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歷史的白宮「隨行特派員」:美國總統生活有如「真人Show」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前白宮特派員協會會長Steve Thomma說,新聞工作者和政治人物間的奮戰,「我們從沒贏過、但也沒輸過,就是要不停保持戰鬥。」

(中央社)
「會議室夠寬敞,怎麼說都容得下兩名美國記者」。這段白宮官員為美國媒體爭取採訪權、和北京官方交涉的談話,要不是白宮多年來的隨行採訪供訊制、官員的努力無人記錄。

政府官員與記者間存在著緊張關係,世界各國皆然,過去歷任民主與共和兩黨總統、在與白宮記者相處時,也多有說盡難聽話時,就算如此,沒有哪一位美國總統能剝奪白宮特派員協會(WHCA)和「西廂」新聞室協調出來的「隨行採訪供稿制」(pool report)。

美國總統號稱是全球最有權勢的人,但某種程度上、生活在如「真人Show」裡,隨行記者會保持一定距離觀察記錄總統的日常言行,就算休假也一樣。

美國總統奧巴馬剛當選時、並不適應這一採訪模式,在夏威夷度假時曾甩開記者帶女兒逛公園,遭WHCA抗議,但他這些年來逐漸適應,耶誕節期間和誰、打了多久高爾夫球,媒體在維持一定距離、不影響他與朋友同樂下,都觀察記錄在案,對媒體採訪權的尊重,他說,「沒有堅強的第四權,民主無以為繼;不和媒體互動,那不是真民主。」

作為大國,美國總統要處理的外交事務數不完、更別說有開不完的雙邊或多邊峰會,但隨行採訪供稿制的運作,不因奧巴馬要見的是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就停止。

2014年在白宮開雙邊元首「習奧會」,儘管白宮讓大陸官方媒體在一開始的公開談話作現場記錄,但美國這一方,一樣得有參與採訪供稿制的輪值記者在場。

誰能參與白宮的隨行採訪供稿制?

首先,得必須是耐得住日曬雨淋、通得過冰雪風霜等待,天天參加新聞簡報會達一年後,拿到白宮記者證且加入WHCA的會員,而WHCA負責排班協調,在總統日常行程中,在場地較小或維安較嚴格的一些場合,仍要保障輪班的隨行採訪記者在現場,記錄相關內容,提供給包括經認證的外籍記者在內、做為報導用。

美國總統不一定在每個場合都接受訪問或發言,但隨行記者在現場的觀察與供稿,至關重要,而強大如美國的第四權,在中國採訪也遭遇過不友善,但美國白宮及外交官員的做法是,盡一切力量、捍衛媒體工作權。

20國集團(G20)峰會去年在杭州召開時,美方就無懼中國主場優勢,為中方限制美國隨團記者的採訪權,和中國安全人員爆發口角、甚至差點打起來。

回顧當時,明明是美中簽訂氣候變遷協定的大喜事,中國初始卻不開放美國隨團記者採訪,但白宮新聞官員未因打壓就放棄,在記者會開始20分鐘前、仍努力爭取讓美國記者入場,空間限制不該是問題,最後協調讓兩名記者都得以入場。

還好奧巴馬沒有因一開始不習慣總有媒體跟隨的不自在、而削弱或取消這一制度,否則,官員為媒體記者工作權努力交涉的過程,這一切,將無人留下記錄。

記者採訪供稿和主辦方提供資訊或訊號,是不同概念

「華爾街日報」指出,由輪班記者提供彙總資訊,是因美國總統承擔如此重責大任,除須受監督,更重要的是,總統的人身安全就是國家安全,美國民眾必須盡快、盡可能地知道總統行蹤。

包括當年甘迺迪總統遭暗殺及雷根總統遭槍擊,都因有輪值隨行媒體採訪,美國民眾才能在第一時間獲知獨立的報導視角,而不是僅聽官方說法。

接觸(access)、讓記者在事件現場,是近代美國總統不分黨派,都接受並尊重的規則,白宮主人都曾說媒體監督是讓民主制度更完善的類似談話;而就算不能與媒體好好相處,也要對記者的工作權維持起碼尊重。

前總統克林頓是這麼說的,「我會試著站在媒體記者的角度想」。

儘管列根當年曾因軍售伊朗事件上、因記者當場質問他「是否做錯決定?」而動怒說「沒有」、「我不想再接受任何提問了」,但他並沒因此就拒絕到新聞簡報室。

小布殊更曾直言告訴記者,「你們有時不喜歡我做的決定,而我有時則不喜歡你們報導這些決定的方式」,但他離開白宮前不忘自嘲,「我在這裡(簡報室)能享受到的最棒時光,就是記者會終於結束了」,沒有酸言酸語或是罵媒體。

前白宮特派員協會會長Steve Thomma說,新聞工作者和政治人物間的奮戰,「我們從沒贏過、但也沒輸過,就是要不停保持戰鬥。」

接下來的戰鬥,想必將異常激烈。即將上任的特朗普做為掌權者,對監督者、尤其是主流媒體的仇視,更因有媒體報導俄羅斯掌握疑似關於他個人隱私、未經證實的傳聞,讓特朗普又痛斥媒體造假、可恥。

白宮特派員協會(WHCA)曾在2016年11月17日發表聲明,總統當選人特朗普仍未按照慣例與協議,在選後已一週仍未讓輪值記者隨行,採訪他的一舉一動,這是「不能接受的」。

不過,特朗普顯然對華府第四權的運作規則不以為然且選擇忽視,他仍以自己常用的推特(Twitter),今天一早四連發推文,痛批如紐約時報的主流媒體對他的批評與報導是錯的、假的。

無國界記者組織與自由之家在美國總統大選後,都罕見地表達對美國新總統可能影響新聞自由的關切。

而特朗普在選後仍持續與華府運作多年的媒體呈現緊張關係,最新導火線是他11月15日晚間放負責輪值主跑的記者鴿子,一家人外出晚餐;在餐廳裡被問到怎麼沒讓當晚值班的記者隨行採訪,他卻完全不回答,只顧著與支持者握手,接受他們的歡呼。

而白宮特派員協會3天之內連發兩封聲明,都是針對特朗普擺脫記者的舉措而來,從11月14日的「深表關切」到17日直言「無法接受」顯示,特朗普在2017年正式入主白宮前,他和華府運行多年的第四權間的緊張關係,亟須磨合,調整出可行的運作模式。

可以預見的是,華府將迎來政與媒間的高度緊張關係,已難避免,而在新聞工作面臨碎片化、多工化等眾多挑戰時,美國新聞工作者作為標竿,相信成立已百年的WHCA,會一如既往、繼續戰鬥下去。

15230778_566252850231226_870150910599477
President Obama, First Lady Michelle Obama and daughters Malia and Sasha in the Oval Office, Feb. 2 ,2009. (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Pete Souza)|Photo Credit:President Obama
15181268_566252873564557_466389288848358
President Obama, First Lady Michelle Obama, and daughters Sasha and Malia with Bo on the South Lawn of the White House, April 14, 2009. (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Lawrence Jackson) |Photo Credit:President Obama
15230716_566252893564555_427068018651431
President Obama talks with daughters Sasha and Malia in the Oval Office before the pardoning of the National Thanksgiving Turkey, Nov. 24, 2010. (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Pete Souza)|Photo Credit:President Obama
15232161_566252916897886_332902671549618
President Obama, First Lady Michelle Obama, and daughters Malia and Sasha pose for a family portrait with Bo and Sunny in the Rose Garden of the White House on Easter Sunday, April 5, 2015. (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Pete Souza)|Photo Credit:President Obama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