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冠軍──職業教育新方向

我是冠軍──職業教育新方向
Photo Credit: REUTERS/Tony Gentile/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發展精英技術教育,在香港不無嘗試空間,其挑戰是能否在傳統認可機制,例如「學位」和「文憑」之外,建立自己的專業認可制度。

有言「職業無分貴賤」,但職業形象在現實中卻有好壞之分。早前鮮肉業苦於人手短缺,決定將「豬肉佬」正名為「肉類切割技術員」,藉以改變形象。[1]除了肉類切割行業外,機電維修行業亦是如此,例如維修汽車的「車房仔」[2]、維修電梯的「死?佬」[3]、維修冷氣機的「冷氣佬」[4]等,即使有年輕人願意一試,亦往往因家人全力勸阻而作罷。[5]

職業形象未算吸引,卻不代表社會對這些行業沒有需求。現時香港每千人的私家車擁有率為77.5輛[6];升降機密度在全球名列第一,平均每116名市民便擁有一部電梯[7];冷氣機更幾乎是家家戶戶必備之物,重要性都不言可喻。但上述業界不約而同地面臨青黃不接。以汽車維修業為例,目前職業訓練局和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提供的培訓計劃,只能滿足行內約四成的新增人力需求[8];而按電梯維修從業員估算,該行業目前欠缺三至四成人手,加上每五年便有約一成師傅退休,令未來人力資源更為緊絀。[9]冷氣維修亦面對人手老化,有從業員觀察身邊同事一般都已40多歲、甚至50多60歲,偶然遇上30多歲的已「十分年青」。[10]

未來香港最缺高中學歷人士

政府推算,本港勞動市場在2022年會缺少近12萬人,其中教育程度為高中的人士,會較市場需求少9萬多人;初中及以下程度的,也將欠缺5萬多人。相反,達研究院程度的高學歷人士,則會出現5萬多的人力過剩。[11]學歷要求不多的工作反而乏人問津,有人認為是因為人工低。這的確解釋了部分問題所在,智庫「香港集思會」今年發表的研究指,現時助理汽車機械工月薪只有約1萬元[12],而入行最少十多年者大部分月薪亦只得2萬元左右,認為所得工資與付出不成比例[13];電梯維修和冷氣維修從業員的情況亦是差不多。[14]

大眾不認識 技術專業被忽視

薪金缺乏吸引力,原因之一是專業備受忽視。現時許多冷氣維修從業員都是經親友介紹入行,更有從業員指若非有人推介,不會想起社會上有這個行業,更遑論會修讀相關課程或入行。因此,認為政府需要增加有關宣傳,例如舉辦大型的就業講座,並為維修人員塑造專業形象;亦有人建議將「技工」的職銜改為「助理技術員」,以吸引年輕人加入維修行業。[15]

換言之,行業本身不被外界理解,導致技術專業被忽視,是業界眼中的主要困局。有人歸咎於華人「唯有讀書高」的傳統文化[16],現時高中課程強調傳統學術科目,部分學生受這種文化影響,即使對科目沒有興趣或力有不逮,仍勉強在主流教育體系升學。在過去十多年,本港專上教育日漸普及,在2014/15年度入讀資助學士學位的學生佔適齡人口24.3%,連同自資銜接學士學位課程,整體適齡學生入讀學士學位課程率達46.1%;再加上副學位學額,全港修讀專上課程年輕人已近七成[17],連學徒訓練也愈來愈強調理論層面而非實務操作。[18]

技能奧林匹克 有助宣傳?

要改善技術行業形象與認受性,利用大型世界競技比賽是一個宣傳方向。智經早前出席香港集思會舉辦的一個交流會,會上機電工程署署長陳帆先生也曾提到這個發展方向。

內地過去便長期利用世界技能大賽(WorldSkills),為技術行業建立「以賽代練、以賽促教」的培訓模式,期望讓有關行業更廣為人知,同時為參賽選手創造較佳的職業前景。今年10月上海甚至宣布申辦2021年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19]

世界技能大賽被譽為「技能奧林匹克」,比賽項目共分為6個大類,分別為結構與建築技術、創意藝術和時尚、資訊與通信技術、製造與工程技術、社會與個人服務,以及運輸與物流,合共46個競賽項目。大部分競賽項目對參賽選手的年齡限制為22歲。[20]

