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憤怒》不平凡,故事把「口交、理性、愛情、宗教」交織得別樹一幟

電影《憤怒》不平凡,故事把「口交、理性、愛情、宗教」交織得別樹一幟
Photo Credit: 《憤怒》(Indignation)電影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一部另類卻不容錯過的愛情電影《憤怒》(Indignation),作者交代關鍵劇情之餘,與讀者逐一細味當中深意。

格局未算宏大,卻有《傲慢與偏見》的「張力」(含有八成劇透)

現在想不起甚麼原因,曾經有一年,那數百天的日子我看不進任何一齣愛情電影,提不起半點興趣,像一種心病,後來又似痊癒了,復歸平常。近來,電影《憤怒》(Indignation)令我異常深刻和感觸,劇情改編自Philip Roth的同名小說,看後,感覺遠比近期《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有更多個人感想。不過,建議有興趣觀賞的朋友,在心情平和,蘊釀好耐性才開始看,因為這是一部需要逐個神態、逐字逐句細膩觀賞的電影。戲中運用各方面的對比非常有心思,令原以為平凡單調的故事,透過各種「保守vs.開放、理性vs.宗教、愛情vs.性慾、執迷vs.現實」的強烈對比,鋪排一幕幕情境令人非常投入。即使整體格局不宏大,時代感亦稍有不足,我仍然認為不輸演繹19世紀《傲慢與偏見》那類浪漫電影,像變奏成一個縮小的校園版本(又或許有些朋友會以西方現代版《家春秋》來看待吧)。

那是1950年代,正值韓戰時期,男主角馬格斯(Marcus Messner)是一位猶太青年,父親經營肉店,即使他對肉店工作感覺一般,亦跟父親偶爾有衝突,可是為了盡孝道長年也常到肉店幫忙。由於他向來成績優異是鄰舍皆知的高材生,跟參戰當兵完全靠不上邊,便順理成章升讀大學,不過他父親是虔誠的猶太教徒,性情極度保守且有躁鬱情緒,幾乎無所不用其極管束兒子的一言一行,所以,他安排兒子必須到俄亥俄州(Ohio)一所保守風氣的學院攻讀法律。馬格斯開學以後,父親仍用盡人脈,透過親朋戚友的一位兒子,讓其作為學院猶太學會主席邀請他兒子加入,當然是為了遙距監視,雖然不成功,但依然不時要兒子親自致電回家交代近況。

Screen_Shot_2017-02-25_at_11_56_28_AM
Photo Credit:《憤怒》(Indignation)電影截圖

馬格斯只是表面保守,即使成長經歷令他性情免不了有點拘謹,可是,他內在思想其實自由、理性、開放,由始至終也不接受猶太教。正當馬格斯日復一日平淡地過校園生活,有時擔任圖書館管理員「幫補」生活費用之際,一次,他在圖書館看見女主角奧莉維亞(Olivia Hutton)不羈爽朗的坐姿,吊起單腳微微搖擺地閱讀,他那種湧上心頭一見鍾情的感覺,簡直無法形容,有一晚馬格斯大膽邀請她到附近一間法國餐廳約會,竟然意想不到地順利。其實,奧莉維亞早在上美國歷史課時,看到馬格斯敢於挑戰講師敎學,以反問方式暗諷美國人偽善,如此個性已深深迷倒了她,自然想也不想便答應馬格斯約會。

編導鋪排有功力,竟在一幕快速「口交」之後構成故事轉捩點

正是那一晚,奧莉維亞叛逆又充滿情趣的言談,已令略感害羞的馬格斯心亂如麻,二人在餐桌上已情不自禁牽了一下小手。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令馬格斯苦惱不已。甚麼事?回家的車途上,奧莉維亞暗示馬格斯可停泊一處,突然之間,奧莉維亞就彎下身在車內跟他「口交」,假如各位像我一樣沒看過原著,這一幕快得無法預料,可能跟男主角在戲中的反應一樣愕然。事後,馬格斯固然陶醉,但很快清醒過來,他此後再沒有主動找奧莉維亞,因為他對愛情忠實,隨即躊躇她有可能是個「很隨便」的女孩,那麼長遠未必適合一起,無法開始這段專一又情投意合的愛情,而口交這種事也根本無法坦白詢問她。

Screen_Shot_2017-02-25_at_11_54_41_AM
Photo Credit:《憤怒》(Indignation)電影截圖

怎料,奧莉維亞聰穎得徹底猜透馬格斯的心事,主動到圖書館找他說清楚,原來她此前經歷過一次情感創傷,曾因為醉酒迷迷糊糊之下跟一個沒感情的男孩口交,此後大受打擊嘗試自殺不果,入住過精神病院,經過電擊治療之後出院,父親便安排她到這所保守的學校讀書,希望透過嚴肅規範的校規令她平穩情緒完成學業;而她表白,是因為喜歡馬格斯約會的風度、獨特的嚴肅(還暗示才華),所以才會情不自禁按不住衝動為他口交,並早已直覺到馬格斯會因此誤會,所以一再強調喜歡他。

