業操守的快遞員。他比她還激動,把她的短信一遍遍地讀給員工聽。

「我們是要掙錢,可是我們不能光想掙錢,我們不給她寄,她的心血就白費了,你說是不?」採訪時雒成剛說。

誰說不是?做快遞要講情講義。

【1】腦洞:從腦補衍生出來的詞。腦洞越大,補得越多。通常是指在頭腦中對某些情節進行腦內補充,對漫畫、小說以及現實中自己希望發生而未發生的情節在腦內幻想。

書籍介紹

帝國的跑道-互聯網下的快遞中國》,獨立作家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本書以中國民營快遞「三通一達」(申通、圓通、中通、韻達)的發展為脈絡,其中又以「中通」作為主線,透過紀實生動的筆法,揭示聶騰飛、陳德軍、聶騰雲、賴梅松,橫村鎮的喻渭蛟等農民,放棄薄田毅然走出深山,以農民特有的質樸、辛勤、執著和智慧,靈活走闖江湖,並與官方郵政系統從競爭轉為合作,進一步拓展地盤,在極短時間內迅速成為快遞業的龍頭,創造中國電子商務發展的傳奇。

書摘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