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寧頭戰役前哨「平潭登陸戰」:解放軍第一次見識到颱風的力量,與僥倖發生的奇蹟

古寧頭戰役前哨「平潭登陸戰」:解放軍第一次見識到颱風的力量,與僥倖發生的奇蹟
Photo Credit: 中国人民解放军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是,解放廈門的再次僥倖勝利,讓葉飛堅信攻打金門只是他「盤中的肉」,而蕭鋒則將這一「僥倖勝利」,在金門戰役發起前,葉飛、劉培善的一再催促下,轉化成了一種自我安慰的良藥。

文:蕭鴻鳴、蕭南溪、蕭江

蕭鋒「解放平潭」海上練兵與胡璉廣東「平叛」

一九四九年九月

上旬,陳毅率華東解放區代表團,粟裕第三野戰軍代表團,同時赴北平準備出席第一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中央軍委召開的軍事會議;其時,第三野戰軍參謀長張震因病住院,日常工作由代參謀長袁仲賢和副參謀長周駿鳴主持;第二十八軍政治部副主任張緝光,調離該軍。

月初,國民黨胡璉十二兵團集結於潮汕地區,再度進行整編:第十八軍,轄第十一師、第四十三師、第一一八師;第十九軍,轄第十三師、第十四師、第十八師;第六十七軍,轄第五十六師、第六十七師、第七十五師。此間,胡璉十二兵團在閩西、粵東「蕩平叛變」地方團隊工作完成。

胡璉的十二兵團,在潮汕等地區經過「平叛」以後,「叛眾⋯⋯三千餘人,乃盡就滅。李(樹蘭)師得此人槍,氣勢益壯」,已經由一支「形如乞丐」的農家子弟新兵,完成了脫胎換骨的蛻變過程,其勝利帶來的高漲情緒、士兵在「平叛」中獲得的作戰經驗等,均已達到了蔣介石要求胡璉十二兵團「奉命進出潮汕清除叛亂,準備保衛臺灣」的標準。

二日,張鼎丞葉飛致電華東局並轉中央轉閩粵贛邊方、魏、劉,要求分派解放臺灣後的配備幹部等人員:

我們缺乏配備臺灣和華僑工作的幹部,請你選調一批給我處工作,特別需要熟悉華僑和臺灣情況,並有資望有能力的幹部為省委華僑和臺灣工作的領導幹部⋯⋯

我們渡江後遵中央令調彭沖去,當時我們以為調彭沖去參加研究臺灣幹部⋯⋯彭是閩南人,熟悉臺灣華僑⋯⋯因此我要求留彭在我處為省委臺灣工作委員會委員。

這個選配「臺灣幹部」的電文,充分說明了在張鼎丞、葉飛的心裡,解放臺灣乃是近在咫尺之事,因此急需「接管臺灣」的幹部和人員。從積極的方面說,入閩不久,第十兵團在一路揮師南下的勝利中,既不把潰退的蔣介石放在眼裡,更不把國民黨尚存的幾十萬軍隊放在眼裡;從消極的方面來說,張鼎丞和葉飛在該電文中所表現出來的「蔑視」,乃是一種包裹在巨大勝利後面的輕敵態度。

是日,蕭鋒由福州醫院搶救治療後,返回駐福清的部隊。三天過去,精神尚未完全恢復,即前去佈置攻打平潭,前委要二十八軍做「渡海攻島」的範例,為解放臺灣做準備。

是日,「臺灣獨立」的主張,由在臺灣部分國民黨人和軍隊部分將領提出:

廖文毅向無任所大使傑賽普(Philip Caryl Jessup)提出臺獨計劃,以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之軍政顧問團、八千人佔領臺灣,由他組織臨時政府,與麥帥等極友好之孫立人中將共治臺灣。(據臺灣《碧血青天:一九四九年金門戰役秘史與兩岸關係研究》十五頁)

