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優異生退學兼「豎中指」批大學教育 學者力倡教改迎接AI衝擊

Photo Credit: Billy Willson facebook 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球產業變化急速加上人工智能(AI)衝擊各行各業,引來不少討論與疑慮,作者綜合不同學者的見解,分享未來教育改革應走之路。

奧巴馬政府:就讓機械人接手生產,另外創造新職位供人才接手

奧巴馬剛完成總統告別演說,期間他提及:

「我們如何面對這種種對民主的挑戰,決定了我們怎樣教育下一代、製造就業和保護國家。」

的確,奧巴馬政府一直注意未來產業發展,尤其如何把製造業帶回美國,像白宮科學技術政策官員所言:「現在要把製造業留在國內的唯一方法,就是提升(高於其他各國的)生產力。透過次世代機械人做技術性轉移,是美國維持競爭優勢的歷史性機會。」你或許疑惑,既然打算轉型讓機械人接手生產,那只不過是製造業回到美國之後,原本失業的人繼續失業而已,算甚麼好政策?實際上,他們是要騰出空間,把人手轉移至「創造產品設計、工程管理、產品銷售、市場行銷」等有更多附加創意與價值的工作之上。奧巴馬政府提出的做法大有啟示,即使只是討論製造業,也從中「嗅出」未來需要那些特質的人才迎接更多的工作需求。

美國有大學優異生急急退學,「豎中指」斥大學教育「無用」

最近傳媒報導美國教育界一件趣事,這件事相信在香港甚為罕見。一位在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Kansas State University)就讀建築工程的優秀學生比利.威爾森(Billy Wilson),雖然在大學第一學年內已取得「straight A」的出色表現,可是他決定退學,更在學校名牌面前展示「中指粗俗手勢」,其後狠批美國大學教育,要學生耗四年時間欠下數千美元學債,所學是將來永遠用不著的東西,畢業後領取薪水的增幅比通脹還要慢。目前,他在facebook的貼文已有三萬多like及一萬多share,一些被威爾森觸動的網友大聲叫好,網友Blair Brown留言分享個人經歷,指大部分真實才能都是在投身社會邊做邊學,持續的自學能力更見重要,不斷從實踐中學習,他認為現在除了醫生和律師之外,不少具有意義的工作 / 專業,根本不必接受全面的大學教育。

這件趣事啟發眾多,你也可以說奇才橫溢的人是少數例外,他們的建議未必適合大部分學生參考,而且,即使檢討美國教育也有很多角度,未必是除了醫生和律師之外的大學教育毫無意義,可不可以嘗試像德國逐漸開放為「免費大學教育」?當學習成本大減的時候,會否也值得消耗三、四年學習?

面對AI技術衝擊,續兩位學者對教育改革的建議

不過,抱怨美國教育不足、迫切主張改革的學者,除了著名的肯尼羅賓遜(Ken Robinson)之外,早前提及布林優夫森 (Erik Brynjolfsson)、麥克費 (Andrew McAfee)兩位學者,他們主張改革美國教育,不能只顧當下,更要為未來做準備,尤其人工智能(AI)衝擊工種的浪潮愈近,更要洞悉新能力、新需求:

「我們常會把構想力、創造力、創新力形容為『跳脫框架的思維』這個特點正是人類之所以勝過數位勞工的一大長遠優勢。⋯⋯未來學家凱文.凱利(Kevin Kelly)說得好:『在未來,你的收入多寡,要看你有多懂得和機械人合作而定。』」

不論英國、美國的傳統學習模式,不少學校仍停留在「背、讀、(手)寫、算」等層面,而現今全球發展形勢,基於科技影響,當中除了「讀」之外,「背、(手)寫、算」開始變得無關痛癢,這也是教育研究專家蘇加塔.密特拉(Sugata Mitra)強調:

「維多利亞時期的英國人是卓越的工程師。他們建立的體制非常穩固,直到今天仍歷久不衰,繼續為已經不存在的機器,塑造出一模一樣的人⋯⋯(今天)電腦就是辦公室中的職員,每個辦公室裡都有上千部電腦,在人類指導下,完成文書工作。這些人不需要寫得一手好字,不需要懂得乘法心算。但他們必須懂得閱讀,事實上,他們具備敏銳的閱讀力。」

簡單來說,當人類使用的科技工具愈先進,純技術層面人類已不可能跟機械比拼,剩下的角力變得愈來愈「虛(擬)」,也就是從眾多已有知識 / 資訊中進行統合、構想、推考、創造的競爭,由理解一件事,聯想事與事之間的相關性,提出新意念甚至實現它,便成為新世代「人才」的定義(除了高水準的文藝創作,當然也包括研發尖端技術的人)。

