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普京:特朗普上台後的美俄關係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普京在《國際商業時報》與俄媒的訪談內容,實際上是關於俄國的地緣政治和聯合國決議的看法,整篇內容未出現過「台灣」一字。但從受訪內容來看,普京確實是對特朗普多有期待的。他究竟在打什麼算盤呢?

文:Yian Chou(理想主義的朋友,現實主義的信徒,永遠對未來充滿期待。)

前陣子,台灣人或許因為蔡英文和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一通電話歡欣鼓舞,甚至連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也稱讚特朗普是個聰明人,似乎在特朗普上台之後,台灣在國際上的能見度隨著一通十分鐘的電話水漲船高,連俄羅斯如此遙遠的國家都隔岸一夕知曉?

媒體陷阱

這篇取自於《國際商業時報》(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s)的報導:〈普京稱讚特朗普是個聰明人,並在台灣爭議上支持他〉(Putin calls Trump a smart man and backs him on Taiwan controversy)很快被台灣媒體引用,使得台灣人對於「普京稱讚特朗普」和「支持川英連線」(特朗普與蔡英文連線對話)做出連結,得出普京對於川蔡連線有好感的表象。實際上,這篇報導的第一手採訪是《俄羅斯獨立電視台》(НТВ)的報導。通篇內容多是關於俄國的地緣政治和聯合國決議的看法,比如說科索沃和敘利亞戰爭的問題。整篇內容其實沒有出現過「台灣」一字。

普京在這篇報導中,是暗示藉由美國新總統不同的外交立場,美、俄雙方或許對敘利亞以及其他問題有談判解決的契機。因此,美國媒體可能以時間上的相關性,在報導標題上將之與台灣作出連結。這一方面是媒體的責任,也是閱聽人的責任──媒體對於事件之間的連結,可能造成受訪者和文意之間的差距;而閱聽人則需要反思,所謂盡信書不如無書,道理在於此。

普京的算盤

但從普京受訪的內容來看,他確實是對特朗普多有期待的。畢竟美、俄關係自上個世紀50年代以來,便是全球外交的主要劇本。雖然在1990~2000年間,因為蘇聯解體而使得兩國關係對世界局勢的影響漸弱,但在普京上台,俄羅斯再次發展,加上美國對俄羅斯外交態度漸趨強硬的影響下,美、俄之間的關係再次受到注目,甚至比美、中關係對世界更有能見度。

  • 一、科索沃問題

科索沃(Kosovo)是前南斯拉夫聯邦的一個自治省,其主體民族為信奉伊斯蘭教的阿爾巴尼亞人(Albanians),被其他信奉東正教的塞爾維亞人包圍。由於自治省的地位不如加盟共和國,在憲法中沒有自由退出聯邦的權力,因此在1992年之後,南斯拉夫因為各加盟國之間的獨立問題爆發內戰時,科索沃的自治權不受到其他加盟共和國注意。1996年,科索沃人為了爭取自由,而與南斯拉夫的主導國──塞爾維亞(Serbia)展開內戰,並至1999年成為聯合國託管地。

直到2008年,科索沃正式發表獨立宣言,宣稱建國,使得原本的主權所有國塞爾維亞不滿。多民族組成的俄羅斯也因擔心科索沃獨立,會引起境內少數民族對獨立的渴求,因此拒絕承認科索沃獨立。至今,以俄羅斯為首的的大部分前蘇聯國家與多民族國家,仍然拒絕承認科索沃的實質獨立狀態。

  • 二、格魯吉亞問題

格魯吉亞(Georgia)原為前蘇聯的加盟共和國之一。著名的蘇聯總書記史達林(Joesph Stalin)也是來自格魯吉亞。其境內在蘇聯時期也有少數民族奧塞梯人(Ossetians)和阿布哈茲人(Abkhazians)在1991年蘇聯解體後尋求獨立。因此,在格魯吉亞境內有兩個實際獨立的政治實體──南奧塞梯共和國與阿布哈茲共和國。