此即「臺獨」主張始作俑者,其濫觴之影響深遠,波及至今。

三日,解放軍第十兵團本部,從福州移到泉州,除韋國清政委在福州主持軍管工作外,葉飛司令員等兵團首長都已到達泉州。

原駐臺灣的國民黨青年軍第二○一師,在臺灣經孫立人訓練後,滿編由師長鄭果率第六○一團、六○二團(六○三團調往福建馬尾)、戰車第三團第一營(欠第二連),從臺灣抵達金門,配屬二十二兵團李良榮部,駐金門西古寧頭一線防務,隨即構築工事,擔任全島機動打游擊部隊。上述兩支部隊在離臺開赴金門前,蔣介石蔣緯國均親臨部隊駐地視察訓示:無金門則無臺澎。


此間,葉飛將嫡母葉謝氏由南安縣接到泉州城裡。

葉飛接母親進城奉養之事,後世在論及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失敗的歸因時,常有以此一條來詬病。國防大學政委劉亞洲上將就曾在《金門戰役檢討》一文中批評說:

廈門解放後,葉飛任軍管會主席⋯⋯葉飛一進廈門,就把母親從家鄉接來。這反映出他認為已無大戰。大敵當前,主帥先自鬆懈。他對廈門的市政工作投入的精力遠遠超過了對軍事工作的關注。戎衣未解,心已歇了。

然以鴻鳴對此事的感受,卻深感此一詬病,多有苛責太過之嫌。

葉飛祖籍在福建省南安縣金淘區深垵鄉占石村,父親葉孫衛。像所有去南洋謀生的福建人一樣,葉孫衛在故鄉結婚幾個月後,便捨家漂洋過海到菲律賓三寶顏港口開了一爿小店,並娶了呂宋島上一個家境殷實、受過良好教育、有文化的西班牙血統女子麥爾卡托為妾。

一九一四年五月,葉飛在菲律賓奎松省地亞望(有翻譯為「迪阿旺」)鎮出生,取名西思托・麥爾卡托・迪翁戈。所以,葉飛是解放軍開國將領中,唯一的一位擁有雙重國籍、能說一口流利英語的將軍。菲律賓也在後來葉飛訪問之時,予以了僅次於國家元首鳴禮砲十七響的待遇。

葉飛自小在生母麥爾卡托身邊接受西方教育,說英文、吃西餐直到五歲。一九一八年,葉飛隨父親回國認祖歸宗,按照族譜的輩分,取名葉啟亨。從此,葉飛與生母天各一方,至一九六五年生母麥爾卡托去世,葉飛始終沒有與生母再見過一面,其內心的酸楚與隱痛,是常人難以理解之處。

葉飛在福建南安縣由嫡母葉謝氏撫養長大,到一九三○年七月,十六歲的葉飛因學運被捕一年後出獄,從此與嫡母葉謝氏失斷了音信。一九四九年解放軍入閩,葉飛與失去聯繫十九年的嫡母葉謝氏重逢,其母子相見的一段文字,讓人讀後潸然:

解放軍南下福建。母親是家庭婦女,沒有主意,十分慌張,也不知道解放軍的首長葉飛就是她的兒子。一九四九年九月我軍進軍抵達泉州,我才把母親接來,見面後告訴她老人家:「我就是啟亨,葉飛就是我。」她才驚喜交集⋯⋯

就葉飛「接母進城」這一個案,並非與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失敗存在著必然的聯繫。除了時間上相差一個半月以外(葉飛「接母進城」的實際時間,在十月十七日廈門解放之前的泉州。劉亞洲先生為了吻合其「戎衣未解,心已歇了」的觀點,將這一事件放在金門戰役發起前七天,推遲了整整一個半月),況且,這種「接母進城」現象,在當時實乃是一種勝利者普遍存在的做法。

粟裕在南京解放後,隨即將母親和大姐接進了石頭城並一直奉養到老。

蕭鋒也早在一九四九年二月,有給老家去信詢問母親一事,並有勝利後將母親接來奉養的打算。儘管,蕭鋒的母親早已被當地的地主毒打後雙目失明,幾年前就活活餓死了,但此時的家鄉人,在得知蕭鋒是解放軍的「大官」後,要求其侄蕭承培將此真實情況隱瞞,而作假回信說:「家裡人得知曉未狗(蕭鋒小名)沒有死,還活著,很高興。」