「蒙特梭利教育法」,教出一大批影響全球的創新企業家

近代西方教育向來是遷就政府官僚體系、經濟產業提供人才,可是,長年累月的教育文化根深蒂固,遲遲未有檢討我們變化多端的新世代,究竟需要怎樣的一套教育,不少國家仍維持傳統的教育模式。既然時代告訴我們,未來愈講求創意與寬濶的「統合 / 構想」,那麼,針對敏銳閱讀及推考能力的教育應該成為關鍵。那麼,主張由小培養孩子從「自我組織的學習環境」(SOLE, self-organizing learning environment)獲得能力的教育方法,或將大行其道。

這套教育方法源自20世紀初意大利醫師瑪麗亞.蒙特梭利(Maria Montessori)開創的小學教學法,她主張學生透過實際運用各樣材料完成作業中學習,學校也沒甚麼繁瑣的系統與規條,結構鬆散。這種模式發展至後來,當然不止落手落腳實踐不同作業,也能要求學生掌握各樣資訊嘗試理解、分析和解決一個問題。這些年來,曾接受這種蒙特梭利教育法的傑出人物,當中不乏影響世界的創企人才,像Google公司的創辦人賴瑞.佩吉(Larry Page)、賽吉.布林(Sergey Brin);亞馬遜網路書店(Amazon.com)創辦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與維基百科(Wikipedia)創辦人之一吉姆.威爾斯(Jim Wales)。

評論人彼得.席姆(Peter Sim)如此道:

「已經有太多傑出創意人才出自蒙特梭利學校,令人懷疑是不是有個蒙特梭利幫。」藉此表示對自主學習環境的高度重視。

人才趨勢:懂得自主學習、自主閱讀,然後統合資訊提出見解

上述教育模式數年前有類近的實踐。社會學家理查.亞倫(Richard Arum)認為美國許多大學生並未能在教育中掌握適切(時代)的能力,他透過一種較新的測驗方式評估大學生的能力,就是「美國大學學力評量」(CLA, Collegiate Learning Assessment)。評測其一環稱為「實作任務」單元,廢除了選擇題, 透過電腦給予學生一系列背景資料,在90分鐘之內,要學生掌握那些資訊提出個人觀點或建議。

亞倫發現,有些大學生在CLA成績非常好,追查原因是他們主動選修一些需要廣泛閱讀與寫作的課程。這樣的教育理解,恰巧間接支持發展「大型線上開放課程」(MOOC,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的理據。一個有趣的事例,當史丹佛大學將正規課堂的內容同樣放上MOOC,供其他學生透過上網聽課、閱讀教材和考試,最終發現,網絡選修生佔據了學科最佳成績,而參與正規課程的學生最好的成績,只排在411名。打破了昔日我們對接受教育與培養人才的舊有印象,只要開放教育與學習機會,社會上超越頂尖史丹佛學生的人才應「大有人在」。

布林優夫森及麥克費總結道:

「今天各種型態的原始資料成本遽降,當資料變得愈來愈便宜時,解讀和運用資料的能力愈來愈成為重要關鍵。」

如此,也和應了小林雅一引述德國AI研究中心馬迪亞斯.羅斯基倫(Matthias Roskill)的說法:

「人是有彈性的生物。將來在高度數位化的思考型工廠裡,將專職負責重要決定及排除障礙。因此提供資世代製造技術的工業4.0,並不會將人類趕出工廠。」

世界的進步,源自那些不怕被嘲笑、敢於打破舊見解的人

最後,筆者打算以雷.庫茲威爾(Ray Kurzweil)在《人工智慧的未來》起首提出的反思作結。他提及,19世紀初地質學家有個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美國大峽谷和希臘的維科斯大峽谷(Vikos Gorge)等奇觀究竟如何形成的?那時,英國地質學家查爾斯.萊爾(Charles Lyell)提出是水流長期影響導致地質結構有大改變,造就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奇觀,像滴水穿石一樣長年累月積成的力量所致。此說一出,地質學家們紛紛恥笑萊爾,然而,他的推考在十多年以後終於成為學界共識。

不止萊爾一例,庫茲威爾還借用了達爾文及愛因斯坦為例,說明每個時代,那些所謂有識之士不少缺乏想像力,沒有從觀察世界之中,敢於冒險推想與努力求證,每一種前瞻的說法提出來時,都有一批人只靠眼近的直覺、印象作出譏笑批評,對探索可能性與求真缺乏熱情,這種態度往往拖延窒礙人類各種突破進步。

寫到這裡,全球教育的未來也是年輕人的未來,他們會被多少缺乏想像力的官僚和權貴扼殺?我們會否為下一代的前路有思考與實踐?這是個值得每一位深思的問題。

延伸閱讀:

  1. 〈這次失業潮不再一樣:剖析倫敦地鐵「自動售票」涉裁900職位、Amazon Go全棄收銀員背後的意義〉
  2. 〈日本學者:不止AI導致失業,不足30年所有產業或被 Google統治 附AI搶走工作簡表〉
  3. 〈中產將會消失?年輕人上流無望?各地問題相似,極端思潮非出路〉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