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移民了,他卻來了——日籍慈善家康本健守的香港情懷

香港人移民了,他卻來了——日籍慈善家康本健守的香港情懷
Photo Credit: 信報財經月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4年中英談判後,港人雞飛狗走,日本地產商富二代康本健守卻不顧家人反對,1986年來港投資地產,買入多個商廈物業,據稱是當時持貨最多的日本人。

文:信報財經月刊記者李澄欣

1984年中英談判後,港人雞飛狗走,日本地產商富二代康本健守卻不顧家人反對,1986年來港投資地產,買入多個商廈物業,據稱是當時持貨最多的日本人。30年後的今日,香港又爆發信心危機,康本再次逆流而上,在此時接妻兒從澳洲回港定居,強調「還是香港好」,在香港年輕人身上看到希望。

康本健守上月發布新書《海外從商記》並接受本刊專訪,拍照時渾身不自在,攝影師落力逗笑,才捕捉到他笑容燦爛的一刻。他已過古稀,卻拒絕透露具體年齡,笑言:「你自己算一個約數吧,高調沒好處,我怕被綁架!」

舊樓轉手賺一億 捐贈中大

這位隱形富豪早在30年前赴港投資,在寫字樓租賃界打響名堂,經營位於波斯富街的服務式公寓「銅鑼閣」,卻低調得連駐港日本領事也聞所未聞。他2005年擬捐款一億元給港大或中大,校方向日本領事打聽此人來頭,竟獲回覆「查無此人」。後來中大主動聯絡他,用其善款設立獎學金,2009年以他命名新大樓,他才成名。

訪問在康本國際學術園進行,大學職員見「金主」光臨,熱情款待。康本健守卻略顯尷尬,對記者強調:「這座大樓不是用我錢蓋的,而是香港政府因應我的捐款所配對的撥款。我本來婉拒以我命名的,實在太難為情了。」

他是一次過捐款最多的外籍善長,秉承亡父格言「取諸社會,用諸社會」。2002年,他在銅鑼灣買下一幢舊樓,因難覓租戶而轉售,意外賺了一億元,比買入價高一倍。一買一賣相隔3年,稅局認為該物業屬長期持有,免收轉賣稅。「受如此優待,若不回報香港社會,就要遭報應了!」

港青積極 日青消極

康本健守30年來穿梭東京和香港,見證兩地變化。1986年他剛來港,一頓午飯約20元,現在同等餐廳要80元;初期的士起錶價不到10元,和日本的電車車票差不多,現在起錶價貴了超過一倍。「這30年香港變化大,但日本幾乎沒變。香港人以前都說日本物價貴,現在都說日本物價便宜,反映日本經濟衰退,購買力已和外國顛倒。」他掩不住憂慮說。

「但日本人很少出國,沒有危機感。我跟日本的朋友說香港物價已超日本,他們都不相信!」日本新世代安於現狀,是社會的警號。「年輕人容易滿足,不想爭取更多。我的年代,很多人爭相進入貿易公司,希望獲派駐外地見識,但現在99%年輕人都不想出國,沒意欲外闖或在事業階梯更上一層樓。」

這與日本經濟學者大前研一的觀察不謀而合,其新作《低欲望社會》指出,日本薪酬凍漲,新世代「向內、向下、向後」,喪失物欲和成功欲:年輕男性不買車,女性只買Zara等平價時裝,對婚姻、家庭、置業都毫無欲望。該書更將矛頭指向遍地開花的便利店,人們只需花500日圓(約34港元)就能隨時解決兩餐,「不會有餓死的危險」。

這邊廂,香港年輕人也被罵「廢青」,康本健守卻在他們身上看到希望。「他們經常示威是好事,不滿現狀就付諸行動,是積極的態度。反觀日本年輕人非常消極,不相信能改變任何事,連示威的興趣也沒有,這才沒希望!」

TOKYO, JAPAN - CIRCA MAY 2014: Passengers hurry at Ikebukuro station in Tokyo, Japan. Ikebukuru is the second-busiest railway station in the world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繼承父業 1986年押注香港

康本健守是富二代,父親戰前白手興家開橡膠廠,六十年代涉足地產,在東京買地建屋。他1964年從日本成蹊大學畢業後,繼承家族生意,負責打理地產業務,投資項目現遍布東京、香港、澳洲和柬埔寨,至今仍要周圍飛。

以日本標準,他說得一口頗流利的英文,但其實他曾經消極保守,40歲前只到過外國旅遊兩次,更沒想過要用英文談生意。「我不是『國際派』,而是地地道道的『國產貨』,初中和英文老師吵架,從此發誓以後不再學英文!」

天意弄人,1985年日本泡沫經濟爆破前夕,地價瘋漲,康本健守迫不得已放眼海外。「當時很多地產商已開始投資海外,我很猶豫,因為英文太差。但繼續在日本投資很危險,我覺得不能因小失大,便以挑戰的精神去國外。」

他惡補英文,用功查字典,由遠視變近視。1986年,他視察澳洲地產市場後途經香港,無意中留意到這塊彈丸之地有利可圖。當年是中英談判結束後兩年,港商雞飛狗走,樓價暴跌後剛回穩,康本健守不顧家族反對,押注香港。「我回國後遭家人詰責,日本商人當時風行到美加、夏威夷和澳洲,在這些國家投資顯得很有面子,沒有人理解我為何選香港。」

