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警案」極可能上訴至終審!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一直留意紀律部隊涉案,被控公職人員的心態和處理,就此分享對「七警案」極可能上訴至終審法院的看法。

做了幾十年人,真的沒見過今天大家對司法的不信任或恐懼,相信這是近兩三年才有的現象,不難理解主要是梁振英拖累。一直以來,我都用又較直覺的想法去想司法問題,我仍然認為,香港司法制度是建全,就算政治也未能將司法制度去改變或者偏私,我看到大家的內容,主要是來自檢控和執法方面,這點我是同意,但我不接受對法官的不信任。

我之前寫過好多篇關於法官審訊的問題,對有些案件的看法大家也許不認同,這點我是理解的。但大家要明白,香港作為多重法院制,例如審訊這次「七警案」,可以上訴到終審庭,只要能為他們提出充分的上訴理據則可,接不接受就由法庭來決定,緊記,每一位法官的判詞和程序都是受監督的,高一級法官有權推翻下一級法院的法官,不過,法官必須提出有力的理據去推翻前一審,這頗有難度。因此,從我過往的工作經驗,這樣一級級法院打上去,上訴案件一般不容易被接納,所以,一旦上訴被接納至終審,上訴得直機會通常較高。

通常警務人員犯了法入獄,他們「一定同你打到終審」,因為工作和長俸的重要!我接觸過以前涉案的警務員,大部份都堅持上訴,而最經典就是冼錦華警司一案,他上訴到終審,之前其他被控罪名都「上訴得直,就欠一條被控「公職人員行為不當」(希望無記錯),那時跟他見面,他提到若全部上訴得直,便可收回過百萬薪金,就是這原因令大部份警察選擇上訴至終審。關於「七警案」,我相信也是如此,最後他們就算上訴得直,大家也不必太大反應,因為很可能是他們奇蹟找到一個好狀師(律師)。當然,現在談上訴,還是言之過早。

我做過紀律部隊便明白到伙記「落鑊」的難受,所謂隊員之間怕唇亡齒寒,他們互相同情、互相勉勵,這是可以預期的心態。若沒有法律援助,相信律師費不輕,據我所知,這次七警案用各種方式變相「籌旗」(籌款)的款額,應是歷來最高,加上,一些警員關注組可以讓有錢佬捐助支援家屬生活(名義上不是用來打官司),相信打到終審應該無問題。總之,表面說不可以「籌旗」打官司,如一切捐助只說提供生活費作為理由,你怎樣反對?

田北俊捐30萬撐前線警(蘋果日報)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Eddy退休看世態』文章
Loader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