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俄羅斯和美國要介入敘利亞?石油、戰爭,以及大博弈

為何俄羅斯和美國要介入敘利亞?石油、戰爭,以及大博弈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東各方勢力在敘利亞都有代表、盟友,以及仇敵,敘利亞牽一髮動全身,足以影響各國局勢,包括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以及各波斯灣產油國等。

前言

俄羅斯駐土耳其大使卡洛夫(Andrey Karlov)19日在演說時遭到22歲的土耳其警察阿爾丁塔斯(Mevlüt Mert Altintas)射殺,他開槍前高喊:Don't forget Aleppo! Don't forget Syria!(勿忘阿勒坡,勿忘敘利亞)。根據警方推測,俄羅斯長年來協助敘利亞政府攻打阿勒坡,造成大批平民傷亡,兇手疑似想報復。

高喊「勿忘阿勒坡」,22歲土耳其警察槍殺俄羅斯大使

普亭(Vladimir Putin)的計畫是瓦解油元體系,以減少美國對國際事務的影響力,他樂見中東的動蕩局面,仗打越久,就賣出越多武器,蓋更多輸氣管,俄羅斯才能從中獲利。美俄兩方在敘利亞內戰上都如履薄冰,美國賭在敘利亞政府的敵手身上,資助叛變份子,中情局坐鎮土耳其協助盟友,普亭則押寶敘利亞政府。

我們為什麼要關切敘利亞這個小國?為什麼美國要跳進來站在其中一邊?為什麼西方世界准許土耳其與敘利亞軍隊在邊境起衝突?敘利亞處在中心地點,一邊是盛產能源的中亞與中東,一邊是亟需能源的歐洲市場。在《石油與美元》中,作者從戰略和能源的角度剖析這場大博弈。


文:馬林・卡祖沙(Marin Katusa)

放眼全球,石油驅動機械;放眼中東,石油也驅動歷史,從二十世紀初期就是如此。不只伊拉克、伊朗與沙烏地阿拉伯這三大產油國備受影響,所有中東國家的命運都被左右,就連非產油國家也不例外。

中東是個動蕩喧囂的地區。你也許是外人,但是從一個關鍵點來看,其實中東會陷入混亂並不令人意外:在中東,民族國家是例外。埃及人約九成是相同人種(阿拉伯人),屬於相同教派(伊斯蘭教遜尼派),具備相同歷史記憶(依賴尼羅河),組成中東地區唯一多數國民相差無幾的國家。伊朗有自己的語言(波斯語)與宗教(九三%的人口信奉伊斯蘭教什葉派),也堪稱民族國家,但是主要種族(波斯人)占總人口的六五%,其餘民族都無法取得政權。

敘利亞主要為阿拉伯人,如上所述,敘利亞也有為數眾多的庫德族人,至於主流教派是遜尼派,但是政府長年由什葉派的分支「阿拉維派」把持。敘利亞還有不少基督徒,外加眾多古老教派,他們在政治上都與阿拉維派結盟。

土耳其全為遜尼派,前身是滅亡已久的帝國,伊斯蘭文化與歐洲文化在此衝突,境內的庫德族人生育率高,也許一或兩個世代以後會躍居多數人口。

普亭的計畫是瓦解油元體系,以減少美國對國際事務的影響力,而要達成目標有賴中東的能源資源。由於他樂見中東的動蕩局面,我們大有必要妥善檢視中東地區三大產油國(產量共占全球二○%)與鄰國的近代歷史。

宗教讓不同國家的人民為心頭大業團結起來攻擊同胞。一個國家裡的遜尼派與什葉派起衝突,很容易引起其他國家的這兩派信徒摩擦對立,簡直無可避免,原因在於雙方不像某些浸信會教派只是對服裝鈕扣數目等細節稍有歧見,而是在根本見解上天差地別,連大原則都南轅北轍,毫無和解空間,誰想調解都會遭到打壓。

