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贏習近平歡心? 習核心如何看待「治港新路線」?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林鄭月娥「被欽點」之說得到不同建制派人士確認,不過,亦引來不少人士未能理解「習核心」的判斷,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剖析較合理的依據。

特首選舉面臨「四不像」的重大困局,建制派「口水戰」內含重要訊息

這段時期,林鄭當選高唱入雲,也是香港回歸後中央言論極高調欽點特首的一屆,因為這不是某一位或部分中央高官的意見,而是政治局一致的「政治決定」。這是對香港本已沒有民主認受性的小圈子選舉,投下第一顆核彈。而第二顆核彈,就是人人正在熱議各參選人入閘之後,會不會破天荒出現一位「高民望落敗」的參選人,變相就是低民望的人當選,瓦解多年來特首「民望」作為管治的重要基礎 。

這些既成事實的形勢,值得我們細緻評估,在去年10月底確立的習核心中央,究竟對香港的管治有何判準 / 看法,不管我們理性上是否同意這些看法,我們務求盡可能貼近真實。筆者分別2016年12月及2017年1月中,率先取焦民主派陣營較少重視的「建制口術攻勢」,那段時期,「林鄭梁營」攻擊曾俊華的主要論點,先是批評曾很可能守住「大市場、小政府」的政治原則 / 信念,繼而,再挑剔曾俊華指香港需要「休養生息」之說,林鄭梁營立即把「休養生息」諷刺成「不作為」。

這些建制派內的「口水戰」,揭示了不少習核心對治港方針的判準,可以呼應林鄭在梁振英棄選之後,林鄭被視為「沒有梁振英個人缺點」的最佳人選,她有利重新團結建制政商,繼續走推進住房、民生福利政策的施政路線,就是中央看待所謂 「梁振英路線」的一種意思,認定了香港走「大政府」主導未來一國兩制方針,才可以解決民生等深層次矛盾,在習核心的政治定位來說,香港回歸後的問題,是經濟民生「搞不好」,香港中年及年輕一代未能安居樂業,所以人心未回歸,人心未回歸,則23條立法也無從說起,他們認為這跟香港政改失敗、未加深民主化無關。

「雙曾路線」被誤解已落下風,習核心認定「大政府」才有作為

而早在特首選舉遠遠未開始之前,曾鈺成在去年9月接受《香港01》訪問時表示,政改比23條立法更有迫切性,相隔多個月,曾俊華參選宣言及政綱均循此路線走,可稱為「雙曾路線」。「雙曾路線」站在香港建制角度,有另一番治港判準,即使現在二人不強調政改、23條立法的「先後次序」問題,說成可以同步實行,可以先易後難等實踐之說。可是,路線的主調依然無變,就是認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固然在回歸多年「未搞好」住房等一系列民生福利政策,同時認為這一系列問題源出於香港「政治制度改革」停滯不前,香港社會長期失去互信,在梁振英一屆之後,不論建制及民主派各方更加嚴重撕裂,大家未能擁護一國兩制,皆因仍未有一個具代表性、認受性的政治制度,凝聚共識,「雙曾路線」認為,這才是多年來人心未回歸、民生政策搞不好的重大前提。

此刻,林鄭梁營的選舉策略,一方面高度和應習核心的治港判準,堅稱走「大政府」路線,為中央解決多年來的深層次矛盾;另一方面,就是盡快淡化「梁振英個人」問題帶來的損害,張志剛早前透過文章批評標籤「林鄭是梁振英2.0」的說法,而中央看來亦透過盡早委任梁振英做政協副主席,以進一步釋除建制派的「顧慮」,讓建制政商選委知道,梁振英棄選只是「特首連任一事」,僅此而已,沒有貶低林鄭競逐的「中央認受性」,甚至連帶令梁安心在日後不被控罪的意味,在張德江南下宣旨以後,幾重訊息向選委「確認」欽點林鄭之勢,希望他們不再有懸念。