所謂「以賽代練、以賽促教」,意指利用競技代替部分日常訓練及教育,把技工導向另一種精英培訓,從根本解決社會認受性問題。在美國,代表國家出賽世界技能大賽的代表隊會獲總統邀請在白宮會面[21];荷蘭政府甚至計劃將選手的照片貼在全國巴士站以作表揚[22];在台灣,贏得世界冷氣空調冠軍的阮培皓,亦被尊稱為「國手」。[23]

以賽代練 以賽促教

在內地,有一系列為世界技能大賽而設的國內選拔賽,選手若在所屬省份當中脫穎而出,將可加入「國家隊」集訓。[24]無論從事的是汽車修理還是美髮[25],都有機會問鼎世界冠軍。各技術院校為了讓學生贏得國內選拔賽,會在校內組建世界技能大賽選拔隊,加強代表隊成員的基本功訓練[26],激勵學生形成「勤練技能」的風氣。[27]有些院校為了確保學生能夠應付兩天將近20個小時的連續比賽,還要求每天進行半小時長跑訓練體力,整個訓練過程可長達20個月。[28]

若選手最終代表國家,在世界技能大賽奪得金牌,除了獲發獎金,更可直接晉升專業資格[29],鋪平職涯發展道路。奪得第43屆世界技能大賽汽車噴漆項目冠軍的楊金龍,年僅21歲便因此成為浙江省首位特級技師,享受等同教授級的人工待遇,而且退休後仍享受相應的待遇和津貼。[30]另一名獲得美髮項目金牌的22歲學生聶鳳,除了直接在學校擔任教師指導其他學生備戰選拔賽外,還同時接受政府公費的英語培訓,學校也將進一步為她度身打造培訓計劃,資助她前往澳洲、美國以及另一自選地點進修學習。[31]

鐵三角:比賽、企業與院校

南韓作為世界技能大賽的常勝軍[32],更是「以賽促教」的範例。南韓職業教育有其自身的精英培育機制,是由競技比賽、大型科技企業和精英技術院校三者結合的「鐵三角」。南韓將職業高中分成4種類型,分別是「師傅」、「特殊目的」、「專門化」及「一般性」。其中「師傅高中」(Meister High School)尤具代表性,它是由全國「特殊目的」職業高中所挑選的最好學校組成,與大型企業如Samsung、Hyundai、Kia、LG等合作建立就業網絡[33],並要求學生畢業後「就業優先」,延遲投考大學。[34]在世界技能大賽南韓代表隊冠軍成員當中,有時會看到師傅高中畢業生的身影。[35]

相較於內地,南韓利用競技比賽來促進教學表現,某程度上做得更徹底。因為除了最尖端的世界技能大賽之外,在國內還有分區技能競賽、全國技能競賽和私辦技能競賽,各地職業學校,往往都是競賽場地。[36]例如在2015年提供Samsung科技技能大賽場地的KOREATECH,在大賽舉辦首天便有400名來自各地師傅高中以及專門學校的學生前往觀摩比賽、出席特別講座,以及與58名Samsung技術員接觸,藉以交流學習。[37]

現時統籌南韓國家技能競賽事宜的南韓國際技能競賽委員會(WSI Korea)[38],背後最大贊助商就是Samsung,因此WSI Korea所在之處,均可看到Samsung的攤位和商標。[39]與此同時,Samsung也不遺餘力地扶植選手,例如在2015年獲獎的別國選手、越南人Nguyen Duy Thanh,便坦承其成就來自於Samsung提供的一年贊助與訓練機會。[40]而Samsung的收獲,就是得到經過大賽競爭篩選後的一流人才,在2015年獲獎的Minwoo Choi、Sanghoon Yoo和Seongje Park,都在贏得國家比賽後加入Samsung。[41]

內銷轉出口:輸出韓式職業教育

南韓這種讓技術學院精英化,利用頻密的競技比賽選拔人才、帶動學習風氣,以及與大型科技企業合作的做法,現已走出國際。例如Samsung已就職業訓練事宜與越南勞動部簽署諒解備忘錄,支持越南選手前往南韓受訓[42];南韓政府也為非洲多國提供韓式職業教育。[43]

在香港,並非沒有相關比賽,其中「香港青年技能大賽」可讓年青技術人員互相切磋專業技能,並提供平台互相觀摩,同時挑選選手加以培訓,讓其得以代表香港參加世界技能大賽。[44]但是要像內地或南韓般,將賽事與職業訓練體系緊密結合,「以賽促教」,尚要面對一些先天限制。例如香港人口不多,所辦的分區比賽規模難與內地相比;而本文所述的本地維修行業,僱主一般都是中小企,而不是如Samsung般的工業巨頭,可以獨力吸納大量頂尖技術人才。

vchamp-cht-v2
資料來源:香港青年技能大賽網站

南韓模式給予香港的啟示,在於其透過建立自身的精英培育機制,並將賽事轉化成專業認可平台,從而協助技術教育得到社會的尊重,扭轉「籮底橙」的公眾形象。而南韓師傅高中的設立,更嘗試擺脫傳統認可機制,直接在技術教育內部進行精英培訓,又要求學生在入學前簽下承諾書,保證畢業後先工作四年,並不得參加大學聯考,以從中擇優派員參加大賽,或是提供海外受訓機會[45],徹底與學術系統「分流」。

