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太平洋島國的信:女兒,我擔心妳會問我「為什麼海洋和大地向我們怒吼?」

來自太平洋島國的信:女兒,我擔心妳會問我「為什麼海洋和大地向我們怒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村中長者不知道能對我們說些什麼,他們累積了一輩子對土地和大海的知識、理解、尊崇與連結,此時已幫不上我們,只能默默哀悼這些災難。長輩們所認知的「天氣」,已今非昔比。

氣候變遷為各地帶來極端氣候事件。乾旱引發難以撲滅的森林大火、超級颱風帶來洪水土石流、熱浪令作物乾枯死亡、低海拔地區與國家的遭逢淹沒危機、北極冰層覆蓋率逐年減少,而這些現象背後,一連串人權問題直逼世人眼前。

來自太平洋島國的母親Joeteshna Zenos道盡氣候變遷讓島國人民喪失基本生存權利的心聲,是關切地球氣候的同時,另個不容忽視的嚴峻議題。

我親愛的女兒,規律的浪花輕拍上岸,像是首搖籃曲伴妳進入夢鄉了,但是7月28日在海的彼端,卻有場行動,是做母親的我,無法入眠的原因。我擔心過了不久,妳會這樣問我:「我們做了什麼得承受這些?」「為什麼海洋和大地轉向我們怒吼、發威?」

氣候正義

我親愛的女兒,我想告訴妳,每個人無論他們的出身或外貌,都應有生存的權利、養活自己的權利、有乾淨水源使用的權利、以及擁有一處家園能替他們擋風避雨的權利。

一國之內的各地人民也有權選擇該如何管理自己的國家,而不是由其他國家來告訴他們該怎麼做。我們是海洋的子民,理應永遠享有這些權利和自由。

10-13-justice-02

打從我們的祖先在這座島嶼上展開生活,世世代代學習如何倚賴大海和土地來餵養自己。但是有些事開始急速變化,也立即影響了我們,當媽媽我聽聞那些「大人們」在談論他們口中的「極端氣候事件」,便會讓我的心狂跳不已。這幾個字呈現的事實是:颶風、乾旱、熱浪、洪水和暴雨,是讓我緊張不安的原因。

「極端氣候事件」已攸關我們存活,我們與其他海洋生物某種程度上不得不適應。

10-13-justice-03
更強烈也更極端

這些極端氣候事件發生頻率越加頻繁,也越加強大。我們知道如何因應每季一個颶風侵襲的情況,然而變成每一季必須面對至少二到三個颶風時,實在令我們不堪負荷。過去,我們還有椰子這項食物來源,所以能夠面對雨季未能及時降下而導致作物歉收的情形。但是現在雨季除了逾時未到,作物因此焦黃,接著又有猛烈的颶風侵襲,甚至將椰子樹連根吹起。大雨如注將表土沖刷而去,乾涸龜裂的土地已無法再耕作。

我們面臨一個接著一個令人措手不及的災難。接著,我們的爐火彷彿進入冬眠,只能擱在一旁長達數日,無法烹煮任何食物。

10-13-justice-04

瘋狂肆虐的颶風吹起了我們最後能仰賴的椰子樹,也同樣捲走原是要替我們遮風擋雨的屋頂、吹倒了牆面。當颶風中心挾著最高持續風速每小時達230公里(145英里)到來時,原本提供我們安全和遮蔽的屋子,也成為一種災害。

失去了屋頂遮蔽,水桶儲水量逐漸見底,無水可用的環境,公共衛生成為隱憂,居民們開始一個接一個病倒。醫院受損,學校也不見了,書本、玩具隨著狂風暴雨而消失、毀損。一些政府單位盡力做了他們能做的事,一些卻選擇視而不見。然而無力的我們只能等待和跪下祈禱。

10-13-justice-05

村中長者不知道能對我們說些什麼,他們累積了一輩子對土地和大海的知識、理解、尊崇與連結,此時已幫不上我們,只能默默哀悼這些災難。長輩們所認知的「天氣」已今非昔比。地球母親的天氣系統正以一個世紀前的人們無法想像的景況,快速變化中。

氣候正義的戰場

人們忘記了人類作為海洋與大地守護者的責任。從工業革命、人類使用化石燃料將世界經濟帶往另一個境地的那刻起,全球氣候就埋下變化的因子。

儘管到了當代,氣候有了顯著而深刻的變動,「氣候變遷」對許多人來說,無論在時間和空間上,仍然像是個遙遠又模糊的名詞。然而,只有如我們經歷過這些極端氣候事件的島國人民,才會知道此時氣候變遷是以多麼頻繁的頻率和如此之大的強度在上演著。

僅有一小部分漂浮在大氣中的碳排放量來自太平洋島國,相比於全球平均碳排放量,太平洋島民產生的溫室氣體只有四分之一。

10-13-justice-06
7月28日在海的彼端展開的一場「氣候正義」

菲律賓的人權委員會在7月28日,要求47家化石燃料公司,包括全球最大採礦業公司澳洲的必和必拓集團(BHP Billiton)、荷蘭殼牌(Shell)和英國石油公司(BP),對一份達60頁的法律請願書做出回應。在這份請願書中表示化石燃料公司排放的溫室氣體侵犯了菲律賓人民的人權,也是首次由國家級人權機構,對人權受氣候變遷影響表達立場,並要求私人企業負起責任的行動。

接下來呢?太平洋島民的氣候正義又是誰得承擔的責任?我們都在等待屬於我們的正義到來。

相關報導:在西伯利亞的「氣候難民」: 在我們的世界,牧人沒有馴鹿等於一無所有

10-13-justice-07

本文獲綠色和平授權刊登,原文在此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李牧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環保』文章 更多『綠色和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