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5歲兒子到美國傾生意——「電子大王」周振基的傳承智慧

帶5歲兒子到美國傾生意——「電子大王」周振基的傳承智慧
Photo Credit: 信報財經月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希望子承父業,這是很傳統的中國人文化」。過去三十多年,為了栽培兒子接棒,周振基可謂花盡心思。

文:信報月刊總編鄧傳鏘、特約記者張婷婷

大陸首富王健林最近為接班煩惱不已,聲稱兒子王思聰不願過自己的生活,惟有計劃將商業王國交給職業經理人。在中國家族企業中,第二代拒絕接班者比比皆是。駿碼科技集團主席周振基沒有這煩惱,一早已部署獨子周博軒(Felix)繼承家業。白手興家的周振基示範如何破除「父親霸權」、及早抽身而退的傳承智慧。

周振基笑稱,現時作為集團主席,只需要開下會、幫下手,實際管理工作由擁有四成股權、年僅35歲的集團CEO周博軒全權負責。在公司經營上,兒子為主,自己為次。「不是兒子幫我手,是我幫他手。」

米舖少爺變半工讀窮學生

周振基1954年香港出生,家族從事米業生意,可惜父親早逝, 家道中落,「父親去世後,只記得(米舖)一間一間賣掉。」

中學畢業後,他到美國讀書, 他靠在圖書館、書店、校務處和銀行等做兼職幫補,刻苦完成美國金門大學理學士及工商管理碩士。

1981年學成回港,先在一間電子工程公司工作,半年後決定白手興家,創辦振基電子集團,初創業時每日工作16小時。業務上了軌道後,周好學不倦,花了8年時間,終於在2003年取得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哲學博士學位。其論文題為「An Investigation of the Success Factors of Young Chinese Entrepreneurs in Hong Kong」,當中訪問了32個他認識、年齡52歲以下的年輕華人企業家,分析其成功因素。

自學研究家族生意承傳

親歷創業艱辛,目睹很多家族企業承傳的困局,他苦思企業傳承之道。包括嘗試從書本或藉參加一些研討會找尋可行的家族生意承傳計劃(succession plan)。

擔任東華三院主席時,發生了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事。一名富翁訂立遺囑後通知東華三院,表示去世後會捐款給東華,但遺囑要在離世後一個月才公布。其後富翁過身,公布遺囑時,家人才驚悉他把全部遺產捐贈東華,押後一個月公布是怕家人拒為其辦理後事。

膝下只有獨子周博軒,對周振基而言,家業傳承也是切身課題,他坦言,「希望子承父業,這是很傳統的中國人文化」。過去三十多年,為了栽培兒子接棒,周振基可謂花盡心思。

002_karlwong20161102068
Photo Credit: 信報財經月刊
兒子佔主席座位顯志氣

周振基當年和美國公司做生意,目睹一些猶太商人帶子女出席商務早餐會議(Breakfast Meeting),深受啟發。早在兒子周博軒五六歲時,就帶他到美國傾生意、見世面。

Felix自細見慣大場面,曾經獲市長、州長親自招待,載他到消防局坐雲梯,又試過在出席早餐會議時,Felix不知規矩,大模大樣地佔據了接待公司主席的座位,當時在場的都是「勁人」,有企業高層和銀行家在座,周振基覺得很不好意思,大家反笑說沒問題,結果Felix坐在主席位食了一頓早餐。

創業第一代,出於保護的目的,往往避談公司困難,造成一旦失去父蔭,難以獨力解決問題。周振基卻刻意與兒子分憂,九七金融風暴時,銀行收緊信貸,公司資金一度緊絀,周毫不隱瞞,坦誠與兒子商量,要他明白到做生意的風險。

從小悉心培養兒子接班,在過程中難免遇到波折。話說中學階段,Felix連續數屆取得校際網球冠軍,有日跟父親說:「Daddy,我想轉做pro,唔讀書!」周振基心一沉,自忖「嘩!弊啦,個仔想行第二條路,點呢?」

周振基明白年輕人都有點反叛,如果「say no」,他們反會堅持,最好的策略是鼓勵他們自行考慮清楚,結果兒子發現做職業網球員除了每天練習六小時外,還要練體能和讀書,於是打退堂鼓,繼續讀主流學校。

Felix完成中學後步父親後塵,到美國南加州大學升學,完成學士學位後,再轉往麻省理工大學研究院深造,畢業後曾在美國工作一段時間後回港。想不到又給父親出難題,提出想先在外間工作兩年。周振基的策略是「掉番轉頭」,要他先在自己公司做兩年,若覺得不適合,承諾將來大可離開。周振基的如意算盤是希望Felix由低做起,看到公司有潛力,自然留下來。後來果然不出所料。

磨合期火星撞地球

雖說父子無隔夜仇,但共事初期不時發生衝突,一度互不相讓,做父親的覺得老方法行之有效,但兒子則認為時代不同,需要改變。這時候做家長者最容易犯「不敢放手」的通病。

周振基解釋,上一輩會覺得自己不論能力、經驗、智慧和人脈關係,均較子女優勝,「點解要交由一個比自己差的人去主理呢?」初生之犢的年輕人,則自恃有衝勁、有學識,為何要聽老一輩呢?

