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另類右翼」會議片段外洩 講者呼「特朗普萬歲」 台下有人納粹敬禮

美國「另類右翼」會議片段外洩 講者呼「特朗普萬歲」 台下有人納粹敬禮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早前一個極右智庫在美國首都舉行年度會議,外洩的影片顯示演講內容充滿白人至上主義思想,台下更有人作納粹敬禮。

當選美國總統的特朗普立場接近極右,他網上獲得不少傾向白人至上主義、仇視女性的「另類右翼」(alt-right)支持者也是公開的事實。

另類右翼崛起

最近獲特朗普委任為候任白宮策略長與總統顧問的Stephen Bannon,曾任媒體《Breitbart News》的執行董事,也是特朗普的競選團隊經理。自Bannon接手後,《Breitbart News》吸引大量另類右翼的讀者,他更稱該網是「另類右翼的平台」。

AP_162336662414112
Photo Credit: Gerald Herbert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Stephen Bannon

另類右翼就是重新包裝的極右。極右智庫「國家政策研究所」(National Policy Institute)的主席Richard Spencer提出了「另類右翼」(alternative right)這個名字,該智庫亦以學術包裝各種白人至上主義的意識形態。

另一方面,另類右翼於近年於網上——主要是匿名討論區如4Chan、Reddit等——透過各種惡搞及網絡欺凌的手段,逐漸壯大聲勢。

另類右翼智庫年度會議

早前「國家政策研究所」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舉行年度會議,不少另類右翼參與其中。《The Atlantic》入場偷拍,並發放了部份片段——該媒體將於12月發放關於Spencer的記錄片,這片段僅是其中一部份。

影片中可以看到Spencer在台上演說,並高呼「特朗普萬歲!人民萬歲!勝利萬歲!」同時台下不少人站立歡呼鼓掌,甚至有人作納粹敬禮。演說中Spencer批評主流媒體,甚至指應用德語「Lügenpresse」指稱——意思是「說謊的媒體」,納粹黨當年用這個字來攻擊不忠於該黨的媒體,近年於德國新納粹團體復興,後來傳至美國極右和另類右翼,呼應特朗普對美國媒體的攻擊。

讓美國重新變白?

他甚至批評自由派(影片經剪輯,按上文下理估計)「可能不是人,而是受到黑暗勢力控制的傀儡(Golem),只會覆述John Oliver(電視台名嘴)昨晚的論點」,又指「成為一個白人,需要奮鬥、戰鬥、探險及征服」「我們(指白人)沒有剝削其他族群,他們存在我們沒有獲得任何好處,他們需要我們而非相反」(明顯忽略美國蓄奴的歷史)。

vlcsnap-2016-11-22-11h34m12s56
The Atlantic 影片截圖
Richard Spencer 正在演說

如果覺得以上說話未夠極端,不妨再看Spencer以下這些話︰「我們(白人)不是命定要向一些有史而來最卑劣的生物(some of the most despicable creatures to ever populate the planet)懇求道德上的確認」「對我們(白人)而言,要麼征服要麼死亡」。

Spencer在演說中又強調美國以往是個白人國家,因此應由他們(白人)所繼承——當這些人聽到特朗普的「令美國重新強大」口號,自然會理解成讓美國「重新變白」。

真正身份?

《The Intercept》記者在記者會上問Spencer︰「你說無文件移民的後代應該『回家』,但他們很多人沒有其他的家、一直都在這兒(美國)生活,你想他們怎麼辦?」Spencer說︰「他們可以跟家人『回家』。他們可以營造一個更適合他們身份的家和地方。」

記者追問︰「對於這些人——可能曾參軍,有很多人是這樣——你想他們就這樣離開國家,到別處生活?」Spencer則指他們可以「再次回家」並「跟他們的傳統和身份重新連結」,記者質疑︰「這是他們的家,這是他們的傳統和身份,他們在這兒出生,還會有甚麼其他傳統和身份?」

Spencer則指他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你可以跟『真正的你』重新連結(you can reconnect with who you really are)」顯然暗指這些在美國出生的移民後代有「真正的本質」。記者問︰「種族上?」Spencer直認不諱︰「是,我指重新連結真正身份,對一個墨西哥裔美國人而言就是在墨西哥,對非裔而言就是在非洲。」

他顯然忽略了,有不少非裔美國人的祖先被殖民者捉到美國做奴隸,然後在該處落地生根。這種「真正身份」背後,根本就漠視了美國的多元背景,按Spencer的說法,近日有歷史學家發現特朗普的祖父在巴伐利亞王國出生,後來因為未有服兵役及辦好離境手續而被要求離開,特朗普是否又應該回到德國以連結其「真正身份」?而且Spencer等白人至上主義者叫人「回家」的同時,當地原住民不也應該叫這些祖先來自歐洲的白人「回家」?

極右種族主義者派對

特朗普及另類右翼的成功,使他們吸引了不同地方的極右。特朗普當選後,各地極右政客一同祝賀,並認為有利他們推行其政治議程。《衛報》亦報道有來自荷蘭及英國的極右分子專程去到華盛頓參加會議,向美國的同道學習。

該報記者Adam Gabbatt更混入會場,跟不少與會者對話,發現他們都喜歡誤用演化心理學、天擇等科學概念去支持其種族歧視、缺乏科學證據支持的想法,例如有與會者指來自非州的人是「在演化的不同階段」,而且非白人屬於「較低等的一批」——雖然可能令這些白人至上主義者難過的事實是,智人(Homo Sapien)在約20萬年前從非洲出走,從基因分析的角度,「種族」並不存在,僅是社會建構的概念。

有與會者引用那些聲稱「種族」存在、白人較高等的「學術論文」,不過可能都是極右智庫出版的,例如國家政策研究所就有一篇〈智力、性格及行為上的種族差異〉。種族主義存在倒是毫無疑問,有與會者甚至公開聲稱自己是「種族主義者」,雖然實際上他的話跟其他人一樣,恐怕只是比較誠實。

特朗普團隊︰一直譴責種族主義

對於這場另類右翼會義中有人讚揚特朗普當選,特朗普的交接團隊發言人Bryan Lanza表示︰「特朗普一直譴責任何形式的種族主義,而且他當選是因為他將會成為每個美國的人領袖。」

不過,基於特朗普過往的言行、競選活動以及他委任Bannon為候任白宮策略長,這個說法相信難以令人信服。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