可見,將當時帶有普遍性的「接母」心理和做法,勉強與某一個戰役的「勝敗」聯繫在一起,顯得有些不近人情。

葉飛、粟裕、蕭鋒等「接母進城」,是那個年代、那個特殊群體內心最原始、最真實、最質樸情感的表現,於情於理均無可厚非,也並不會因為「接母進城」,而影響到一場戰役的勝敗。因此,在討論和追尋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失敗歸因的時候,既沒有必要將葉飛的「接母進城」之事,與這場戰役做「必然關係」的聯想,也沒有必要以「戎衣未解,心已歇了」來苛責葉飛一個人。


是日,蔣介石在臺灣發佈對大陸共產黨人的「通緝令」:通緝毛澤東主席、周恩來、劉少奇、董必武、林彪、劉伯承等十大元帥十九個叛國犯。(據臺灣《碧血青天·一九四九金門戰役秘史與兩岸關係研究》十五頁)

四日,《人民日報》發表針鋒相對的社論:一定跨海東征,打到臺灣去,解放臺灣同胞,解放全中國。

解放戰爭打到這時,國共兩黨陣營、毛澤東與蔣介石的恩恩怨怨,也就呈現了許多隨處可見的有趣現象。幾百萬軍隊被毛澤東打得落花流水般不得不潰敗於孤島臺灣、只能以此一隅安身的蔣介石,居然還在三日發出對「乾坤已定」的共產黨領袖們的「通緝令」?一個近乎「玩笑」的政治作態,偏引發了《人民日報》在第二天便針尖對麥芒地宣示,「一定跨海東征,打到臺灣去」。如此嚴酷的生死相搏之際,「兒戲」一般的口水戰,讓後人今天不免莞爾。兄弟鬩於牆,不免意氣生事。

五日,葉飛、韋國清來福州,同意蕭鋒「攻打平潭」的作戰部署,並令解放平潭後,迅即以兩路沿南日、湄州、大岝、崇武、石井、圍頭抵近金門,砲兵主力、師團步兵南下協同解放廈門。蕭鋒日記對此第十兵團的倉促命令,已見有微詞:這實在使我為難,一則部隊得不到休整;二則影響將來解放臺灣。沒有辦法,革命軍人嘛,必須服從命令。

十日,蕭鋒率第二十八軍八十三師由閩江至福清灣,沿海搜集民船五百五十多隻,連夜南下;下半夜,二四九團第二營乘船南下襲占東洛列島,第三營出其不意襲占東銀島,全殲國民黨守軍五百多人,繳獲火輪四艘;全師五百九十七隻船,可載人二萬五千多名,安全到達松下、彭洋等目的地;三營八連因不懂划船技術,只能隨風浪亂劃,致四隻民船被風刮到立岐;該船隊登陸後,殲國民黨守軍一百多名。怕敵艦來追,遂將船隻向旗山開進。到達目的地後,八十三師除去二百五十七隻船外,把船工分到各連、營裡,分散隱蔽準備作戰。

十一日,蕭鋒率第二十八軍加強砲兵十四團一部,奉命準備越海作戰解放平潭,部隊進入集結地域,隨即打響渡海作戰第一砲;蕭鋒隨二十八軍軍部電台「二台」,進入到福清高山海邊的一個漁村前沿指揮所。二十九軍八十五師二五三團三營,在閩中游擊隊的配合下解放湄州島,全殲島上國民黨守軍。

同日,國民黨東南軍政長官陳誠飛臨廈門,在海軍總司令桂永清湯恩伯陪同下視察。此時,國民黨軍在金門地區的總兵力約二萬人,其中在大金門島約一點七萬人。具體部署是:國民黨第四十五師防禦島東北部,第二○一師防禦島西北部。

部隊的番號雖是昔日蔣介石的嫡系精銳,但此時,除了第二○一師,其餘全都是由殘兵敗將重新組建,新兵占百分之七十,戰鬥力與昔日的所謂「王牌」,早已不可同日而語。第二○一師儘管沒有遭到過解放軍的殲滅性打擊,但缺乏實戰經驗,戰鬥力也脆弱。

十二日,朱德在北京宴請國民黨投誠將領程潛陳明仁劉伯承、陳毅、粟裕作陪。

是日,第三野戰軍前委電令蕭鋒:二十八軍利用渡江、平潭縣等渡海作戰,系統積蓄研究渡海作戰的經驗,為攻臺灣做好準備。

晨,蕭鋒在福清接受兵團「攻打平潭島」的作戰命令,並同政委陳美藻商議召開常委會議,提出了初步方案,又復念了三野前委給二十八軍「要積蓄渡海作戰經驗」的指示。參謀們打電話詢問福州舊廣播電台人員:這幾天氣候的變化?