如為父親者企硬,以強權壓倒兒子,兒子分分鐘拂袖而去,自食其果。身陷僵局,周振基自我安慰:「要run it professionally!」

中國人說,上陣不離父子兵, 周振基卻反其道而行,強調不要視眼前的年輕人為兒子,要把他當成職員,最好視作工作夥伴,開會時父子互稱對方「周博士」和「周生」。試圖把父子間的爭執轉化成工作夥伴之間的不同意見,嘗試從對方角度出發,理性討論,分析優劣,否則年青人就很易有「你係老豆,你話點就點囉」的意氣心態。

當然說比做容易,如何放下傳統上的父子尊卑心態呢?周振基坦承,最初兩父子會因意見不合,爭拗至互不理睬,「有時真係幾hurt,老豆嚟喎,畀個仔咁樣頂撞!」但為人父者要懂得接受、抽離,「在公司我是主席,離開公司我是他老豆」,兩人還協定,在人前不會爭拗,私下再作討論。

兒子還教懂他,離開公司後不討論公事。父子爭拗,太太和媳婦分分鐘變成磨心,不論幫那一邊,另一方都會不快。幸好家裏的女士都很識做,刻意不介入。遇到周振基被兒子氣得怒火中燒,太太只會柔聲安慰,「畀啲時間啦」。

推崇Intrapreneurship

除了要堅持「公司無父子」,為了令兒子早日獨當一面,周振基會給予Felix很多獨自決策機會,甚至刻意讓他去碰釘,因為「只要不是致命失誤,便無懼犯錯」。時代改變了,周振基笑稱,有時候自己覺得不可行的,年輕一代用自己的方法去執行,也有成功的機會。

周振基還有一招,善加運用內企業精神(Intrapreneurship),幫助兒子在企業內成長,工作數年後便讓他着手籌組集團內的全新發展的部門或子公司,令兒子有創業的經驗。

當兒子可以擔大旗,周就逐步將股份交給他,由20%、30%,到如今的40%。「有些人到走的一刻也不肯把公司交給子女,我認為始終要交棒,何不早點,讓他feel到ownership。」

一片苦心,終有成果,最近兒子感激地說:「愈來愈appreciate當年Daddy畀我的advice,後生時我唔識appreciate。」多年努力,修成正果。

001
Photo Credit: 信報財經月刊
獲委任演藝學院校董會主席

家族企業有人繼承,周振基現時可投放更多時間在社會服務之上,包括推動他熱愛的粵劇戲曲藝術。2016年1月獲委任為香港演藝學院校董會主席,有了培養兒子的成功經驗,對於如何與新世代打交道,周振基顯得得心應手。「要理解他們的想法,不能隨便一句『一代不如一代』便無視他們。」

他認為需要明白兩件事,第一是有「代溝」的存在便會有衝突,必須面對,「不能用自己把尺量度後生仔諗嘅嘢」。第二是整體社會風氣改變,例如自己年輕時,學校一般沒有冷氣,但今日已變成有冷氣才正常;不能說「我當年咁辛苦,你而家都要學我咁辛苦!」

上任演藝學院主席後,周振基曾約學生會成員食飯,席間學生表達了對校方的不滿和建議。周認為這是自然不過的事,因為年輕人很大機會有反建制思想,信奉理想主義,回想自己年輕時亦如是,「我第一樣同佢講,我以前都係學生會會長,畀佢有個認同感先」。

此外,社會潮流已不同,「以前愚忠愚孝是必然的,而家愚忠愚孝睬你都儍!」但周振基亦跟學生清楚表明演藝學院是培養他們藝術技能和修養的平台,不是一個政治平台,「我不贊成他們在演藝搞政治!」希望能動之以誠,令他們明白這個主席是想為學院做事,「唔係嚟施壓,但亦都唔會讓步」。

周振基希望做到「以德服人、以理服人,而非以權服人」。以權服人只是一時的口服而非心服。

相關報導:

標題由編輯所擬,原標題:「公司無父子 家中無公事——周振基父子傳承家族生意之道」

節錄一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信報財經月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