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安顧問跟俄大使討論敏感話題,特朗普早就知道了

美國安顧問跟俄大使討論敏感話題,特朗普早就知道了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朗普的內閣選才備受質疑。國安顧問除了在外交政策方面指導總統外,也需在機構間做協調。這需要一位善於傾聽,有外交和管理手腕的人―這正是弗林缺少的。

新聞整理:陳冠穎

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在週一(13日)上任24天後閃辭,主因是他曾跟俄羅斯駐美大使討論減輕美國制裁俄羅斯的敏感話題,但又未誠實告知白宮同事及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引發「通敵」爭議。

《華盛頓郵報》10日最先報導司法部向白宮發出的警告。前總統奧巴馬任期尾聲以俄國駭客影響美國總統選舉為由,制裁俄羅斯並驅逐35名俄國外交官,當時尚未就任國安顧問的弗林已與季瑟雅克(Sergey I. Kislyak)有聯繫,談話內容可能觸及美國對俄國的制裁。從13日弗林的辭職信函中則透露他不僅和俄駐美大使通過話,也曾與俄國外長通過電話。這已涉嫌違反美國的羅根法(The Logan Act)。這項法律禁止美國公民私人干涉美國與外國政府間的外交關係。

但情勢並未和緩,美國媒體今天多以尼克遜當年「水門案」的態度指向美國總統特朗普,此事恐成特朗普版的水門案。

聯合報導,「總統知道些什麼?總統何時知道的?」這兩句是前總統尼克遜時代水門案中,家喻戶曉的名言,美國媒體當年就靠著不斷挖掘,找出證據證明尼克遜在竊聽民主黨陣營的案件中知情後企圖掩飾調查;如今,這兩個問題已成為上任未滿月的特朗普政府面臨的政治海嘯,成為特朗普版的「水門案」。

歷史彷彿不斷重演,尼克遜當年為抵抗調查,開除司法部部長、副部長,被喻為「週六夜大屠殺」;特朗普上任後,司法部代理部長葉慈(Sally Yates)因拒絕為白宮的旅遊禁令辯護,而遭特朗普開除,輿論將葉慈的遭遇以尼克遜當年的「週六夜大屠殺」比喻。而此次弗林和俄國疑涉不法的通聯,正是葉慈通告白宮。

紐約時報,據兩名國防官員稱,陸軍也在調查弗林在2015年訪問莫斯科期間是否收了俄羅斯政府的錢。這類款項也許會違反憲法的薪酬條款(Emoluments Clause)。該條款禁止退役軍官在未經國會允許的情況下收受外國政府的金錢。

聯合報導,曾任奧巴馬政府副國安顧問的布林肯(Antony Blinken)就在CNN上點出他覺得可疑地方。布林肯說,佛林與俄國的通話應是受白宮高層指示,而如果他是特朗普不知情下作為,那也代表特朗普對團隊的掌控有很大疏漏。布林肯強調,白宮幕僚和外國人士的所有談話都是必須記錄在工作報告上的。

事實上,特朗普已經在17天前知情。白宮律師Donald F. McGahn II已告知特朗普,他的國家安全顧問並沒有對副總統彭斯誠實告知與俄國通聯一事。

儘管白宮發言人斯派塞今天強調,特朗普要求弗林辭職的原因不是因為佛林涉及「非法」,而是因「信任」因素,但美國媒體對事件的質疑不斷升高。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紀思道在「看看特朗普任命的這些偏執狂」一文提到,弗林有著輝煌的軍旅生涯,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傑出地完成了工作。五年前,他被廣泛譽為他這一代人中最好的情報官。

然而,當奧巴馬總統任命弗林擔任國防情報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長時,他的失敗就開始了。原來他是個災難性的管理者。前國務卿科林·鮑威爾(Colin Powell)在被駭客披露的電子郵件中解釋弗林何以遭到解僱:「辱罵工作人員,不聽勸,違反政策,管理不善。」此外鮑威爾還說,從那以後弗林就成了「右翼的瘋子。」

特朗普的內閣選才備受質疑。國家安全顧問不僅要在外交政策方面指導總統,還需要在所有機構之間做出協調。這需要一個有外交能力和管理技巧、善於傾聽的人――這正是弗林缺少的。

至於弗林下台的替代人選,白宮在弗林請辭後發表聲明,由國安會幕僚長柯羅格(Joseph Kellogg)代理國家安全顧問。

奧巴馬政府副國安顧問的布林肯提醒特朗普,不論最終選擇誰接任,白宮國安顧問都必須能直接並誠實的向總統報告,而特朗普也必須好好的整頓白宮,終結紛擾。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