會上,蕭鋒發表了自己的意見:第二十八軍大都由山東部隊組成,絕大多數人沒見過海,更不要談積蓄經驗。在兵力部署上,要掃清外圍,最後攻島。大陸通平潭縣近有四五華里,遠有五十華里,這比渡江大不一樣。

政委陳美藻同意蕭鋒的意見:首先拿下小練島、大練島、草嶼島,可能的話,連南日島一併掃除。為了更進一步瞭解駐守平潭島的國民黨軍情況,蕭鋒親自提審了在福清被俘的七十三軍戰俘,瞭解到駐守平潭島的國民黨軍,總共不超過兩萬人,島上的防禦工事還未加固,有利於我軍攻擊,指揮守島的是國民黨軍的總參謀長陳誠。

大家聽了一致表示:一定要拿下平潭島,活捉陳誠!

會議決定:十五日晚十時發起「攻打平潭」,爭取在十六日結束戰鬥。

是日,蕭鋒日記記載:江西已經解放了⋯⋯也不知老母親是否還健在?我想寫一封信試一試,等全國都解放了,再回去探望⋯⋯我估計今年是國民黨徹底完蛋年,是中國人民的全勝年。

十二日晚,攻打平潭外圍的戰鬥開始,蕭鋒以二十八軍十個團同時下船,十個點同時登陸。首先向小練島發起攻擊,二四九團第二、三營開到福清灣靠岸隱蔽,打死打傷國民黨軍三十多名;二四七團第三營發起夜襲小練島。

不料晚上颱風驟起,編隊船隻被海風、海浪刮得亂了隊形,只好停止進攻。經查點,八十三師二四七團一營二個連已衝上了大練島。

是日,蔣介石致電福州綏靖公署代理主任湯恩伯等三軍司令:

廈門湯總司令(恩伯)、另電周總司令(至柔)、桂總司令(永清)、另電定海周主席(碞)轉王副主席(叔銘)、石司令官(覺)、海軍劉司令(廣凱):

閩浙諸匪如要攻我海島根據地,其時期必在每月滿潮之時,即陰曆初十與二十日之十日間。下月即為陰曆八月大潮汛,我軍務須特別加緊準備。

海空軍尤應切實負責,朝夕不斷搜索匪船,凡可通海口各內河之上游一百海里內之大小船舶,必須徹底肅清,空軍更須低空偵察,勿使偽裝之船舶所欺惑,以貽誤大局。

只要沿海與沿河離我前哨島嶼一百海里內不使其船隻躲藏與集結,則其即無法襲取我海島,故對於其船艦之偽裝,尤應特別防制,千萬勿忽。如果我舟山群島與閩廈沿海各島之基地,萬一為匪偷襲或攻陷,則該區內陸海空軍負責之各主官,必以失職誤國之罪懲治,法不寬貸也。中正手啟。

湯恩伯接此電令後,即給駐島的國民黨軍各發一份「潮汐表」。

蔣介石此一精確判斷,正應驗了下月金門戰役登陸作戰在二十五日大潮。湯恩伯給各部所發「潮汐表」,也在反登陸作戰中,起到了按潮汐規律做防範的重要作用。

是日,陳誠率國民黨海軍總司令桂永清,在湯恩伯陪同下,由廈門視察完畢,返臺。

十三日四時,蕭鋒二十八軍二四七團,全殲小練島國民黨守軍第七十三軍二三八師七一二團三營七連共八十餘人;十九時,二五二團和二五四團各一部攻佔草嶼、塘嶼二島,殲國民黨第七十三軍工兵營一個排共二十餘人;二五○團攻佔鼓嶼。

