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夫婦同姓制度(二):夫妻同姓是1898年才新造出來的人工產物,一點也不傳統

日本夫婦同姓制度(二):夫妻同姓是1898年才新造出來的人工產物,一點也不傳統
Photo Credit: norimutsu nogami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社會的「夫妻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的意見非常強勢,而且主張這種意見的人當中有不少人會用「破壞日本傳統文化」來批判其他意見,結果造成「其他意見=不正當、異常」的社會錯覺。

日本夫婦同姓制度(一):對很多日本人而言,夫妻不同姓會動搖他們的世界觀

根據日本厚生勞働省2014年的調查,日本的男女結婚時,96%是由女方改姓。這個結果非常極端。

日本的民法雖然沒有規定結婚時要由女方改姓,不過現實中日本的男女結婚時,大多是由女方來改姓。也就是說,日本社會內部有其他的力量讓女方放棄自己原來的姓。而且日本社會並沒有努力去改善這種不平等的現象。

日本政府在這三十多年間雖然做了多次家族姓氏制度的民意調查,不過這些調查對改善狀況並沒有幫助,反而讓日本政府放置問題。因為這些民調中,主張「只要是夫妻,就必須統一姓氏」的人一直都有過半數。日本政府可以用這個理由來拒絕改善狀況。

調查結果會出現這麼多反對改革制度的人,是因為調查樣本中不受制度影響的人佔了多數。這些不受制度影響的人就是「不用改姓的人」。

以最近三次(2001、2006、2012)家族姓氏制度的民調為例,這三次調查樣本中的男性大約佔四成五左右。由於日本人結婚時大多是由女方改姓,所以這些男性大多是「不用改姓的人」。因為民法的姓氏制度不會影響到這些人的日常,所以這些人不會感受到民法的問題,這些人的聲音無法代表遭遇問題的當事人的意見。

另外,這三次的民調中,40歲以上女性佔了女性樣本的四分之三。40歲以上的女性雖然也有結婚的機會,不過大部分的人是已婚或不在乎結婚的人。已婚的女性可能已經改姓多年,不用再面對改姓的問題。至於不在乎結婚的女性也不用面對改姓的問題。由於民法的姓氏制度不會影響到這些人的日常,所以這些人也不會覺得民法有修改的必要。這些人的聲音當然也無法代表面對改姓問題的當事人的意見。

至於最有機會面對結婚改姓問題的當事人族群(40歲以下的女性),在三次民調的樣本中只佔了13.98%。

除了樣本問題之外,設問內容太複雜也是一大問題。設問太複雜會讓議題失焦,對解決現實問題沒有幫助。

舉例來說,從1996年開始,民調有調查民眾對姓氏制度和修法的意見。選項大致如下:

  • 只要是夫妻就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沒有必要修改現行法律
  • 不反對法律改成「想用婚前姓氏的夫妻可以使用婚前的姓氏」
  • 只要是夫妻就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但不反對法律改成「想用婚前姓氏的夫妻可以以通稱方式使用婚前的姓氏」
  • 不知道

這個設問是解決女性結婚時改姓問題的最重要的設問,但是邏輯非常複雜。其中前三個選項的日文原文扣除標點符號後的字數分別是40字、66字、98字。一個選項設計到98個字,就表示選項內包含多種要素,非常不單純。讀的人看到句子後半時,可能已經忘記前半在講什麼了。

選項內的要素複雜,但是卻只列三種方案讓人選,這也有誘導言論的嫌疑。設問中刻意用「不反對」的敘述方式,也會讓人懷疑設計問卷的人想把中間立場的人一起拉進數據中。設計問卷的人露骨地把言論誘導到「不反對修法」,但是卻又加入了「通稱」這個方案來攪局,所以調查嚴重失焦。

那麼調查結果如何呢?

調查不只一次,每次調查的結果都不一樣,不過大致上是反對修法和主張夫妻姓氏選擇自由化的兩個集團在拮抗。兩邊合計大約佔七成多。剩下大約兩成多的人主張用「通稱」制度。

不過如果把範圍縮小到40歲以下的女性的族群的話,大約有半數的人主張夫妻姓氏選擇自由化,反對修法的人則不到兩成。這才是真正要面對結婚改姓問題的當事人的意見。

不過由於日本政府的民調樣本的八成以上是「不用改姓的人」,所以真正要面對改姓問題的族群的聲音非常微弱。


在日本,夫妻姓氏制度改革的最大阻力是保守派人士。一些比較激進的保守派人士甚至會攻擊主張夫妻姓氏選擇自由化的人。

保守派人士無法接受「夫妻同姓異姓選擇自由化」,是因為他們認為夫妻同姓是日本的傳統文化。如果開放夫妻使用不同姓氏,形同破壞日本的傳統文化,會造成日本的家庭制度崩壞,甚至會動搖日本國體。在這個邏輯下,他們會把主張夫妻同姓異姓選擇自由化的人批判成叛國者。

