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失業潮不再一樣:剖析倫敦地鐵「自動售票」涉裁900職位、Amazon Go全棄收銀員背後的意義

Photo Credit: Brian Snyder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新科技嚴重衝擊職場、導致失業潮,再沒有以往感覺那麼遙不可及,在討論「該怎麼辦」之前,作者概括剖析近代工業革命的影響與當前形勢。

從來不止日本,英美一直帶動新一波科技潮,影響不容忽視

亞瑟.克拉克(Arthur C. Clarke):

「未來的目標是充分失業,如此一來,我們才能好好玩樂。」

伏爾泰(Voltaire):

「工作能解救人們免於三大惡:無聊、墮落和欲求。」

新一輪科技普及導致失業浪潮,影響愈來愈大。不久前,英國倫敦地鐵公司觸發3,800職員罷工,基於公司擬關閉傳統售票處,改用「自動售票」服務,可能裁減近900職位,有關工會認為大幅削減人手會降低服務與安全質素,發動罷工反對;就此,公司總裁回應傳媒表示日後會安排更多人手在公眾地方工作。

此外,假如我們不太善忘,早在日本保險企業以IBM華生(Watson)AI系統取替員工之前,傳媒已報導亞馬遜(Amazon)首創「沒有服務員」的銷售便利店Amazon Go(全棄收銀員,其他崗位的人員極少)。便利店在上月初正式試行,消費者只須在走進便利店時掃瞄一次手機條碼,之後再沒有購買程序,拿商品離開即可,網絡戶口會自動付費。Amazon Go店內充斥各類感應器,由貨品架上的重量感應、紅外線感應器,到不同位置的深度感應器,借鑑自動駕駛車認路技術,以多點偵測識辨顧客行為與商品位置。這樣的智能技術一旦長遠減低成本,被其他零售企業引進,或衝擊全美國近350萬個收銀員職位。若未能想像具體購物情境,可先看以下影片:

總之,上述AI大舉衝擊職場的浪潮只會陸續有來。這兩年以來,筆者撰寫關於人工智能(AI)未來如何影響我們生活時,無論是上星期的文章〈日本學者:不止AI導致失業,不足30年所有產業或被 Google統治 附AI搶走工作簡表〉;抑或兩年前的文章〈人工智能機器㑹有一天殺死我嗎?〉,朋友私訊回應的態度都很兩極化,一種表示所謂AI技術帶來的衝擊只是「杞人憂天」,另一種卻表示十分擔憂:那怎麼辦?

悲觀?樂觀?從近代源頭說起

說實話,兩種態度也不完全錯誤,旨在你把焦點放在那裡,假如你強調的衝擊是「必須」出現一部「AI人形機械人」,它們不但懂得在各種崗位工作,也可以在街上行走處理不同事務。那麼,前一種朋友的態度正確,大約30年後是否能夠完全實現值得懷疑,畢竟,數年前看到機械人花了24至25分鐘才摺好一條毛巾,以及近年看到機械人在跑步及跌低站起的實驗未至高度靈活,我們還可以說AI技術這層次的衝擊比較緩慢。可是,如果把眼光投放在製造業、服務業等AI技術,林林總總的事實告訴我們,根本不需要等待靈活的「AI人形機械人」出現,已足以大大衝擊未來10年的全球各類職業。

事實上,爭論近代科技如何影響失業,不少學者均以19世紀初的英國開始。1811至1817年期間,一個神秘人在英國四處破壞工廠內的機器,卻被工人追捧為羅賓漢一樣的民間俠義人物,「義」在何處?因為當時正值首次工業革命,紡織機的誕生威脅傳統工人的生計,這種「保飯碗」的抵抗行動便成為工人之間俠義之舉,這位領頭的神秘人正是經濟學家常提及的內德.盧德(Ned Ludd),抵抗行動後來亦因他命名為「盧德運動」。