十四日,颱風愈刮愈猛,達到了十二級,不少小船被刮上了天,拋擲到山的對面。

天快亮時,第二營被颱風打回來,登大練島的第一、四兩個連只佔東澳、哈仁宮、魚限、西礁,國民黨軍佔領大練島東頭,島東有山地,解放軍只佔平地,堅守待援,僵持一天半。蕭鋒與政委陳美藻在北坑軍指揮所,用望遠鏡著急地察看大練島情況,蕭鋒「急得光打頭」。

颱風刮了一整天,國民黨軍與蕭鋒二十八軍雙方的船隻都被颱風吹散,不能增援。蕭鋒在日記中記載:

我們這些在內陸長大的人,哪見過這個陣勢!我直為衝上大練島的兩個連擔心,島上駐有敵人兩個團的兵力,怎麼能對付得了呢!我站在海岸上一所房子裡觀察,一點也看不到對岸的情形,這兩個連恐怕要⋯⋯唉!

這廣播電台也太差勁了,進攻前我特意問了氣象條件,他們回答沒有風。戰鬥剛一打響,颱風就刮來了。海上作戰經驗太缺乏了,氣象知識、地理知識、海潮變化,都需要盡快掌握。

這是蕭鋒第一次吃了沒有「氣象」、不懂大海的虧。從「這廣播電台也太差勁了」的埋怨當中可以看出,此時的第十兵團尚未建立「氣象預報」系統,其天氣、海況均來自於剛從國民黨手中接管過來的「廣播電台」,電台和氣象預報,對於此間的渡海登陸作戰來說,幾乎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十四日拂曉前,第二十八軍二四七團攻佔大練島西部高地;十六時三十分,全殲國民黨守軍七一二團三營、七一四團二個營,俘虜國民黨軍二三八師七一四團團長陳磊以下八百餘人,大練島宣告解放,為總攻平潭島創造了有利的依托。

十五日十九時,颱風剛停,蕭鋒組織部隊向平潭全面進攻:二十八軍九個團的兵力,在七十里寬的地區內向敵人發起攻擊。八十三師負責北面,八十四師在高山下船,從中央突破;八十二師由加塘下船,在隸園、南澤強行登陸,負責南面;軍砲團配合轟擊敵人陣地;二四四團與二四五團同時於平潭島東南的斗垣地區實施重點突破,國民黨守軍全線潰亂,分別向王爺山、流水、錢便澳逃竄。

十六日二時,第二十八軍二四四團奮起追擊直取平潭縣城,二四五團奔襲觀音澳,大膽迂迴,搶佔港口,包圍逃敵;五時許,全殲觀音澳之敵。

十六日凌晨,二五○團由平潭島正南方結嶼一帶登陸,二四七團附二五一團一個加強營,從北面的蘇澳突破登陸,與二四四團會合於韓厝一帶。

經過反覆衝殺,二十八軍各戰鬥師團分別將駐島國民黨軍分割包圍。報話機裡傳來陳誠不斷的喊叫聲和呼救聲,蕭鋒在指揮所說:「這回非抓住他不可!」

九時許,由臺灣駛來軍艦一艘,企圖救援,但不敢貿然靠岸,遠遠躲在海上打砲三十餘發後,掉頭東竄,將陳誠等接應上軍艦逃跑了。登陸的解放軍因「沒有軍艦追他,氣憤地狠狠打了數發山砲彈,將他趕下海去」。

十二時,蕭鋒與二十八軍指揮所,在高山下船登陸,抵達平潭島縣城。

是役,除守島的國民黨軍極少數乘小船逃跑外,大部被殲。共殲國民黨守島部隊七十三軍軍部、三十八師、五十一師、新編十五師三個師,以及平潭海匪、保安團被全殲,打死一千四百餘名,俘虜八千三百餘人,繳山砲十二門。第二十八軍登島部隊僅傷八十二人,亡三十二人。

第二十八軍在颱風之前衝上大練島的二個連,不但沒有被國民黨守軍消滅,反而消滅了國民黨軍二個團,成了自蕭鋒率二十八軍進入福建沿海作戰以來,傷亡最小的一次渡海作戰勝利。蕭鋒不無感歎地在日記中寫道:這實在是一個奇跡。當然,這不能作為經驗去推廣,既有幹部戰士機智勇敢的一面,也還有偶然性和僥倖成功的一面,後者的成分還要大些。