敘利亞:牽動美、俄、歐各方布局

遜尼派占敘利亞總人口的七二%,屬於什葉派分支的阿拉維派僅占一一%,但是敘利亞政府是把持在阿拉維派手中,至於什葉派其他分支占七%,基督教派占一○%。遜尼派包括二百五十萬名庫德族人,根據法律,這些人不具公民身分,不得就讀公立學校,也不得工作。全國人口則為二千二百萬。

從敘利亞巴斯黨(沙丘中更嚴酷的法西斯黨)在一九六三年憑政變取得政權開始算起,總統小阿薩德(Bashar al-Assad)家族已統治敘利亞達五十年。其他少數派民眾覺得與其由占多數的遜尼派統治,還不如給阿拉維派統治,可是遜尼派民眾則長年累積了不少怨氣。其它遜尼派政權深表同情,期望看到阿拉維派失去政權,沙烏地阿拉伯尤其這樣希望,至於伊拉克與伊朗這兩個什葉派國家則希望阿拉維派繼續執政,伊朗的盟友俄羅斯也是如此。

這個局面完全與民主無關。占多數的遜尼派長年容忍阿拉維派掌權,因為阿拉維派人數很少,不至於實施太過殘酷的極端暴政。阿拉維派全力緊握政權,因為他們擔心如果遜尼派搶下政權,就會出手消滅他們。極端少數想控制多數,唯有一個策略可行:先採取適度殘暴的統治手段,當面臨挑戰以後,再採取極度殘暴的統治手段。

現任總統小阿薩德是從他父親老阿薩德(Hafez al-Assad)接下總統大位,而老阿薩德在三十年統治期間發動過一次軍事行動,套用英國前外交大臣里夫金德(Malcolm Rifkind)的說法是:「在現代的中東地區,從來沒有任何阿拉伯政府拿出這種無比恐怖的手段,殘酷對待自己的人民。」

一九八二年,老阿薩德派兵到哈馬市鎮壓遜尼派穆斯林發起的抗議行動,整座城市幾乎遭砲火夷為平地,死亡人數超過一萬名,甚至很可能高達八萬名。在哈馬市大屠殺過後的將近二十年間,敘利亞境內沒人敢出聲反對政府。二○○○年,老阿薩德過世,兒子小阿薩德接任總統,答應推動改革,卻光說不做,反倒延續他父親對異議分子絕不寬貸的強硬態度。

敘利亞在名義上是一個共和國,但是政府在過去半世紀宣稱國家處於緊急狀態,隨心所欲逮捕與拘留任何人,警察時常採取嚴刑拷打,數千民眾人間蒸發,異議分子隨時可能消失無蹤。敘利亞軍方聽命於阿拉維派。在「阿拉伯之春」革命運動爆發期間,突尼西亞與埃及軍隊不會聽從上級命令而濫殺抗議民眾,相形之下,敘利亞軍隊知道自己的命運與小阿薩德繫在一起,如果他垮臺,軍隊也會遭殃,因此對他忠心不二,只要他要求對遜尼派民眾下手,軍隊二話不說馬上從命。

敘利亞的民怨在過去二十年逐漸升溫,在二○一一年開始沸騰。

那年稍早之際,普亭認為敘利亞即將爆發內戰,又不確定小阿薩德能否應付,因此試著邀兩邊上談判桌,俄羅斯與美國一併加入。普亭預先訂下兩個規則:第一,俄羅斯與美國平起平坐;第二,無論是敘利亞的未來走向,或是過渡政府的組成方式,完全交由敘利亞自己決定,即使最終決定不符美國的利益,美國也不得干涉。

敘利亞與伊朗走得很近,而且美國必須安撫沙烏地阿拉伯,因此華府回絕這項邀約,反而選擇煽動叛變,資助特定反叛分子。戰事越拖越久,血腥衝突越來越多,美國政府開始面臨更積極出面的壓力。二○一三年,證據顯示小阿薩德以化學武器殘殺數千民眾,歐巴馬(Barack Obama)似乎準備對敘利亞政府發動飛彈攻擊。