與2004年格魯吉亞選出親美的總統薩卡希維利(Mikheil Saakashvili)之後,一直表現出對加入歐盟與北約的企圖心,使俄國感到不滿。2008年,格魯吉亞突然進攻少數民族奧塞梯人,使得俄國以破壞其他國家領土完整為由進攻格魯吉亞。在戰爭結束後,俄羅斯與格魯吉亞斷交,並承認阿布哈茲與南奧塞梯的主權。此舉也被歐美國家譴責。

Georgia,_Ossetia,_Russia_and_Abkhazia_(z
Photo Credit:Ssolbergj, User:PhiLiP CC BY-SA 3.0
格魯吉亞(格魯吉亞)現狀。最上為俄羅斯,左邊斜線區域為阿布哈茲共和國,中間斜線部分為南奧塞梯共和國,兩地原皆屬於黃色部分的格魯吉亞。
  • 三、克里米亞與烏東問題

克里米亞(Crimea)是位於黑海的一個半島。為歷史上克里米亞汗國的根據地,亦是東正教與伊斯蘭世界的交會點,係鄂圖曼土耳其的屬國,並屢次與莫斯科公國發生戰爭。18世紀之後,俄羅斯帝國強大,多次向鄂圖曼土耳其發動戰爭,將克里米亞納入版圖。蘇聯時期,由於烏克蘭與俄羅斯同屬蘇聯體制,赫魯雪夫(Nikita Khruchshev)便將克里米亞劃入烏克蘭內。至此埋下俄、烏克里米亞問題的種子。

2013年底,烏克蘭群眾因不滿總統亞努柯維奇(Viktor Yanukovych)欲加強與俄羅斯的關係,在首都基輔爆發群眾示威抗議,使得總統遭到國會罷免,逃亡至俄羅斯。普京對於烏克蘭新政府的親歐政策感到不滿,遂於2014年以保護僑民為藉口,出兵克里米亞,並在俄軍的監視下完成退出烏克蘭與加入俄羅斯公投。至今,莫斯科維持對克里米亞的實際統治,使美國支持之親歐烏克蘭政府不滿,也使得美、俄關係破裂。

同時,由於史達林時期的移民政策,使得烏克蘭東部的住民以說俄語的俄裔民族為主,自然對俄羅斯有較深的情感。烏克蘭新政府就任之後,烏東居民不滿政府的親西方與去俄羅斯化政策,盧干斯克(Luhansk)與頓內次克(Donetsk)遂逕自宣布獨立,並與烏克蘭政府軍發生內戰。雖宣稱為民兵,但諸多證據顯示,俄羅斯以人道救援物資的名義,將俄製軍火送至烏東支援反抗軍,使得美國對於俄國干涉烏克蘭內部事務更為不滿,並且發起針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

AP_456565164643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2014年1月,基輔,佔據烏克蘭司法部大樓的示威者。
  • 四、敘利亞內戰

中東歷史悠久、民族複雜,一直都是現代世界的火藥庫。自上個世紀與以色列的連續爭戰之後,伊斯蘭世界的內部紛爭更顯白熱化。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使敘利亞群眾對於民主改革寄予希望,遂對阿薩德政府進行示威抗議,要求總統下台。示威得到美國與西方的支持,形成與政府軍對立的武裝團體──自由敘利亞軍(Free Syrian Army)為首的反對派。

北約以人權理由支持反對派,並對阿薩德政府控制區域展開空襲。俄羅斯自2015年則因為反對破壞敘利亞境內秩序為由,援助政府軍。敘利亞情勢由於俄國的大力援助之下,原本對政府軍漸趨不利的戰事又成渾沌。敘利亞戰場由伊斯蘭內部教派以及少數民族的衝突,逐漸演變成美、俄之間的大國支援之區域戰爭。

而這些問題,基本上背後的主要角色都以美、俄為主,頗有美、蘇冷戰期間局部衝突的味道。而俄國經濟也因為石油價格,以及奧巴馬對俄國的強勢制裁而陷入停滯,因此就特朗普的上台來解決兩國在世界各個角落的衝突,是普京目前於外交上的首要任務。