發展精英技術教育,在香港不無嘗試空間,其挑戰是能否在傳統認可機制,例如「學位」和「文憑」之外[46],建立自己的專業認可制度。至於如何借助世界技能大賽,提高各技術行業從業員的社會形象,發展出屬於香港的「鐵三角」,甚至成為再工業化、發展創新科技的動力,這一切,皆屬後話。

1 「豬肉佬正名肉類切割技術員 起薪萬六招新血」。取自東網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月17日。
2 「香港維修行業的啟示──汽車、電梯及冷氣維修的個案研究」,香港集思會,2016年8月,第33頁。
3 同2,第52頁。
4 同2,第5頁。
5 同2,第51頁。
6 同2,第21頁。
7 「本地電梯之最」。取自電梯資料網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30日。
8 同2,第31頁。
9 同2,第46頁。
10 同2,第64頁。
11 「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勞工及福利局,2015年4月,第78-79頁。
12 同2,第32頁。
13 同2,第35頁。
14 同2,第39頁。
15 同2,第67頁。
16 同2,第1頁。
17 同2,第7頁。
18 同2,第18頁。
19 「上海申辦第46屆世界技能大賽」。取自新華網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0月7日。
20 「關於世界技能大賽」。取自世界技能大賽中國組委會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2月25日。
21 Steph McGovern, "Why competing in the skills Olympics could boost UK growth," BBC, last modified August 19, 2015.
22 同21。
23 「世界冷凍空調冠軍:我的人生拿到金牌才開始」。取自技職3.0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16日。
24 「南京小伙衝刺『世界技能大賽』」。取自南京日報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22日。
25 「南京小伙衝刺『世界技能大賽』」。取自南京日報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22日;「拱墅職高五位選手在世界技能大賽全國選拔賽上表現出眾 入選國家集訓隊」。取自地方站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23日。
26 「鄞州學子三道菜征服評委 奪得世界技能大賽中國賽區頭名」。取自中國寧波網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21日。
27 「拱墅職高五位選手在世界技能大賽全國選拔賽上表現出眾 入選國家集訓隊」。取自地方站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9月23日。
28 同27。
29 「世界技能大賽金牌選手均獲重獎」。取自中國青年報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1日。
30 「21歲技工『世界冠軍』楊金龍成浙江首位特級技師」。取自浙江在線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4日;「世界技能大賽金牌選手均獲重獎」。取自中國青年報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12月21日。
31 同29。
32 「南韓參加世界技能大賽 第19次獲得總冠軍」。取自中國新聞網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8月17日。
33 「應邀出席南韓第四十七屆全國技能競賽心得報告」,台灣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職業訓練局,2012年9月,第12頁。
34 Lee Ji-Yeon, "Vocationa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in Korea: Achieving the Enhancement of National Competitiveness," UNED, accessed November 3, 2016, p.10; 「應邀出席南韓第四十七屆全國技能競賽心得報告」,台灣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職業訓練局,2012年9月,第13至14頁。
35 Kwon Ji-youn, "Korea places first in int'l skills competition," The Korea Times, last modified July 9, 2013.
36 同33,第5至6頁。
37 "SAMSUNG Technical Skills Competition held at KOREATECH," KOREATECH, last modified May 6, 2015.
38 同33,第6頁。
39 同33,第9頁。
40 "Samsung Supports Vietnam’s First WorldSkills Competition Medal," The Korea Bizwire, last modified August 19, 2015.
41 "Meet Three of Samsung’s 2015 WorldSkills Medalists," Sumsung Newsroom,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18, 2015.
42 同40。
43 "Korean-style job education wins hearts in Africa," The Korea Times, last modified August 25, 2016.
44 「比賽介紹」。取自香港青年技能大賽網站,查詢日期2016年11月3日。
45 同33,第13至14頁。
46 「資料摘要:香港職業教育發展的回顧」,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立法會IN15/14-15號文件,2015年8月13日,第6頁。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智經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智經研究中心』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