一場激辯之旅:男主角大談羅素《我為什麼不是基督徒》 

儘管二人後來和好,開始談戀愛,但由於馬格斯有位室友拿他寫的情書開玩笑,後來流傳奧莉維亞替他口交一事,他決定找校長要求調往一人住的簡陋宿舍,這一幕也是全戲獨特的高潮位。校長是個基督徒,他一開口便不是跟馬格斯入正題,談論馬格斯跟室友發生甚麼事要調宿舍。卻是像查家宅一般,揶揄馬格斯不肯坦白透露父親是猶太教徒,然後便連珠爆發地質問何以不信任何宗教,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人,怎樣面對人生各種困難和挑戰等。馬格斯過程中感到極度冒犯,隨即滔滔不絕抬伯特蘭.羅素(Bertrand Russell)不久前取得諾貝爾獎,認為這位令人尊敬的學術巨人,他曾經就「為什麼我不是基督徒」為題進行演說,不就是彰顯了理性與自由主義的人生觀嗎?馬格斯藉此坦言自己是無神論者,即爆發一系列的反擊,主要是:

  • 校長你憑甚麼認定必須有宗教信仰才能指導人生?
  • 為何他媽的要我遵守學院無謂的宗教活動,必須每星期抽時間禮拜?
  • 既然你聲稱我有選擇信仰的自由,為何我不可以根據理性,選擇自己認同的道德原則或思想,過自己想要的人生?
  • 為何你不尊重我信仰和思想自由的權利?
  • 為何我不可以決定自己要過的社交生活?
Screen_Shot_2017-02-25_at_11_57_16_AM
Photo Credit:《憤怒》(Indignation)電影截圖
理性、情緒、慾望、道德價值從來互不排斥

校長一時辯不過,即語帶侮辱羅素個人充滿問題,忽略他拿諾貝爾獎的成就,也嘲諷馬格斯言詞鋒利,「果然」是將來當律師的材料,接下來不斷挑剔他的人格,斷定他不懂與室友相處,不斷在逃避社交,眼中只有自己沒有學校和其他人⋯⋯⋯⋯

馬格斯雖然言詞辯論遠勝校長,可是礙於基本尊重沒有「逐句頂」,但他率真的性情難奈心中情緒和憤慨,強烈感覺自己如囚犯被嚴厲拷問,一刻間嘔吐昏倒,送院治療。

其後,奧莉維亞到醫院探望,既漫長地聊天加深了解對方,也為馬格斯「手淫」,期間被護士撞破,此事日後終於傳開去。亦在住院期間,馬格斯母親探望,知道奧莉維亞有精神病背景,曾經自殺,想到自己受丈夫情緒連累,本欲徵詢兒子是否同意她老來離婚的決定,最終一轉念,寧願維持父母夫妻關係,迫使兒子妥協不再跟奧莉維亞一起,此後她的精神病再度發作。至於結局如何,留待各位觀賞細味。

Screen_Shot_2017-02-25_at_11_58_40_AM
Photo Credit:《憤怒》(Indignation)電影截圖
電影深意必觸動知識分子,反映的問題並不落伍

電影故事主要反映的,是美國上世紀50年代,一部分年輕的知識分子(新青年),受理性主義、自由主義和若干科學觀影響,這一小批新興大學生,既拋棄傳統宗教信仰,又希望追求和實現個人思想價值,厭惡一定的道德教條 / 表面形式,滿足若干慾望。同時,亦帶出他們承受父母傳統價值、保守社會文化、人們對精神病的歧視及誤解,知識分子面對這種氛圍之下,自己像外星人一樣,被那些既保守又握有權力之士「拷問及批判」,令人生走向悲劇。

有趣的是,戲中馬格斯有一位同學,他說了一番「老積有智慧」的說話,在馬格斯入院時,勸他不要跟保守頑固的校長作對,對方既不明白你的理性和自由價值,那麼,就盡可能透過語言技巧,令雙方隻眼開隻眼閉,順利渡過這幾年的校園生活。因為,理性激辯他不但不會妥協,絲毫不會改變,而且徒增厭惡之情,加上強弱懸殊,堅持下去只會自招惡果。電影加插這番說話非常有意思,現在雖然距離上世紀50年代,好像有點遙遠,可是「理性、開放vs.迷信、保守」的反思卻從不落伍,影響知識分子至深,究竟自詡理性的人,應以甚麼「態度、思想、技巧」自利利他,安身立命,如有機會,十分值得在續篇延伸分享。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