信「一國兩制」 半年升三成

連香港人也未必理解他的決定,當時社會精英紛紛撤資,移民歐美。「我最初也拿不定主意,擔心共產黨接管香港後影響市場和私有財產,直至有個人跟我說:『中國收回香港最終是為了台灣,若『一國兩制』在香港失敗,台灣就收不回來了。』」他聽後豁然開朗,拍板去馬,在中環、金鐘甲級商廈掃貨,不消半年升值兩三成。他笑言:「我已忘了說這句話的人是誰,要是想起來,一定要去道謝!」

「別人貪婪時恐懼,別人恐懼時貪婪」,當時夠膽發展的財團,如今都已富甲一方。「李嘉誠也是樓市崩潰時搞地產,把握到最佳時機。所有市場都一樣,跌完就升,就像2016年英國脫歐、特朗普當選後,全球股市大瀉一日,隔天就反彈了。」康本健守得意道:「若我八十年代沒來香港投資,在日本泡沫經濟爆破時,也許會像當年很多地產大戶一樣永不翻身。」

A man looks at a photo of Deng Xiaoping meeting Thatche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適應香港速度 以小勝大

他回想對香港的第一印象,是香港人「講錢」,說得好聽是有商業頭腦:上至富豪,下至師奶,無不精通炒賣。「香港人買樓都有投資成分,入住後待升值就賣樓搬屋,跌價再入市。日本人求穩,決不會這樣做,自住的房子不是用來投資的,投資的房子不是用來自住。我發現香港人的做法後很吃驚,卻也覺得這個主意真聰明!」

「香港速度」更叫人驚訝。他憶述1986年決定來港投資後,選了好幾處物業,便趕回日本貸款並滙錢,期間不到兩周,已選好的一個商廈分層已被買走,後來看中的物業,賣家只給一星期時間考慮。

「稍有猶豫就買不到,很多日本大地產商來港投資,但沒聽說他們投了什麼物業。日本大企業制度僵化,單是呈交建議書已耗費幾個月,這種效率根本買不到。」他頓一頓道:「這也是我在香港的優勢:小型企業決策力高,以小勝大。」

反傳統請香港人做GM

康本的企業能突圍,全因擺脫傳統日企的文化包袱。日本人島國心態,內向保守,加上語言不通,只信任日籍員工,但康本健守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外闖,就入鄉隨俗,只聘請本地人。「請日本人要花費高額成本提供住處,也害本地員工沒晉升機會,削弱他們的工作積極性。香港有香港的一套,日企想用日本那套管理香港人,太愚蠢!本地公司一定要請本地人!」

這30年來,香港業務有賴其左右手、公司總經理梁善為(Samson)打點一切,梁曾旅居日本兩年,熟悉日本文化,兼具香港人的精明靈活。「他不愧為香港人,比我更擅長做生意和談判。他掌管公司所有事務,找到物業會告訴我。」康本大笑道:「所以我在這裏沒事幹,只是來吹水、睇樓!」

請了本地人,管理思維也要本地化。日本採用終身僱用制,「同行競爭防止義務」規定董事級以上職員跳槽到同行企業,須過冷河一年;香港可以隨意跳槽,難留人才,他遂推出住房優惠制度,向員工提供低息置業貸款,又獎勵開創副業的同事。

香港 天橋 97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島國心態 保守排外

他在書中提到:「在香港,往往沒等我說,就有員工自己找拍檔搞副業。在澳洲,我主動提出後,他們就馬上到中介或管理行業尋找機會。但在日本,即使我主動提出,大家都畏首畏尾,始終不見他們行動。日本人消極內向,總是奉行自保主義,缺乏應有的挑戰精神。」

日本人島國心態根深柢固,即使人在國外,依舊保守排外。康本健守觀察到,許多日本餐廳在海外經營,卻只照顧日本客人,取只有日本人才懂的店名,餐牌用日文,定價也貴,變相收窄市場。

他九十年代中到澳洲開展業務,刊登招聘廣告,收到不少日本人來電應徵。「我說我不請日本人,居然有些人跟我理論,質疑我身為日本人,怎能不請日本人?」他在港投資寫字樓,也被不少居港日本人問是否計劃租給日企。「他們在香港工作,卻只盯着日本企業,視野狹窄得不可思議。」他不諱言日本經商文化的狹隘。

做生意認錢不認人,康本以往的寫字樓租客無分國籍,除了三菱證券等日企,也有渣打銀行、洲際等外企。他在香港收租或轉售獲利後,繼續拓展海外市場,1994年首次在悉尼市中心買入一幢商廈,其後陸續在周邊買屋買地,2006年和英籍太太及一對在港出生的子女移居當地。

澳洲「太民主」 移回香港

不過買地發展並不順利,他直言澳洲「太民主」,效率極低。他勞氣道:「我9年前在悉尼郊區買了一塊靚地,至今仍未獲批發展。運輸部高官說大致上同意,後來他下屬又說不行,同一個政府部門也有兩套相反的講法。我聽聞有些財團的地,等了十幾二十年也未批!」

「澳洲速度」趕客,他準備賣掉部分澳洲資產,將業務重心移回亞洲,會在香港尋找投資項目,也會在柬埔寨建住宅。「連澳洲本地商人也說,應該到香港、新加坡,甚至印度投資。還是香港好!」

他用腳投票,去年把11歲的女兒接回港讀國際學校,太太和10歲的兒子也即將回港生活,落地生根。「澳洲學校花太多時間在體育,孩子長大了,還是學術一些好。」近年香港再爆發信心危機,新一波移民潮湧現,康本健守並不擔心:「現在的問題只是政治,經濟沒有問題。」他鬼馬地反問:「香港人都是講錢的,不是嗎?」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標題:「年輕人示威才有希望」 —— 日籍慈善家康本健守的香港情懷

節錄一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信報財經月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