盧德運動觸發的反思至今未止,學者之間大致分成兩大派別,一派傾向樂觀、一派傾向悲觀,仍是採取兩極態度。傾向樂觀一派像20世紀初政治家威廉.萊瑟森(William Leiserson)認為,失業現象如浮雲,科技導致經濟轉型,新工種便會出現,情況猶如消防員平日閒著只是等待鈴聲一響隨即出動,意味真正長期的失業浪潮並不存在。傾向悲觀一派則像凱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認為,科技使生產工序自動化,很可能導致「技術性失業」(甚至永久性失業),意思是科技的發展大大節省人力,其速度快過產業新開發的工種,便造成難以彌補的失業問題。目前看來,全球產業變化正偏向凱恩斯提出的問題發展。

第四次工業革命有甚麼不同?值得擔心嗎?

21世紀之前,人類經歷了三次工業革命,上述便提及了第一次,主要是紡織工廠引進蒸汽機,隨後造成各製造業大規模影響;第二次發生在20世紀初,當年發電機、帶狀輸送機革新了全球生產工序,效率大增;第三次則是20世紀中葉後,電子工學的進步,導致電腦、網絡與各種電子技術突破,影響了大眾生活、股票投資及新產業的興起。此刻,我們正經歷第四次工業革命,網絡大數據與智能科技逐漸滲入各行各業。

問題在於,這次工業革命跟前三次工業革命產生的問題真的相同嗎?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特色,是大數據與AI技術在各方面實現了「全自動化」,前三次影響大致還是科技「配合人手」、強化「在人手操作之下」的生產及服務水平,依然是人類在使用、駕馭科技。可是,新一波AI技術浪潮,終於連「人手」也可除掉,電腦運算與機械技術可以24小時全自動完成林林總總的工序,由像倫敦地鐵公司傳統售票那種較低技術的工種開始,乃至簡單處理資料的職位將被全面取替。

這就是本質上的分別,全球「死不去」的工種變得愈來愈兩極化,一方面有利尖端的電子技術與軟體研發持續發展、優秀的技術操作人才;另一方面較高水平的文藝、教育、傳播產業則更為興盛,也更講求「統合 / 構想」的思考能力。

這不是以往全球化「製造業外移」的舊問題,是全新變局

上述科技衝擊工作與生活的反思,早年布林優夫森 (Erik Brynjolfsson)、麥克費 (Andrew McAfee)合著的《第二次機器時代:智慧科技如何改變人類的工作、經濟與未來? (The Second Machine Age: Work, Progress, and Prosperity in a Time of Brilliant Technologies)》已有相當不俗的分享。他們認為,新一波AI技術影響,甚至超乎我們目前理解的全球化問題,並不會因為企業可以在發展中國家取得低廉的勞動力,便會持續降低薪金保留那些生產職位,因為全自動化智能科技中間沒有灰色地帶,是一開始便可「取替」人手。

自從1996年開始,連中國製造業僱用人數也逐年下降,勞動人手減少了25%,可是生產力卻上升至70%,多年來大致減少了三千萬工人。情況意味著,企業使用AI生產以後,美國工人失業只是發生在先,中國工人失業緊隨在後,最終是不分國家,那些工作:大家都一起失業。正是降薪減低成本的舊有模式成為絕響(不錯,模式也老舊得太快了)。中國富士康創辦人郭台銘,不但積極購入數十萬部機械人取代工人,甚至計劃「加碼」至過百萬部機械人。

而且,近年亦傳出他注意Amazon Go營運使用的技術,看看如何引進產業之中。筆者相信,即使一些國家的企業、政府正在觀望局勢發展,暫時未必依隨,但是,一旦在5年內一些企業總結試驗十分成功,全球遍及AI技術套用在生產與服務,甚至影響「部分」資訊傳播事業,並不是十分遙遠的事。

談到這裡,作為父母或年輕人,如何面對如此的時代巨變?那些層面應該憂慮或不必過分擔心?這方面的問題,將會在接續的文章繼續思考。

延伸閱讀:

  1. 〈日本學者:不止AI導致失業,不足30年所有產業或被 Google統治 附AI搶走工作簡表〉
  2. 〈中產將會消失?年輕人上流無望?各地問題相似,極端思潮非出路〉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