普亭不想為此事跟美國槓上,也不想站在一旁任由美國轟炸俄羅斯的盟友。在最後關頭,他提議小阿薩德應放棄所有化學武器,美國則保證不採取直接軍事行動。結果提議獲得採用,歐巴馬並未下令攻擊。這是很漂亮的外交處理。普亭避開跟美國的衝突,同時向阿拉伯世界釋出善意,顯得調停有功。

到底我們為什麼要關切敘利亞這個小國?為什麼美國要跳進來站在其中一邊?為什麼西方世界准許土耳其與敘利亞軍隊在邊境起衝突?

美國關切的原因是敘利亞幾乎直接或間接涉及中東的所有衝突。在敘利亞見得到中東的各種紛爭:遜尼派與什葉派之爭、阿拉伯人與以色列人之爭、波斯人與以色列人之爭、波斯人與阿拉伯人之爭,甚至連基督徒也來加入,與阿拉維派結盟。中東各方勢力在敘利亞都有代表、盟友,以及仇敵,敘利亞牽一髮動全身,足以影響各國局勢,包括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以及各波斯灣產油國等。

首先最重要的是,敘利亞與伊朗和黎巴嫩真主黨結為聯盟,這三個什葉派勢力先天上敵視沙烏地阿拉伯與其他遜尼派勢力,還為了個別原因而憎惡以色列與西方世界。這個聯盟攬了很多事情,他們既提供資金與武器給加薩的哈瑪斯,也提供資金與武器給黎巴嫩真主黨。哈瑪斯與真主黨的領土都與以色列接壤,對以色列恨之入骨。真主黨會派兵到敘利亞境內協助鎮壓反抗分子,伊朗亦然。

俄羅斯自有關切敘利亞的理由。

其中一個理由是敘利亞的第二大港口塔爾圖斯。阿拉維派政權讓俄羅斯海軍使用塔爾圖斯的海軍基地,這是俄羅斯在前蘇聯地區以外唯一掌握的軍港,因此俄羅斯支持阿拉維派政權,每年出售一億五千萬美元的武器給敘利亞,派遣軍事與技術顧問協助維護武器,並將使用武器的方法傳授給敘利亞士兵。

二○一四年一月,普亭與小阿薩德展開更密切的合作,提供坦克、監控器材、雷達、電子作戰系統、備用直升機、無人戰機與制導炸彈,還宣稱武器出售只是某個長期商業協議的一部分。俄羅斯也可能協助敘利亞建立空防系統。如果敘利亞確實擁有這些系統,無論西方世界想封鎖敘利亞空域,或是對小阿薩德當局採取處罰性空襲,都必須耗費更多時間與金錢。假如俄羅斯人員確實涉入其中,這類處置將冒極大風險,任何俄羅斯人員的傷亡都可能對地緣政治帶來難以預估的後果。

當然,能源利益也有關係。

首先是石油開採。二○一三年十二月,俄羅斯聯合油氣公司與敘利亞石油部簽下九千萬美元的合約,在敘利亞一片約二千二百平方公里的海濱區域探勘與開採石油。

更重要的利益是,敘利亞處在中心地點,一邊是盛產能源的中亞與中東,一邊是亟需能源的歐洲市場。如果小阿薩德垮臺,新政府也許會同意讓卡達便宜的天然氣經過敘利亞境內輸送到地中海,從而削弱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對歐洲天然氣市場的掌控程度。

最重要的是,敘利亞深深影響中東情勢。普亭是在弈棋,知道只要在敘利亞下對棋子,就足以影響整塊區域裡的任何一個產油國。此外,在俄羅斯看來,伊斯蘭教是內戰衝突與恐怖主義的源頭。俄羅斯政府傾向反伊斯蘭主義者,始終審慎關注土耳其境內高漲的伊斯蘭主義浪潮。普亭認為保護小阿薩德的政權,等於保護俄羅斯的國家安全。