當前,習核心不重視政改可解決深層次矛盾

回到「林鄭梁營路線 vs. 雙曾路線」兩派之爭,我們可以在本月初習近平於「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說法加以確認。習近平會議中提及一些指導綱引,如「要以上率下,真抓實幹。⋯⋯要敢於接燙手山芋,加強統籌協調,做好思想政治工作,營造良好氛圍⋯」等,這些說法,意味習核心為十九大制定大方向的同時,理解他在全國管治的政治思維,一旦相信中央確立了新精英班底,逐漸瓦解政令不出中南海、地方勢力坐大的問題,便以較強硬的作風整合全國板塊,以習核心協調之下開創新局。習核心繼承中國政治多年以來,視民主自由為「西方價值」,不會認為它有助實際解決問題,所謂一國兩制之下的自由,必須在不危及國家安全之下才適度容忍,鄧小平的河水不犯井水論早已生起不少變化,甚至不再重要。

在這種習核心政治判準和意志之下,「雙曾路線」必然陷入下風,不受重視。而且,以香港建制的「口水戰」來看,極可能有不少政治局委員,會視「大市場、小政府」是英殖民地時期遺留下來的政治思想,此外,習核心甚至區分為「兩種精英」,在國家反貪腐、面對全球化以及實現中國夢的前提之下,連身處一國兩制的精英也應放下昔日「香港的地方主義」思維,應該愛國愛黨,必要時根據國情來協調發展,相對來說,「林鄭梁營路線」比「雙曾路線」更符合這點。

習核心區分「精英」,視「林鄭梁營」及「雙曾」為兩種政治取態

實際上,英殖民地時期的香港政府,它崇尚的精英管治是超越國家的,治港的英籍官員,甚至會根據「香港整體利益」而抗拒英國政府的指令。1985年香港政府正式在(當時)立法局引入「功能組別」,組成本身就是確保政商精英在香港的持久利益,站在英國的立場來看,「功能組別」的守舊程度,相當於19世紀英國的「特選教會」(select vestries),乃至20世紀一些並未行民主制度的歐洲國家才會存在,而它卻在香港繼續實行,正是其時香港地方主義色彩強烈,渴求納入政商精英長期共治的做法。

這樣的特色,在英殖民地時期直至1997年回歸依然強烈,香港政商精英有種美麗的信念,認為即使香港未有廣泛代表性的民主制度,依然可以倚靠專業的技術官僚解決問題,再加上重視「諮詢式民主」務求達致高政績的政府,而增加政府的認受性;回歸之後,自然連特首的「民望」也成為關鍵因素。是故,習核心認為「雙曾路線」,即使未至於標籤他們為親英美傾向,也很可能視他們的治港方針,仍停留在香港地方主義色彩,未能有充分的國家及大局觀念。

曾鈺成撰文批林鄭,把治港問題回到「質素、實幹和技術」層面

現在,林鄭與曾俊華,在香港不少人眼中,二人即使同屬建制派,可是雙方的個人質素和管治思維差距太大,已視為純粹優劣之分,不但林鄭近期的公關頻頻出事,不懂溝通及尊崇高官氣焰,而誠如曾鈺成在日前文章〈今日的娥〉所言,林鄭過往包庇吳克儉在教育局的劣質工作,另外,她在鉛水事件拒絕道歉、拒絕問責的態度,一如梁振英在橫洲事件中,抱持絕不認錯及對抗的態度處理。所以,香港未來面對的問題,已超越了各派系的政治立場和原則差異,變成了實實在在「懂不懂」管治香港、「懂不懂」運用人才、「懂不懂」平衡各方利益與共識之下施政的問題。

不久前,民建聯委託調查機構,便稱根據民意數據推論出,香港人認為曾俊華及林鄭在「適合治港」方面,差距不大,就是曾俊華只有輕微領先,似乎藉此繞過二人在民望的嚴重差距,微妙地偷換了影響特首選情的標準和字眼。局勢如此嚴峻,及後,筆者在這段時期會陸續撰文,剖析香港可能踏進歷史轉捩點的全新困局。

延伸閱讀:

  1. 〈重點:曾俊華政綱力駁「小政府、不作為」指控 中央官員南下的暗示〉
  2. 〈不談上帝:為什麼習近平不反對林鄭「走」梁振英路線?〉
  3. 〈葉劉仍被看低一線 曾俊華須妥協「習路線」宜拉攏陳德霖〉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