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助斯諾登難民 搬屋後遭拒發津貼

Vanessa 及 Ajith 早前出席電影《斯諾登風暴》的特別放映。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有在港尋求庇護者其實都面對同一問題︰審批過程緩慢以致等待時間長,前路茫茫,期間只能靠微薄津貼過活,亦無法工作。

斯諾登在港期間,Vanessa Rodel是其中一位收留他的尋求庇護者。在他逃避記者以至全球目光期間,行蹤一直成謎,直到離港3年後,今年9月初這個秘密才公之於世。

Vanessa是位尋求庇護者,跟母親及女兒同住,法例禁止她們工作,3人每月只能夠依靠香港國際社會服務社(ISS-HK)的津貼生活——包括每人1500元住屋津貼、1200元食物券、300元水電費及240元交通費。

搬離劏房租金多$200,遭拒發津貼

據協助Vanessa的律師Robert Tibbo轉述,在10月初,Vanessa向ISS-HK表示希望搬家,新居租金增加了200元,由4500元增至4700元,但ISS-HK拒絕支付這多出來的租金和按金。當時她們三人住在劏房,但同屋另一個劏戶由數名妓女合租,長期有男性顧客進出。Tibbo認為,ISS-HK不應在明知道該處的環境下,仍要求Vanessa及她4歲半的女兒居於原址。

據稱當時ISS-HK亦有問到關於收留斯諾登一事,而Vanessa則要求ISS-HK向她的律師(即Tibbo)查詢,不久後ISS-HK就向Vanessa表示拒絕支付津貼。

ISS-HK在回覆本網查詢時指否認指控,表示Vanessa一家一直收到ISS-HK提供的固定金額,而她亦知道在現有政策下,一旦開支超出這個金額後,其餘費用需要由她自己負責。ISS-HK又指Vanessa未有或拒絕跟房東商討如何支付多出來的電費,使ISS-HK未能收回為Venessa支付的按金。

不過Tibbo表示,Vanessa的房東一直未能出示正式的電費單,她亦需要跟鄰房分擔同一張電費單,因此她拒絕支付比ISS-HK津貼金額多出來的費用。就此本網曾向ISS-HK查詢是否有任何文件(例如是電費單)可證明ISS-HK的說法,然而未獲任何回應。

R0085064
Robbert Tibbo
先簽協議才可取副本?

10月初的會面後,ISS-HK表示希望Vanessa留在原來居所並支付電費,但Vanessa回應指她要離開,ISS-HK則指她應該跟房東商討(關於她的居住環境事宜)。Tibbo說︰「這些情況下,ISS-HK有責任代Vanessa及其女兒介入事件,但他們沒有這樣做。」Vanessa搬出後,ISS-HK甚至曾拒絕為她付新房租,連原有的房屋津貼也沒有。

Tibbo表示,11月初當Vanessa到ISS-HK處時,被要求先簽署協議方可獲得津貼,然而這意味着她需要放棄爭取權益。Vanessa希望取得一份副本跟律師商討,但ISS-HK拒絕,並指她簽署後才會取得副本。

ISS-HK回覆查詢時表示,那是「每個月每位服務使用者」均需簽署的合約,而所有人簽署時都要更新資料、確認地址,只能在簽署後才可以提供副本。不過再追問無法提供合約副本給當事人帶走供律師過目,ISS-HK僅指那是一向做法,未有再作解釋。

Tibbo則指ISS-HK的解釋完全不合理,並指假如尋求庇護者簽署合約,合約就會被ISS-HK用作拒絕為他們提供全面生活所需開支的理由。

津貼微薄,入不敷支

根據政府提交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的文件,自2014件年2月起,每名免遣返聲請人可獲得的津貼如下︰

  • 住屋:每名成年聲請人的租金津貼增至每月1500元;另提供最高3000元或相等於兩個月租金金額(以較少者為準)作租金按金,及最高750元或相等於半個月租金金額(以較少者為準)作物業代理費用;
  • 食物:每名聲請人的食物津貼預算增至每月1200元;
  • 公用設施:每名聲請人津貼增至每月300元;及
  • 交通津貼:按聲請人的居住地點及慣常車程數目,每名聲請人的交通費用增至每月200至420元不等

然而這些津貼遠遠未能為尋求庇護者提供基本生活需要,Tibbo以另一曾協助斯諾登的尋求庇護者Ajith為例,津貼遠遠未能應付他的租金(2700元,只獲1500元)、交通(約700元,只獲230元津貼)、食物(2000元,只獲1200元食物券)等開支。

此外,Ajith的家人不在香港,需要以長途電話聯絡,他每個月的電話、網絡費用約450元,而ISS-HK則未有提供任何津貼——他亦需要以電話跟律師、入境處等聯絡。2006年提交酷刑聲請的Ajith,10年來亦未有獲得任何津貼去買衣服。

網上籌款

在10月初,Tibbo發起網上籌款,希望為4位曾收留斯諾登的尋求庇護者及其家人籌錢,應付生活所需——包括Vanessa女兒上學的開支。現時有682人捐款,暫時籌得超過2萬4千歐元(近20萬港元)。

早前受訪時,斯諾登不忘提醒全世界他們仍然等待庇護。他說︰「這些人每天起來都面對悲劇及迫害,每晚全家就睡在一張單人床上。即使他們身無分文,依然願意冒險去做正確的事。」

斯諾登以及在電影《斯諾登風暴》中飾演他的男星哥頓利域(Joseph Gordon-Levitt)分別在其Twitter及Facebook上,呼籲人們捐款支持這些冒險幫斯諾登的家庭。

近日Tibbo透露,ISS-HK似乎有意把Vanessa的個案「特別處理」,從而解決紛爭。然而Vanessa、Ajith等人面對的問題,其實也是所有在港尋求庇護者要面對的問題︰審批過程緩慢以致等待時間長,前路茫茫,期間只能靠微薄津貼過活,亦無法工作。

相關文章︰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