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長毛勝訴:男囚犯日後可留長髮的意義和影響

談談長毛勝訴:男囚犯日後可留長髮的意義和影響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法庭裁決梁國雄提呈男囚犯可留長髮一案勝訴,作者以前懲教署主任的經驗,分享裁決多方面的意義和影響。

一直以來,對於男性在囚人士在入獄時,剪髮是必須服從的程序,相信正在懲教署工作或者已經退休的同事來說,都覺得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懲教署人員所認知的就是,要強行剪髮是因為要如囚衣般劃一化,另一方面,是衛生和健康的問題,除非有特別原因如宗教或疾病理由,否則一律在入獄時都要剪髮。至於女犯方面,因為女孩子是可以蓄長髮的原因,就是沒有相關的程序。以性別歧視或男女平等作為其中理據,也是令今次梁國雄議員的官司獲得勝訴的原因。

事源是綽號「長毛」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2014年因衝擊遞補機制論壇而被判入獄四周,並在獄中被強行剪掉一頭長髮,事後,梁國雄就男囚犯被迫剪髮的決定提司法覆核,認為懲教署侵犯人權及性別歧視。法官並於今年1月17日頒下判詞,裁定有關規例屬性別歧視,判長毛勝訴,惟由於法官認為其裁決影響深遠,故宣布於本年6月1日前不會正式生效,給予時間懲教署考慮補救措施。

從判詞看來,是一件簡單不過的事,但對於懲教署人員來說,算是一個衝擊。原因在於,從我入職懲教到退休後,最少超過五十年執行相關入獄程序並未引發爭議,相信就算曾經有過爭議,也未必要控告到法庭,程序就無風無浪一直都執行至今。現在,這個法庭判決影響不止是入獄時剪髮,意思就包括正在服刑的在囚人士,因為根據法庭的判詞,強行剪髮是侵犯人權及性別歧視,因此,所影響的範圍之廣,是可想而知。法官也知道不能一朝一夕可解決和實行,都給予懲教署差不多半年時間才生效。

我從媒體得知一些官方回應,懲教署發言人就較為正面,並提出會修改現行的工作守則以符合法庭裁決。現行法例,所有在囚人士均須服從像剪髮一類的指示,正如前文提及除非宗教或健康等充分理由作出特別要求,否則,任何在囚男性均須遵從。此後,署方將會積極研究訂定一套包括保安、宗教、心理及健康等各項考慮因素的方案,以同一機制處理女性與男性在囚人士的剪髮安排。

這次法庭的判決最重要一點當然是不能強迫剪髮,其他協會代表及立法會議員提到,男女犯都可以剪髮就較為容易處理,可是,這些人忽略了判詞的主軸在哪裡,並非單純要男女犯都可以剪髮,而是指不能強迫剪髮,因此,若認為將剪髮的程序放在男和女犯的做法,是不符合判決的原則。加上,及後女犯的人權問題,若本來不用剪髮改為強行剪髮,同樣會引發爭議,這次判詞就是禁止署方迫男女犯剪頭髮。

憑在我過去的經驗,當有法庭的一些判決而對監房的程序有所衝擊時,懲教署的人員反應都會很大,也會想出一些在工作上繞圈子(灰色地帶)的做法,很多時都會「走錯路」,忘記法庭判決是凌駕於懲教署的工作守則。實際上,署方必須以工作守則配合判詞。大家還記得在2009年左右,長毛也為在囚人士爭取投票權勝訴一事,令到懲教署大感增添工作量,要具體更改程序,也在2010年第一次選舉,我親身參與安排投票,確實留意到懲教人員有點緊張,經過多次選舉之後工作才變得容易。

若從正面角度去看這次官司,我覺得這次判決反而令懲教署人員與在囚人士關係變好,因為,很多時兩者之間的爭拗和矛盾,剪髮問題佔了不少;尤其是髮型,還有剪髮時間、地點等問題,一直成為懲教署前線同事和在囚人士的一種角力。當然,在最初執行時會出現困難,像安排選舉相似,但經過一段時間之後,相信問題就隨著經驗變得輕鬆。

從多年來我在監房工作觀察所得,在男囚犯喜歡像梁國雄的長頭髮並不常見,主要是長髮要經常打理,也要用更多的頭髮護理用品,在夏季時即使你建議他留長髮,估計他也不願意;因此,即使站在署方角度,裁決亦遠非想像中壞。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Eddy退休看世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