從台灣人的感覺來看,這樣的想法可能太誇張,不過日本的確有這樣的人,而且不少。

其實夫妻同姓並不是日本的傳統文化。日本是在1870年代才准許一般民眾使用「姓」。在1870年代之前,一般日本平民根本沒有姓。一般日本民眾開始有姓之後,男女結婚時夫妻不同姓是理所當然。一直到1898年開始實施民法後,日本的男女結婚時才必須把姓氏統一。所以日本的夫妻同姓制度是接近20世紀時才新造出來的人工產物,一點也不傳統。

日本的保守派人士把這種一點也不傳統的人工制度當成日本的傳統文化,就只是因為他們相信這是日本的傳統文化。這就是信仰。

日本的保守派人士也可能因為「黨派性」而堅決反對夫妻同姓異姓選擇自由化。這是因為日本的非保守政黨或馬克思系政黨的政治家,多半贊成讓結婚的人自由選擇「統一姓氏」或「維持原姓」。當初1975年在日本國會首度提出鬆綁結婚姓氏制度的女性議員就是社會黨(馬克思系政黨)的議員。

由於日本有很多保守派人士很討厭非保守政黨或馬克思系政黨的人,所以不論對方的主張是否合理,他們一律反對。這就是「黨派性」。當然,黨派性並不是只有保守人士才有。非保守系和馬克思系陣營的人當中,也有不少人是逢保守系必反。不論對方的主張是否合理。

在日本,老人也是夫妻姓氏制度改革的一大阻力。日本政府過去做的夫妻姓氏制度的民調中,60歲以上的老人不論男女多數都認為「只要是夫妻就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沒有必要修改現行法律」。是因為日本的老人在年輕時的社會觀念就是夫妻理所當然同姓,他們覺得這是日本的特色。

另外,60歲以上的高齡女性的年輕時正好遇到男主外女主內的高度成長時代,女性結婚改姓對社會生活影響有限,而且小市民的生活品質越來越好,所以他們對夫妻姓氏制度比較沒有壞印象。這個結果就是這些高齡女性在姓氏制度的民調中沒有幫忙年輕女性發聲,反而還成為制度改革的阻力。

由於日本的老人在選舉時的投票率比較高,所以保守系政治家也可能會刻意主張「只要是夫妻就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沒有必要修改現行法律」來博取老人選民的歡心。即使是女性議員也不例外。日本有幾個當過閣僚的保守系女性議員就公開主張過「只要是夫妻就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耐人尋味的是這些女性政治家當中有人在選舉時是用自己結婚前的姓。這個現象也暗示了結婚後的新姓不利這些女性政治家的職業活動。

日本社會的「夫妻必須使用相同的姓氏」的意見非常強勢,而且主張這種意見的人當中有不少人會用「破壞日本傳統文化」來批判其他意見,結果造成「其他意見=不正當、異常」的社會錯覺。日本有些民眾覺得應該要讓夫妻有選擇姓氏的自由,不過這種想法有可能遭到鬥爭,大家不想惹麻煩,也不想被人貼標籤,所以大家就不敢表態。這種社會氣氛也會影響民意調查結果。

舉例來說,日本內閣府在做民意調查時,是派專門的調查人員直接和民眾面對面對話來填問卷。如果調查人員看起來是有點傳統的男性,受訪的女性民眾在回答時態度可能會比較保留。因為受訪女性會有很多社會考量。例如不希望讓對方失望、不希望讓對方覺得失禮、不希望自己被貼上「破壞日本傳統」的標籤。這樣民意調查就會失真。

(※ 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時,民調和選舉結果有一段落差,原因之一也是受訪民眾不想被人貼標籤。有些民眾擔心直接表態會被調查人員貼標籤,所以不敢坦白說出自己真正的支持的候選人。)

雖然夫妻姓氏制度改革在日本社會遭受的阻力很大,不過日本社會還是有人願意站在權益受損的當事人的一方。

2011年,日本有五名女性共同向法院控訴民法的夫妻同姓規定違反日本憲法第13條的「尊重個人」以及第24條「平等婚姻」的理念。民眾指出民法的夫妻同姓規定不尊重個人,而且強迫夫妻做二選一的抉擇。這個官司從地方法院一直打到最高法院。一直到2015年7月,日本最高法院的十五名法官中,十名法官主張合憲,五名法官主張違憲。結果民眾敗訴。

雖然民眾敗訴,不過重點是這十五名法官中,女性一共佔了三名,而且這三位女性法官全部主張民法違憲。女性法官全部站在面對結婚改姓問題的當事人族群這一邊,這算是日本社會姓氏議題中非常有意義的新指標。

日本夫婦同姓制度(三):男性不會注意到,改姓可能傷害女性的職業成就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3)(4)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黑波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