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印尼朋友問我:為什麼從接觸的台灣人中,我感受到他們認為「東南亞」就是落後?

我的印尼朋友問我:為什麼從接觸的台灣人中,我感受到他們認為「東南亞」就是落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越南、印尼、新加坡、泰國等東南亞國家今日不斷快速發展之際,台灣相對停頓,為什麼台灣人還會有這樣的眼光看東南亞呢?」

文:賴珩佳

我在印尼有一位好友,他創立的餐飲集團是當地前三大的。近期他計畫將旗下的品牌餐廳拓展至國外,第一考慮的對象是新加坡或台灣,也因而與一些台灣同業的人有更多接觸的機會。

最近碰面,他小心翼翼問我:「在妳身上我從沒這樣的感受,但為什麼從與我接觸的台灣人中,我感受到他們認為『東南亞』就是代表落後?真抱歉,妳覺得是不是我有些誤會了?」我不太清楚與他接觸的台灣同業對他的態度,我只知道這位在印尼相識十年的好友,雖是富二代卻自願闖盪江湖,成功卻謙卑低調。對於他的感受,我真是滿懷歉意,因為我猜想他的感受是正確的。

他接著說,20多年前當他還是青少年時,曾到過台灣,當時覺得這地方很酷,東西又特別好吃。但當他十多年前與近期再訪台灣,感覺變化已不大,甚至已不是他印象中的「進步國家」。他問我:「當越南、印尼、新加坡、泰國等東南亞國家今日不斷快速發展之際,台灣相對停頓,為什麼台灣人還會有這樣的眼光看東南亞呢?」這個問題真是讓我啞口無言,事實上,這已經不是我在印尼第一次聽到這樣的疑惑了。

是的,在1980年代台灣經濟狂飆時期,我們自豪於曾是亞洲龍頭的代表;然而龜兔賽跑的競局中,當跑在前頭的我們在路上躊躇猶豫了好一陣子,不代表在後面的烏龜永遠趕不上。當烏龜已不是當年的吳下阿蒙,看我們的眼光也早已不同,我們看待印尼這個國家與人民的眼光與胸襟,是否也該有所調整?

印尼因為在地理上是位居世界重要樞紐位置的國家之一、擁有世界第四大人口、同時也是世界第一大伊斯蘭教國家。近年來和平民主的政權轉移、快速發展的經濟等等因素,再再將印尼推向世界舉足輕重的大國。如前文所提,印尼如今的經濟與政治,正被新一代受西方文化影響更勝東方的人帶領著;在經濟領域,華人尤占多數。這些人有宏觀的國際觀、有創新的思考能力,再加上印尼的人口結構是青壯人口占絕大多數,比起許多有人口結構老化問題的已開發國家,印尼的經濟發展爆發力與未來國家前景,實在不容小覷。

台灣因為險惡的世界政治局勢,常常被排除在世界組織外,如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東協十加三(加上中、日、韓)等。即便如此,我認為透過半官方或民間力量,還是很有著力點。

以鋼鐵業為例,韓國最大的浦項鋼鐵廠已於2011年與印尼唯一的國營鋼鐵廠合資,將建立全東南亞唯一一個整合性鋼鐵廠,總投資額為30億美元(韓國浦項鋼鐵占七成,印尼國營鋼鐵占三成)。2012年,日本最大鋼鐵廠也與澳洲最大鋼鐵廠結盟,在印尼合資發展。

反觀台灣,原本與日韓鋼鐵廠並列為世界一線鋼鐵廠的中鋼,雖然地理位置更為接近,卻遲至2015年才開始放眼可能在印尼的投資案,雖然有些失了先機,但如果可以更加積極努力,在遠未飽和的印尼鋼鐵業,一定也可以奪下一席之地。

當前台灣政府積極力推「新南向政策」,印尼無論在娛樂產業、觀光旅遊、農業、餐飲、HALAL認證商機、電子商務、金融、教育、醫療等領域都大有可為。長久以來,台灣與印尼彼此了解不深,事實上,近年來台灣在印尼人民與印尼社會的眼中已淡化了一段時日。如果我們可以敞開心胸,透過教育交流與產業契機,試著了解印尼這個國家與當地民俗風情,勢必可奠定台印互惠的基礎。古語有云:「敬人者,人恆敬之。」我們要重新贏回尊重,最重要的是,我們或許也該學習尊敬印尼這個國家、這片土地,以及這裡的人民與文化。

相關評論:

書籍介紹:

3AB1080

本文為《那些你未必知道的印尼》摘要,寶瓶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第一線的印尼觀察,Google也查不到的在地切身體會,
賴珩佳要告訴你:印尼的江湖在哪裡?

對印尼,你的印象是什麼?印傭、印尼勞工、印尼新娘,落後、貧窮、教育水準低,還是⋯⋯印尼和印度差不多?

誤會大了!當台灣鼎泰豐、日韓國際企業、新加坡醫院紛紛到印尼開疆闢土時,不了解印尼,你就不知道這裡是未來的一片江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