中國的虎視眈眈

中國的崛起,也是美、俄進一步深化合作的主要原因。中國在習近平上台之後,外交路線一反胡錦濤時代的和平崛起策略,開始對國際事務伸出觸角。起初僅限於經濟和區域合作,例如非洲及中亞的基礎建設開發和投資、上海合作組織與亞投行的設立等等(註一)。引起美國的注意。最近,中國對日本、韓國和南海問題採取更強硬的外交手段,使得美國警覺。

俄羅斯雖在普京的第三任期(2012)之後,明顯改善與中國的關係,例如雙方的能源與基礎建設合作、文化流行等等。但都不能掩飾俄羅斯對中國的疑慮。由俄羅斯寧願多次尋求日本、韓國意願,也不願意開放中國參與遠東開發計畫,以及對中國的有限軍售便可略知,俄、中友誼並不建立在互信的基礎上。

RTX2RIYC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美、俄的新契機

首先俄國便對美國釋出善意。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俄羅斯官方媒體便不斷釋出,俄羅斯人對於特朗普比希拉莉(Hillary Clinton)更有好感,甚至疑似透過網路攻擊,揭露希拉莉醜聞。特朗普也稱讚普京是個好的領導者,為兩國日後的關係開啟新的契機。

在選舉結束之後,普京除了表達對特朗普的祝福之外,也稱讚特朗普是個聰明人,嫻熟外交要領,並說已經準備好與特朗普會面協商以上問題的解決途徑。第二是日俄關係的好轉。日俄關係由於北方四島問題,一直得不到合作的契機;雙方元首已經11年未進行會面,日本甚至還參加了對俄的經濟制裁。特朗普贏得選舉之後,俄國有意與美國合作的前提下,普京首先選擇與美國在太平洋第一島鍊的日本舉行會晤,並且針對經濟發展和安倍晉三展開雙方合作討論,與美國修好的目的,其實已有實際行動。

而美國如何因應?由於目前仍然為奧巴馬執政,所以對於美、俄關係仍然維持現狀。但日前美國新政府行政團隊大致底定,由提勒森(Rex Tillerson)出任下任國務卿。提勒森為美商艾克森美孚執行長,為美國能源產業龍頭,並且與普京保持良好私交。此舉也被視為特朗普對於普京投桃送李的象徵。在他上台之後,美、俄關係勢必發生改變。

未來觀察

未來對於美俄關係,有幾個可供觀察的事件:

  • 一、普京連任之路

普京於2000年當選總統之後,除了2008-2012因為俄羅斯憲法中的總統連任限制,由其總理梅德維杰夫(Dmitri Medvedev)擔任總統,而2012年以後,普京再次回任總統,並且修改憲法,將總統任期改為六年。也就是說,2018年,俄國將舉行總統大選。屆時可以觀察,特朗普在普京競選期間對於俄羅斯的發言與行動,以此確認美、俄之間的外交關係。

  • 二、經濟制裁

俄羅斯經濟由於油價與制裁雪上加霜。對美國而言,俄羅斯不是名列前茅的貿易夥伴國家,但是歐盟國家與俄羅斯的經濟往來較多,使得經濟制裁對於歐洲國家的經濟也出現負面影響。可以觀察特朗普上台之後,是否會取消針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

  • 三、烏東問題與敘利亞

接下來便是美、俄問題的核心──敘利亞與烏東問題。到時是否藉由談判停火,以雙方互相讓步的方式,達成連俄制中的目的,也是美、俄關係的重點項目。筆者認為,特朗普可能會以承認克里米亞公投的有效性,換取俄軍自敘利亞戰場中撤軍,或是一起以伊斯蘭國為打擊目標,作為其條件。


註解:

一、中國多次以協助友邦基礎建設為由,在建設過程中運送大量中國勞工至該地,型成以中國人為主體,獨立於該國文化之外的聚落。此種現象多發生在非洲中南部及中亞等美、俄權力真空之地,引起美國學者批評其為中國式的新殖民主義,也引起各國疑慮。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