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沒有說錯,瑞典正遭遇前所未有的難民問題

特朗普沒有說錯,瑞典正遭遇前所未有的難民問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朗普說,瑞典人必須面對他們根本從沒想過的問題時,一點也沒說錯。舉個例子,跟難民有關的犯罪新聞,瑞典人已經習以為常——難民中心遭到攻擊,到難民幫派殺人等等不一而足。如果任何人想知道難民問題處理的負面教材,歡迎來瑞典。

文:Fraser Nelson|《旁觀者》雜誌
翻譯:觀念座標

日前,在佛羅里達的支持者集會場上,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談到移民問題時說:「你們看看德國所發生的事,你們看看昨晚瑞典所發生的事。瑞典!誰敢相信。瑞典!他們收容了大批移民。他們所遭遇的問題是他們以為不可能發生的。」然後他提到布魯塞爾與尼斯兩個去年曾經遭到恐攻的城市。

只不過,瑞典在前一天晚上並沒有發生恐怖攻擊,特朗普後來表示,他所指的,是福斯新聞電視台播出的瑞典移民特別報導,他在前一天晚上收看新聞時看到。所以他說錯了。但是悲劇在於,他的講法並非完全無的放矢。

(特朗普所提的福斯新聞報導影片)

跟難民有關的犯罪新聞,瑞典人已經習以為常——難民中心遭到攻擊,到難民幫派殺人等等不一而足。我幾天前在斯德哥爾摩跟一位記者見面,他告訴我難民的故事,例如在爾摩發生的槍擊事件、難民孤兒自殺等等,媒體已經不再給予應有的關注,因為已經屢見不鮮。成千上萬的兒童難民離鄉背景,在沒有父母的看護下來到瑞典,瑞典當局疲於應付,只能把他們全部送到人手不足的看護所,皮條客、人蛇集團誘拐他們,他們因此流離於妓戶或被販賣人口,當局根本無能為力。

特朗普說,瑞典人必須面對他們根本從沒想過的問題時,一點也沒說錯。舉個例子,有誰想到瑞典會成為歐洲最大的伊斯蘭聖戰士輸出國?然後是一堆警察承認他們無法處理的棘手問題:數萬名沒有成年人陪伴的兒童住在青年旅館,那麼多人失蹤,下落不明,警察如何追查他們的行蹤?當毒販、皮條客、幫派、聖戰士拐賣他們時,警察又要去哪裡救人?

去年夏天,一位英國籍的小男孩在哥特堡(Gothenburg)的公寓遭到手榴彈攻擊而傷重不治,本刊決定把瑞典的移民故事當作焦點。當時我們請到瑞典日報的政治版主編,多芙.麗芙文達爾(Tove Lifvendahl)為《旁觀者》寫一篇專文,探討瑞典政府完全沒有料到,甚至今天也不知如何是好的種種問題。我知道她的報紙將出版一個令人難過的兒童難民特別報導。此一人間悲劇目前仍然在瑞典上演,需要更多關注。以下就是多芙去年為《旁觀者》雜誌所寫的專文。

瑞典如何成為一個收容移民的反面教材

英國籍小男孩因為手榴彈爆炸而死,這樣的故事在哪裡發生都是引人側目的,但它竟然發生在哥特堡的郊區,想必粉碎了外界對瑞典的幻覺。來自伯明罕的八歲的小男孩尤素夫.華沙梅(Yussuf Warsame)來哥特堡拜訪親戚,卻不幸被當地的索馬利亞幫派戰爭所波及,他所居住的公寓被扔手榴彈,他死在前往醫院的救護車上。前一年,哥特堡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一名四歲小女孩因為汽車炸彈而死亡,顯然也歸咎於幫派戰爭。

多年以來,瑞典一直自認為是一個「人道大國」(humanitarian superpower)——不參與戰爭,但收容戰爭的受害者,這就是瑞典的豐功偉業。也確實有大批難民來到瑞典。過去十五年內,出現在瑞典國門的難民人數多達六十五萬人。去年來到瑞典的十六萬三千人之中,有三萬兩千人獲得居留權。就人口比例來說,瑞典收容難民在已開發國家中可說是無人能出其右。但是收容是一回事,融合是另外一回事;後者,我國就談不上有什麼傲人的成績。

外界所不知道的是,幫派戰爭在我國已經行之有年。斯德哥爾摩好比狄更斯小說中的倫敦,小孩子結幫結派,在街頭扒手行竊、跟警察玩貓抓老鼠,警察束手無策。一直到最近,瑞典都以進步的社會政策聞名於世。但到了今天,許多選民已經改支持反移民的瑞典民主黨,比例高達15%。

移民造成的各種問題尾大不掉已經好幾年,但瑞典的主流政黨——不論左右——所共同致力的政策目標,卻是維持嚴格的就業規則、房屋租金凍漲,移民找不到工作,必須留在貧民窟一樣的郊區。(譯按:租金由政府政策控制,無利可圖,使得租屋空房短缺,形成黑市交易,新來的移民、學生往往負擔不起。)結果,我們失掉了寶貴的時間。三年前,斯德哥爾摩的貧窮區曾經發生暴動,至今問題只是更糟糕。由於警察無能為力,黑幫開始形成自己的平行世界,自訂法律與秩序的規則。

幫助成年移民融入瑞典社會已經問題重重,更難的是如何處理沒有父母陪伴的兒童難民。在伊拉克戰爭期間,每年來到瑞典的無父母陪同兒童約有四百人,每個人都需要找地方住、找人輔導、找學校註冊。到了2014年,每年來到瑞典的難民小孩高達七千人,瑞典當局如何應付,已經成為嚴重的問題。去年,跟當局登記的難民兒童超過三萬五千人。

