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多不代表真理 向照亮黑暗時代的「少數」致敬

人多不代表真理 向照亮黑暗時代的「少數」致敬
Photo Credit: Nasjonalbiblioteket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Nasjonalbiblioteket CC BY SA 2.0

一天友人向我慨嘆,說在工作推行改革時遇到很大阻力,連少數「派」也湊不夠,好像只有一個人在戰鬥。我除了鼓勵他,還對他自覺身為少數,很感興趣 。

少數是什麼?

先說一個故事。清末一位男子在英國居住時寫下兩萬字的日記,寄回祖國刊登,告訴自以為身居天朝的國人:你們認知的世界,其實都錯了。結果朝官彈劾他、朋友批評他、鄉里厭惡他,先行者的探索沒有帶來喝彩,得到的卻是「二心於英國」「中洋毒」「未能事人焉能事鬼」的冷嘲熱諷,連家鄉的房子也差點被拆掉。但在著作被查禁、同胞還傲慢地戴著「犭」的濾鏡看待外國時,他對改革國家的希冀,始終沒有改變。

這人就是郭嵩燾,中國第一個駐外公使。他這般不尋常的經歷,把少數的境況際遇,很好的演繹出來:

多數喧囂吵鬧,少數自斟自飲。

多數贏得選舉。少數懷有真理。

多數是大夥一起幹,少數千山我獨行。

少數更是個人的抉擇。你可以力排眾議,或是與大伙同流。一旦決定當那少數,就踏上了孤立的小島,背著汪洋,左右無人,只有凝固在眼眸的信念,能讓你依傍、借力;沒有人為你鼓掌,自己為自己鼓掌。

易卜生劇作《人民公敵》主人翁斯鐸曼醫生說:「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的手裡」,可是握在手裡是一回事,把它喊出來則是另一回事。實踐的時候,一旦觸動了庸俗群眾的神經,便要和遠遠大於自身的百分比作戰。這樣的奮鬥歷程,注定是擇善固執的、艱苦卓絕的、雖天下人吾往矣的。

匈牙利醫生塞麥爾維斯(Ignaz Semmelweis)提倡以洗手消毒來處理產婦感染,卻被當時的醫學界排擠、被逐出維也納;到這方法挽救了無數生命時,他已慘死在精神病院。這是何等孤高、何等悲壯!

多數人的暴政(Tyranny of Majority)之於現今的民主體制,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卻投票幹掉少數。這現象不止於政治層面,郭嵩燾和塞麥爾維斯的故事告訴我們,人世間的歧見爭端,勢孤的總會被排擠、被流放、被消滅、被遺忘。他們卻以自身的氣節,為少數立下了模範:結局雖然慘淡,卻沒有失敗 。旁人只看見他們被擊倒在地上,卻看不到那冒汗的手心,早已牢牢抓著甜美的果實。

我脫帽敬禮,向那偉大的「少數」。願孤身踏征途的朋友,能昂首不屈,挽狂瀾於既倒!

編按:易卜生劇作《人民公敵》故事發生於挪威一個沿海小鎮,斯鐸曼是一名很受歡迎的醫生,他和擔任市長的哥哥共同負責在小鎮發展溫泉浴場的計劃。斯鐸曼醫生發現市內的製革廠污染溫泉的水源,而且引致旅客患上嚴重的疾病。他立即將一份詳細的報告發送給市長,卻想不到向官方反映問題的困難,而且因為事件會破壞小鎮的經濟,他們亦不願意向公眾公布事件和解決問題。隨著衝突接踵而來,市長警告他的弟弟,應該服從大部份人的想法。斯鐸曼拒絕,並舉行市民大會以說服市民支持關閉溫泉浴場。

相信浴場會帶來財富的市民拒絕接受斯鐸曼的說法,甚至是之前支持他的朋友和盟友,亦轉而反對斯鐸曼。他被市民奚落和指責,甚至被人斥責為瘋子,成為了人民公敵。斯鐸曼分別對維多利亞時代公眾的見解,以及民主的原則兩者嚴厲指責,他表示在對與錯之間,個人比容易被煽動的大眾更有判斷力。斯鐸曼以一句:「世上最強的人,就是那個最孤立的人。」總結了易卜生對群眾的斥責。(來源:維基百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梁漢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