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改研究的利益衝突問題,應如何改善?

基改研究的利益衝突問題,應如何改善?
Image Credit: Visual Generation /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項研究顯示,跟基因改造有關的研究結果受利益衝突影響,得到較多有利結果,作者建議一個新制度,讓農業科技公司可提供研究經費之餘,又能避免研究人員有利益衝突。

基因改造作物的一大爭議,在於商業利益或會凌駕科學,這並非杞人憂天,畢竟歷史上的確出現類似例子︰煙草商曾經嘗試收買科學家、利用公關伎倆散佈對「吸煙增加患肺癌風險」這個科學結論的懷疑;又或是石油公司早知道氣候變化的影響,卻贊助宣揚否定氣候變化的研究員及團體。

另一方面,對於生物科技範疇的研究人員而言,單靠政府或獨立組織的資金,不足以應付研究經費,而且對於生物科技產品的安全及效用研究,研發產品的公司亦有一定責任。

關於研究的研究

三位法國農業研究院(INRA)研究員近日在開放式期刊《PLOS ONE》發表論文,提出基改研究利益衝突的潛在問題,以及改善方法。即使利益衝突本身並非研究上的不當行為(如偽造數據、操縱研究資料等),但可能會影響分析結果,因此應當申報。

作者首先搜尋過往的相關研究,他們只能找到兩項,在兩篇研究中有利益衝突的論文比率相約,但結論不同︰一篇認為對並非基改研究的嚴重問題,另一篇作者則警告利益衝突可能成為問題,因為跟研究結果有顯著關連。然而前一項研究的作者本身有利益衝突,而後一項研究只針對94篇論文,數量較少,結果亦指財政上的利益衝突本身跟研究結果。

因此他們今次希望能夠更進一步調查利益衝突在基改研究的情況,分析了672篇論文,論文主題為Bt作物的功效及耐久性。Bt作物是一種基因改造作物,能夠釋出Bt細菌(Bacillus thuringiensis)的毒素,從而殺死昆蟲——Bt細菌也是有機農業會使用的其中一種殺蟲劑。

論文分析

今次研究中,作者只考慮跟基改農業公司的利益衝突,因為容易區分這些公司的最佳利益(研究結果傾向支持作物)以及容易偵測——作者跟基改作物公司有關,或者部份資金來自有關公司。搜尋到有關論文後,作者根據論文的標題、撮要、結論及整體語調去判斷論文是對基改作物「有利」、「中立」抑或「不利」。

分析論文後,作者發現有約兩成論文有最少一名作者來自基改作物公司,但僅得7%論文包含利益申報。而在提供資金來源細節的524篇論文中,29%提到有來自基改作物公司的資金。將兩項數據結合後,有4成論文出現利益衝突。

GMO_COI1
利用研究數據所製作之圖表,數字代表研究數量。
GMO_COI2
將同一組數據以不同方式呈現。

作者發現,沒有利益衝突的論文中,有7成研究Bt作物的耐久性、3成研究功效;而有利益衝突的論文,兩個議題的數目相約。以題目區分的話,功效研究有6成出現有利結果,而耐久性則只有3成,是影響結果的最顯著因素。

分析亦顯示,有利益衝突的論文出現有利結果的機率較高,在功效研究方面增加26%,在耐久性方面增加50%。但主要作者的身份(是否屬於基改作物公司)對研究結果的影響統計顯著性不足。論文指出,這個分析模型顯示利益衝突對研究結果有間接的關聯。

因果關係

那麼,利益衝突就是導致更多有利結果嗎?這方面我們需要小心理解分析。正如上述警告利益衝突會影響研究結果的論文所言,利益衝突本身不代表研究人員有操守問題,但可能會導致研究結果有不恰當的影響。

作者詮釋數據指出,部份觀察利益衝突可能源自有利結果,而非相反——例如,在研究獲得結果後,可能會修改作者名單或贊助,因為基改作物公司未必希望列在不利結果的研究中,另一方面,研究人員得到有利結果後,可能會建議基改作物公司的研究人員成為共同作者。

另一方面,利益衝突亦有可能對致更多有利結果。例如,基改作物公司可能更支持功效研究,間接增加研究的有利結果(因為功效研究有更多有利結果);又或是對基改作物公司不利的數據,可能會較難出版。

研究限制

論文提到,今次研究有若干限制,例如他們的研究範圍僅限於Bt作物的功效及耐久性,未有研究基改作物的其他面向,例如對環境、健康方面的影響。

其次,他們只關注有關論文作者的一個身份——是否受僱於基改作物公司,然而他們可能跟基改作物公司有其他關係,例如是其諮詢委員、顧問、專利共同擁有者之類,這些身份亦可能對研究結果有影響。作者解釋,他們未有考慮其他身份,是因為通常不會在論文中匯報,而今次研究涉及超過千五名作者,難以逐一詳細調查。

此外,作者提到他們只關注跟基改作物公司的關係,但未有考慮例如綠色和平、有機消費者協會等反基改組織。他們估計,研究結果跟這些組織的利益衝突會有相反現象,不過他們未能測試這個假說,因為今次研究中未有找到有關的利益衝突。

最後,今次研究只專注於財政上的利益衝突,其他類型的利益衝突,例如作者個人信念、意識形態等同樣會對研究結果有顯著影響,不過難以發掘及評估。他們相信,如果能夠克服上述限制,研究會得到相同性質的結論。

制度上可怎樣改善?

在論文末段,作者針對利益衝突的問題作出一些政策建議。科學期刊應強制作者申報利益,但這還不夠,作者引述另一篇關於醫學利益衝突的文章指出,利益申報或會導致兩種偏誤︰申報者感到要再誇大效用來取信於人,而受眾對所聽到的說話「打折扣」不足。

與此同時,作者認為基改作物公司是有關研究的受益者,亦有責任研究其產品對環境及健康的影響,所以最好能提供部份資金。他們認為,可以設計一個間接資助研究的制度,讓產業贊助研究之餘,又能盡量減少利益衝突︰基改公司及政府、其他組織等把資金給予一個獨立機構軀理,而研究人只鈉孑中2要向這個機構申請經費,由一個獨立科學委員會審批。

他們指出,在這個制度下,研究人員跟基改作物公司沒有直接互動,從而避免上述兩種利益衝突,令研究結果跟公司利益無關。論文未有提及的另一個好處是,由於研究人員需要申請經費,該獨立機構可以同時記錄研究,從而降低學術期刊可能出現的出版偏差(publication bias)。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