這些兒童的年紀不一,來自世界各地。阿富汗與索馬利亞是最大的兩個團體。還有人來自敍利亞、埃塞俄比亞、伊拉克、摩洛哥、厄立特里亞。有人是為了逃離戰爭;但更多人是為了逃離貧窮。男孩的人數遠遠超過女孩,比例高達5:1。事實上,許多自稱「小孩」的人已經成年,不過當局也無從了解,因為瑞典不像其他國家,不會進行年齡的測試。所以申請庇護的人自稱幾歲,當局一律照單全收,除非他/她「明顯」說謊。「明顯」的定義不明。

最近在瑞典廣播電台的專訪中,好幾位難民表示他們故意謊報年齡,以增加定居的機會。其中一位叫做Dawood的人很坦白地表示:「如果我說我已成年,他們會把我遣返。」(譯注:瑞典以及許多歐洲國家,基於人道對沒有父母陪同的未成年難民從寬認定,所以有成年難民謊報的現象。

收容兒童難民所費不貲:每人一天所耗費的稅金高達一百六十歐元。如果收容制度運行順利,花這麼多錢其實也值得。然而,謊報年齡的成年人是否有意找幼齒下手,已經成為外界嚴重關切的問題。今年年初,一位十二歲男孩在難民中心被另一名自稱十五歲的人強暴。牙齒X光檢查顯示,攻擊者的真實年齡更接近19歲。過沒多久,一位22歲的女性工作人員被一名謊稱只有15歲的成年人拿刀殺死

這些駭人聽聞的故事顯示,政府的政策出現重大紕漏。許多民眾轉而支持瑞典民主黨。各地發生多起攻擊難民中心的事件。對瑞典人來說,這似乎是歷史的重覆——1990年代大批巴爾幹半島的難民湧入瑞典時,也曾發生類似的事件。

RTX2K3XQ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不久之前,我曾經採訪一位哥特蘭島的社工,西格林(Lasse Siggelin)。他對於難民兒童被安頓在毫不適合收容兒童的收容中心特別感到憂心。這些收容中心的工作人員被指示不得談論申請定居的過程,也不得詢問兒童的背景。西格林說:「我們不能談論他們的家鄉,也不能提到他們的父母親。但這種事情佔據了他們思維的90%。」

難民兒童也都上瑞典的學校,但他們往往跟不上學校的進度,必須跟其他同齡的學生分開,由學校另外開班。難民兒童也很難跟當地的兒童相處,因為他們的經驗太不相同。學校老師即使想要幫忙,也往往力不從心。結果,學校只好安排他們接受兒童心理學家輔導。西格林解釋:「如果我們不跟他們談論他們內心的創傷,很多人排隊等著帶他們走上歹路。」

這些「排隊」的人包括毒販、皮條客、幫派、聖戰士。瑞典的收容中心已經變成脆弱少男、年輕男子的集中地,他們挫折、絕望、失去人生的方向。此時假如有人拿錢利誘,甚至說服他們人生可以有新的意義,他們很容易被牽著鼻子走。伊斯蘭國顯然已經想辦法在瑞典招兵買馬,不只在公共場合,甚至已經深入瑞典政府的社會計畫之中。去年,《瑞典日報》就曾經踢爆政府的計畫遭聖戰士滲透的醜聞。

難民兒童被拐賣的故事,在英國能上報紙的頭版,在瑞典卻佔據不到重要的版面,原因在於它們已屢見不鮮。在過去幾週,我們聽到未成年妓女在停車場賣春,其中一名巴勒斯坦的十五歲少年,還住在馬爾摩的難民之家,就已經被皮條客強迫賣淫。許多罪犯專門拐賣難民中心的兒童,很多人就此失蹤,而拐賣他們的歹徒很清楚,不會有人來找這些小孩。

斯堪尼(Skane)的邊界警察表示:「我們幫不上忙。在許多案例中,我們連小孩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我們沒有辦法指認他們……我們也沒有他們家屬的資訊。我們什麼都沒有,如何找人?如何救人?」專門監督馬爾摩人口販賣情況的慈善基金會工作人員麗莎格林(Lisa Green),過去幾年向警方舉報了四十件兒童人口買賣案,但她表示這些案子警察根本不登錄。馬爾摩警察局的人口失蹤部主任,西格弗里森(Mattias Sigfridsson)表示:「沒有警察在處理人口販賣的問題,因為我們沒有能力處理,我們人手不足。」

為了應付此一危機,瑞典政治人物現在已經變得比較務實,不再浪漫空言了。連結瑞典丹麥的松德大橋也出現檢查護照的關卡。此一關卡的設立,也幫忙打擊了其他的犯罪事件,如毒品走私、酒醉駕車等等。

但是瑞典當局對於庇護申請遭拒的難民,還是一樣束手無策。今年一月到四月,移民署把2,645個案子交給警方遣返。只有1,255人實際被遣返。其他人都潛入地下,成為瑞典的黑色人口。

瑞典人民對難民很包容,許多人家打開大門,歡迎難民入住,許多人捐衣服捐食物,還有人出力出時間。連企業界都想辦法幫助難民兒童,提供他們打工的機會,幫助他們融入瑞典社會。但即使滿懷好意,這是一場跟時間的賽跑。

前首相賴因費爾特(Fredrik Reinfeldt)說:「如果你沒準備,你就是沒準備。」這很精準地道盡瑞典的難民危機。當然還是有政治人物表示瑞典是人道強國,但此語出現的頻率已經降低,他們也不再那麼揚揚得意。瑞典之道已經失去了光輝。如果任何人想知道難民問題處理的負面教材,歡迎來瑞典。

文章來源:Trump is right: Sweden’s refugee policy has led to problems it never imagined(The Spectator)

本文經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國仲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