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代紅顏觀藥事:纏足三吋蓮,守宮砂試貞

自古代紅顏觀藥事:纏足三吋蓮,守宮砂試貞
Photo Credit: See-ming Lee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壁虎捕後殺死烘乾入藥,對一些癰瘡腫毒有一定的效果,但所有藥效都與驗證處女絲毫搭不上邊。編撰《新修本草》的醫學家蘇敬便說得很明白:「蝘蜓又名蠍虎,以其常在屋壁,故名守宮,亦名壁宮。飼朱點婦人,謬說也。」守宮守宮,守的只是宮牆屋壁,管你宮中佳麗什事?

文:鄭驍鋒

民國初年,杭州有位學子海外留學歸來,家中為他完婚。聽說新媳婦是個遠近聞名的美人,小夥子甚是快活,好不容易完了禮節,掀開蓋頭一看卻恨不能一頭撞死,這也稱得上美人嗎?他不懂,其實這姑娘僅是那雙纏得極妙的小腳便足以當得起豔名了。這小子洋墨水喝糊塗了,不識貨。

腳可比臉面重要多了:如果長了一雙大腳,任妳容貌傾國傾城也只是個不值錢的「半截觀音」。

纏足始於何時,說法很多。有始於漢、始於晉、始於六朝、始於隋唐、始於五代等說,發燒級別的愛蓮者-此蓮乃三寸金蓮也-甚至附會出大禹的太太塗山氏、紂王的妃子妲己都是小腳的。最被認可的是始於五代之說,纏足的代表人物是南唐後主李煜的宮娥窅娘。

源頭仍在爭辯,但從史料與出土文物看,北宋時此風已開,到南宋時纏足風俗已然是大興於世了。

這一纏起碼就是一千多年。

不爛不小,越爛越好

纏足的目的與孫壽的折腰步一脈相承,仍是追求女人陰柔之美——有些學者是直接把折腰步與纏足掛上鉤的。

前文所引《鏡花緣》文字,雖是小說筆法,但描寫纏足的痛苦十分真實。其實,纏足之苦遠不是任何文字所能形容萬一的。只是纏足口訣之一便足以使現代人毛骨悚然了:「不爛不小,越爛越好。」為了裹成一雙好腳,得故意在裹腳布中放入碎石瓦礫,甚至蟲虱,有時還針刺刀扎,總之不使肌肉爛去不甘休。

可憐女孩兒,從五六歲起便得受此酷刑。小腳一雙,眼淚一缸,直至裹成一個走不得一步路的「抱小姐」被抱上花轎才算功德圓滿。

走不得路才好呢,這才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規規矩矩做女人,就連想私奔也力不從心。福建漳州一帶相傳從前朱熹便是用纏足之法扭轉了當地婦女好「淫奔」之風。另外,纏足於一些不長進的男人還有一佳處,如《海客談蓮》中言:「婦女必須纏足,否則強壯如男子,為丈夫者不能制服也。」好不爭氣的妙算。

如此痛苦的過程得來一個殘疾的結果,女人們怎麼還能世世代代忍受下去呢?甚至連清代三令五申禁止纏足也是無濟於事,最後只好悄悄對漢人弛了禁,對自家滿人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中國男人的創造力還是不錯的,纏足很快發展成了「蓮學」,一雙小腳,有的是瘦、小、尖、彎、香、軟、正,形、質、姿、神,肥、軟、秀等名堂。

守宮砂

蜥蜴或名蝘蜓。以器養之,食以朱砂,體盡赤,所食滿七斤,治搗萬杵,以點女人肢體,終身不滅。唯房室事則滅,故號守宮。

——《博物志.戲術》

蝘蜓以朱砂食之,滿三斤。殺,乾末以塗女人身,有交接事便脫,不爾如赤痣,故名守宮。

——陶弘景

女人既是這般嬌弱可愛,男人們可更得看牢了。

儘管上有重若泰山的禮教鎮著、下有逃不了多遠的小腳拖著,男人還是不太放心,生怕吃了啞巴虧。於是,又有了所謂的「守宮砂」。

守宮,即引文中的蜥蜴、蝘蜓,但並不是今天人們在寵物店所習見的蜥蜴,而是另一種常見的小動物,壁虎。中國人總是好修飾文辭,一下筆,連幾間破茅草屋也成了深宮大殿——這四足長尾攀緣於牆上的醜陋傢伙,真能為整日遊蕩在外的大男人們守住後宮閨門嗎?

以點守宮砂來檢驗女子是否貞潔的傳說,在小說中常常可以看到。連金庸在《神鵰俠侶》中也有一段著名的描寫:「李莫愁大是奇怪,搖頭道:『我不信。』忽地伸出左手,抓住小龍女的手,右手捲起她的衣袖,但見她雪白的肌膚,殷紅一點,那正是古墓派中入門時師父所點的守宮砂,李莫愁暗暗欽佩:『這二人在古墓中耳鬢廝磨,居然能守之以禮,她仍是個冰清玉潔的處女。』當下捲起自己衣袖,但見一點守宮砂也是嬌豔欲滴,兩條白臂傍在一起,煞是動人。」

壁虎捕後殺死烘乾入藥,能散結止痛、祛風定驚,對一些癰瘡腫毒,甚至癌腫有一定的效果,治療中風也有些作用,但所有藥效都與驗證處女絲毫搭不上邊。

這個問題,至少在唐時,學者便已經發現了。主持編撰中國第一部藥典《新修本草》的醫學家蘇敬便說得很明白:「蝘蜓又名蠍虎,以其常在屋壁,故名守宮,亦名壁宮。飼朱點婦人,謬說也。」

守宮守宮,守的只是宮牆屋壁,管你宮中佳麗什事?

但李時珍的態度卻猶豫得多,古籍中以守宮砂試貞的大量記載使他不敢輕易否定,可如法炮製出來的守宮砂毫無效果也是確鑿的事實。於是他只好如此落筆:儘管此法「大抵不真」,但「恐別有術,今不傳矣」。

的確有可能真是正確煉製方法失傳了。若此法果真荒唐,當年東方朔敢冒著被攔腰鍘成兩截的風險哄騙漢武帝嗎:「東方朔語漢武帝,試之有驗。」(《博物志》)

書籍介紹

《本草春秋:以草藥為引,為歷史把脈,用中藥書寫歷史》,漫遊者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鄭驍鋒

本書作者鄭驍鋒為中國知名文史作家,他將自身的中藥專業背景結合史實軼事,化為24篇字裡行間散發藥香的歷史散文。

書裡的一味味中藥或是催命符,或是救死草,或被拿來喻人,自人類識藥草之性以來,它們見證了一個個歷史人物的興衰起落,在風雲變幻的歷史長河中,留下自身存在的證明。

於是,我們看到但有「遠志」、不在「當歸」的姜維,他的抱負、將才與命運的侷限;看到魏晉名仕以酒和五石散氤氳出一個心靈的臨時避難所;看到蘇東坡以杞菊為糧的艱苦時光,實乃北宋新舊黨爭傾軋造成的仕宦浮沉;也看到《本草綱目》如何靠當時文壇泰斗王世貞的序文打開知名度,甚而揚名海外……

作者在嚴守史實的基礎上採取情境化的寫法,客觀評述的同時也試圖還原部分歷史場景,讀來既令人印象深刻又倍增想像。

未命名
Photo Credit:漫遊者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