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與負面情緒共處:屋頂都冒煙了,就別告訴別人家裡沒有失火

學習與負面情緒共處:屋頂都冒煙了,就別告訴別人家裡沒有失火
Photo Credit: Victor @ 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是的,學習與負面情緒共處,接受它是生命中無可逃避的情境;能找得到失火的心房,我就努力去滅火,找不到何處失火,抑或根本滅不了的火,那就與它和平共處,承認它在生命中的存在這個事實

文:劉北元

我是個天生具有憂鬱性格的人,像這兩天天氣起風轉涼,心裡頭便會不由自主地升起暗暗的憂愁,像一張網,網住坐在窗前的我。以前的我不熟識自己的性格,也不知道自己在面對生活壓力事件的情緒反應會到什麼程度,更不會面對自己的情緒,因此,每有憂愁老想急著擺脫它,開始找方法改變心情。其實這樣的作法不能說是錯,誰喜歡心情不好呢?

面對沒來由的憂愁,我尚且如此想逃,如果遇見有來由的負面情緒,那不僅僅是張網,更像是一個蟲繭,將人牢牢困在裡面。怎麼辦?

人真的很聰明,也有理性思考的本能,面對負面的情緒,許多人會先考慮逃,逃得掉便逃,逃不掉時再考慮其他選擇。例如我過去的方法就是找事情做,把自己搞得很忙,在忙碌之間,心思也就無暇顧及其他了,不論是真有心事還是天生憂愁,這方法一概有效。不過,這方法有個非常大的缺點,首先,得真要有那麼多事可以忙,其次,人總要休息,然而拖著疲憊的身子上床,失眠依舊相伴。負面情緒與失眠總是哥倆好,一對寶。

除了瞎忙,我以前還試過喝酒。

古人說一醉解千愁,我承認真的有效,烈酒來個幾杯,不出半個小時,身體變輕了,情緒變淡了,舌頭打結了,心也呆了,這世界在暈眩中變得美好起來。但是,然後呢?總不能一直喝吧!酒精的效力總會有退去的時候,屆時,除了生理的不適外,心裡頭的破洞也越喝越大,情緒會出現更闇深無底的陷落,必須用更多的酒精使自己「快樂」。這是一個輪迴式的循環,除非自己能意識到危機,然後喊停,不過,走到這一步,通常自我判斷能力也溺斃在酒精中了,自殘的行為跟著開始出現,想用肉體的疼痛代換心痛。

既然想逃逃不掉,想忘忘不了,想代換也換不走,那去看醫生吧,我曾經在陷入多重情感糾葛時認為自己罹患了憂鬱症。

藥物能不能治療負面情緒?在非法毒品市場中有所謂「快樂丸」,但在健保給付的藥品中沒有「快樂丸」,沒有一種藥物會讓人吃了以後,負面情緒就消失了。我在犯罪入監服刑前,曾經接受多年的憂鬱症治療,醫生總是要我吃藥,彷彿吃藥可以治癒或控制我的情緒困境,但是很可惜,兩種可能性都沒有達成目標。

在監獄中,監方讓我持續接受憂鬱症的治療,但醫生對於藥物的使用相對保守許多,我一直質疑那位醫生的處方,但他告訴我:一鍋置於爐火上的水,被燒滾之後,加入冷水雖然可以讓它暫時不再沸騰,但如果不將爐火熄滅,那鍋水遲早還是會再度沸騰。吃藥,就像在滾水中加冷水,它可以讓人暫時冷靜下來,然而心火若不滅,藥物是沒有辦法真正幫助你的。「在獄中,你必須靠自己去滅掉心火,藥物只是給你一個暫時冷靜的思考空間。」那位醫生最後這麼說。

從此,我開始學習認識自己,了解會讓自己產生負面情緒的事由,從四季變換到陰風細雨、由生活壓力到生命功課,原來人生中會讓我心情不好的理由如此多,哲學家叔本華說,沒有感受到痛苦的短暫時間叫做快樂,對我來說似乎不無道理啊。

明白了這世界有那麼多會讓我產生憂愁的狀況,而我又不可能去改變地球環境與人類世界,那只剩下一個選項了:與負面情緒共處。

是的,學習與負面情緒共處,接受它是生命中無可逃避的情境;能找得到失火的心房,我就努力去滅火,找不到何處失火,抑或根本滅不了的火,那就與它和平共處,承認它在生命中存在的這個事實。屋頂都冒煙了,就別告訴別人家裡沒有失火,不是嗎?我犯下殺人罪的愧疚感,那是多麼大的負面情緒,終生都無法消除的,如果我無法接受自己生命的殘缺,又如何有力量為重生努力呢?

我承認,心裏面有滅不了的火真的不好受,與那樣的負面情緒共處也沒那麼容易,但當我們越想擺脫它,我們付出的代價就會越高,但效果與代價卻不會成正比,反倒不如接受它來的輕省,不過,這個時候「轉念」的功夫就得要加油學習了。

我們基督徒常說:「苦難的背後是祝福」「萬事互相效力」「學習順服主的帶領」,當我把這種言語轉換成生命中的真理時,心思意念就轉得開了。縱使沒有基督信仰,我覺得這些道理也不必把它當作是宗教教義而拒絕它,反之,把這些話語當作是種健康的生命哲理,細細思索品味它,或能有所得。

朋友們,若你正在與負面情緒奮戰中,別只想著如何逃跑,別一昧地依賴酒精或藥物,更不要輕易因此傷害自己或別人,先試著找尋情緒的來由,滅掉那把心火,如果有困難,那麼心思轉個彎,試著接受它,與它共存,各過各的日子,也是不錯的選擇喔。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