俄羅斯不希望小阿薩德政權在內戰中敗陣,倒不在乎戰事延續多久。這場仗打越久,任何通過敘利亞的管線興建計畫就延宕多久,普亭能趁機多建幾條輸氣管,加深歐洲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程度。此外,這場仗打越久,俄羅斯就能賣越多武器給敘利亞,這是俄羅斯能從中東任何問題裡得利的另一個例子。

俄羅斯的南方輸氣管即將完工,之後能從俄羅斯輸送天然氣到義大利(途經黑海、羅馬尼亞與希臘)。跟北方輸氣管一樣,南方輸氣管繞開烏克蘭,省下所有相關麻煩。南方輸氣管的主要競爭對手是計畫中的跨安納多利亞輸氣管,這條輸氣管預計貫穿土耳其,讓亞塞拜然沙阿丹尼斯天然氣田裡的大量天然氣得以輸往歐洲。

敘利亞仍在內戰,有時戰火波及土耳其境內,因此跨安納多利亞輸氣管的興建工程難有進展,而且之後普亭會出手讓亞塞拜然難以把天然氣輸往南歐。

普亭很希望小阿薩德繼續掌權,美國則很想讓他垮臺。美國長期以來意圖削弱什葉派聯盟,從而降低伊朗對沙烏地阿拉伯的威脅程度。

為求破壞什葉派聯盟,美國得暗中介入敘利亞內戰。美國中情局坐鎮土耳其南部,協助盟友(主要是沙烏地阿拉伯)決定哪一個敘利亞反抗勢力能歸為友方,並且獲得武器與物資,再由土耳其、沙烏地阿拉伯,以及卡達替補給品出資,華府就能否認有提供武器給叛軍。

這項作業必須順帶討好某些特殊組織,例如敘利亞的穆斯林兄弟會,但是至少美國極力避免提供武器給更棘手的勢力,例如蓋達組織、努斯拉陣線,以及遜尼派叛軍「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度」,後者想把整塊區域變成哈里發國。這些組織都把經歷過伊拉克戰爭的厲害老兵找來加入混戰。

對華府與媒體而言,重點是把俄羅斯描繪為敘利亞混戰的禍首,普亭則是殘酷無情的獨裁者,才會跟半斤八兩的小阿薩德站在同一陣線。然而,敘利亞的實際情勢比這更錯綜複雜。

美俄兩方在敘利亞內戰上都如履薄冰。美國賭在小阿薩德的敵手身上,但是如果他們真的掌權,難保不會比小阿薩德更加棘手難纏;普亭既要對阿拉伯世界展現善意,又要支持多數阿拉伯人與遜尼派厭惡的什葉派獨裁者。

書籍介紹

石油與美元:未來10年影響你生活與投資布局的經濟武器》,先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馬林・卡祖沙(Marin Katusa)

石油牽動全球政經局勢,左右大眾的投資布局與物價漲跌。國際貿易與能源交易以美元進、美元出,人人需要石油,因此人人需要美元。若美國不再獨霸,未來石油交易也無須透過美元計價與結算,美元還能繼續強勢嗎?一場更冷的冷戰正在醞釀,武器是油井、天然氣、相關工業、輸送管線,以及港口建設。本書帶你看清真相,剖析看似互不相干的國際大事件,實際上環環相扣,處處有陰謀與玄機!

本書作者為知名能源投資策略專家,從地緣政治的角度,觀察美、俄、中東、中國、歐洲等國之間縱橫捭闔的手段,分析當前全球能源市場的新變局。當各國逐漸失去對能源市場的掌控,經濟與生活將會遭遇前所未有的重大衝擊,該如何亡羊補牢與規畫投資方向?

getImage
Photo Credit: 先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