三天後,第二十八軍各登島作戰部隊,才得以陸續收攏歸建。

約午時,蕭鋒接十兵團葉飛、劉培善來電:為加速攻打金、廈、漳戰役,收復閩南,決定由蕭鋒和李曼村率五個團南下,駐同安縣、石井、蓮河地區,準備攻打金門。

蕭鋒隨即命令:八十四師二五二團留平潭縣守備,等待福建省委的黨政幹部接管;省委沒派人接管前,平潭縣實行軍管;加強對海域偵察,安置難民,處理傷病員,恢復戰爭創傷。其餘部隊,於十四時起,全部撤回福清,準備繼續南下,解放廈門、漳州、金門島。

葉飛在〈渡海登陸戰的成功一戰〉一文中寫道:

八、九月份正值颱風侵襲福建、浙江沿海的季節⋯⋯解放平潭時,部隊登陸才兩個團,突然遇到颱風,刮了一整天,敵我雙方的船隻都被颱風吹散,都不能增援⋯⋯我們解放平潭雖然順利,但我們的船隻卻被颱風刮散了!

至此,蕭鋒所率第二十八軍、二十九軍各一部解放了全部閩中地區,完成了預定的作戰任務,形成了對廈門、金門兩島三面包圍的有利態勢。

是時,失去平潭島的國民黨,不無哀歎地說:「東南軍政長官轄區此時之危急情景,明眼人一望可知。」

平潭島登陸作戰的勝利,是在天氣、海潮都沒有預先知道、掌握的情況下,取得的「險勝」和「僥倖」的勝利。蕭鋒在十七日的日記中有:

打仗是一件極慎重的事,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千萬不敢冒險。解放大練島,用兩個連對付敵人兩個團,實在太危險。我反覆向葉、劉首長匯報了這個「空城計」式的戰鬥,希望兄弟部隊引以為戒!(據蕭鋒《解放戰爭日記》二百零二頁)

但是,解放廈門的再次僥倖勝利,讓葉飛堅信攻打金門只是他「盤中的肉」,而蕭鋒則將這一「僥倖勝利」,在金門戰役發起前,葉飛、劉培善的一再催促下,轉化成了一種自我安慰的良藥。以及為防止自己「右傾」,避免檢討,將使這一「僥倖」轉化成了「敵人是殘兵敗將,軍無鬥志,我軍是勝利之師,可以以質勝量」的精神力量。

此時的葉飛與蕭鋒,都忽視了對孤島作戰「敵我雙方都難以增援」因素的考慮。後來在金門戰役登陸作戰中,國民黨卻有源源不斷的增援,而解放軍第十兵團、第二十八軍卻成了沒有一舢一板可供增援的孤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已經登陸成功的作戰部隊,在三天的激戰中,一點一點地消耗殆盡。

十七日,蕭鋒命令八十二師搜集船隻,運往石井,準備參加解放金門的戰鬥;蕭鋒率第二十八軍軍部,從左頭村回到福清城。

經過了平潭島戰鬥後,第二十八軍原有的船隻,除了大部被颱風吹散外,僅剩戰鬥中被打、被毀的少數傷船,只好在泉州重新徵集。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金門戰役紀事本末》,新雨出版社。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蕭鴻鳴、蕭南溪、蕭江

解放軍9086人登陸,3900餘人被俘,其餘全部陣亡,沒有一船一板得以返回大陸。
關鍵一戰,一方潰敗,一方大捷。自此,兩岸隔絕。活著的,懊悔沒有與同袍們共走歸途。被俘的,獲釋後卻又懷抱另一種鄉愁。

血濺灘頭六十載,解放軍前線總指揮官後人,奔走兩岸集結散落四處的文獻,以及第一手資料將金門戰役的成敗真相,正本清源,消弭訛誤,交叉比對,全方位公正客觀的紀錄歷經10年書寫,以60萬字、63張珍貴照片的紀事本末文體,帶領讀者親臨這場改變歷史的戰役。

這一次,讓我們以對岸的視角,鳥瞰1949年的金門。

金門戰役紀事本末
Photo Credit: 新雨出版社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