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自拍令他不得安寧 德難民入稟要求Facebook遏止假新聞

一張自拍令他不得安寧 德難民入稟要求Facebook遏止假新聞
Photo Credit: Fabrizio Bensch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位敘利亞難民因為曾跟默克爾自拍,不幸成為了多宗假新聞的主角,現在他入稟法院要求Facebook採取行動阻止流言散播。

當德國總理默克爾在2015年9月到訪柏林一個難民營時,遇上剛到德國的敘利亞難民Anas Modamani,後者拿出手機邀請合照,兩人自拍的情境被記者記錄下來。

當時Modamani才剛中學畢業,就逃離了位於大馬士革附近的德拉雅城,去到德國。17個月後的今天,他寄宿在一個家庭,每天早上學習語文,隔天下午到麥當勞工作。只要他再通過兩級德語考試,就可以報考德國的大學。

因合照成謠言主角

然而正是他跟默克爾的合照,令他擔心會影響到自己的未來,甚至要匿藏於另一個朋友的住處,亦不敢搭飛機回敘利亞或黎巴嫩探親。

2016年3月布魯塞爾恐襲後,有網頁開始將Modamani跟默克爾的自拍照,與發動自殺式襲擊的Najim Laachraoui照片並列,更有Facebook專頁分享時問默克爾「是否跟恐怖分子自拍」。貼文其後不斷流傳,照片亦再三被挪用作攻擊默克爾的手段。

到去年12月柏林聖誕市集的襲擊後,自拍照再次傳播,指控默克爾害死襲擊中喪生的人。其後更有人修改照片,把Modamani的臉弄得更瘦,使他看起來像一名在聖誕節期間縱火的敘利亞疑犯。

Modamani知道這些人的目標是默克爾,但受影響的是他,所以希望能夠停止有關謠言。他甚至因這些圖片而停止使用Facebook數星期,後來希望看看別人怎樣寫他而重新使用。他在接受訪問時表示︰「我很喜歡Facebook——透過這個網絡我找到居所。但我同時恨Facebook,因為這些改圖永不終止。」

主動出擊

收留Modamani的Anke Meeuw則更加主動,她會按進去看那些發放貼文者的個人資料,並跟主動對抗社交網絡上煽動仇恨言論的群體關係良好。她指現在會忽略大多數沒有人廣傳的貼文,不過有時還是會寫訊息給散播流言的人。

有一次在有難民犯罪後,右翼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巴伐利亞分部在其Facebook上貼出圖片,上方是襲擊的照片,下方是Modamani跟默克爾的自拍照——雖然Modamani的樣貌經模糊處理——並寫道︰「德國的移民恐怖︰沒有默克爾,這些犯罪者不會在此」。Meeuw見到後,寫信給AfD巴伐利亞分部主席,解釋這張圖片對她、其家庭以及Modamani的影響。該政治人物其後刪除照片,同時在專頁封鎖了Meeuw。

現年41歲的Meeuw表示,她反擊是為了阻止「右翼民粹煽動變得可以接受」,因此她告訴Modamani︰「我們必須採取行動阻止,否則這些謠言會無日無之」。現時她仍要保持警惕,仔細檢查郵件及留意住所附近有否出現可疑車輛。

採取法律行動

Modamani向維爾茨堡的法院入稟申請禁制令,要求Facebook移除所有把他跟恐怖主義拉上關係的內容。協助他的律師Chan-jo Jun表示,雖然他的客戶已移除照片,並要求Facebook刪除部份有關貼文,但仍然在其他人的專頁和假新聞網站上顯示。

Facebook發聲明表示,該公司會遵守德國法例下的義務,在Modamani的法律代表檢舉有關內容後,已迅速禁止存取,因此他們認為法律行動並無必要,亦非最有效解決問題的方法。

RTX2ZUU3
Photo Credit: Ralph Orlowski / REUTERS / 達志影像
Anas Modamani(左)及其律師Chan-Jo Jun

德國《明鏡》周刊的記者嘗試檢舉誣捏Modamani的貼文,Facebook團隊回覆卻指貼文未有違反其社群守則,並建議他可以封鎖貼文者——但這未能阻止假消息流傳。如果Facebook一直以這種方法處理,Modamani很可能在未來多年一直需要面對各種不實指控,獨他一人之力亦無法逐一檢舉貼文。

他的律師認為,除非Facebook以算法阻止有關照片被濫用,否則Modamani會繼續成為誹謗的受害者。Modamani在聆訊後向記者說︰「我只想活得和平,但不是所有人都相信我。很多人憎恨我,但我只是跟默克爾自拍了一張合照。」

Modamani及Meeuw都知道,即使把Facebook帶上法院也難以阻止假新聞流傳,但兩人堅持這宗案件非常重要。Meeuw說︰「我希望能奪回我們的生活,這是我一直爭取的。我們是活生生的人,他是真實的年輕人,住在德國、跟一個真實的家庭同住、有真實的朋友和有真實的工作。這一切(假新聞)影響了他的真實生活。」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