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才是「想像力結晶」的出口國?這時代經濟該這樣解讀

誰才是「想像力結晶」的出口國?這時代經濟該這樣解讀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位物理學家試圖解答經濟學中最基本且古老的問題:經濟為何成長?如何成長。他認為,並非勞動力與資本,而是「資訊」促進了經濟成長,因此,我們需要理解資訊如何成長。

文:西薩‧希達戈(César Hidalgo)

我們很愛談想像力。我們會談論詩人的想像力、藝術家的想像力,而且我傾向於認為,一般來說,我們並不是很能明白自己究竟在談什麼。

就是它會滲透到我們周遭看不見的世界、科學的世界中。就是它會去感受並發掘我們看不出來、不是為我們的感官而存在的真實。

──愛妲.勒芙蕾絲(Ada Lovelace

試想兩種蘋果:一種長在樹上,要去超市買,一種是在矽谷設計出來的。在經濟層面,兩者都能夠被交易,而且都能體現出資訊,無論是在生物細胞或矽晶片中。它們的主要差別不在於零件數或執行功能的能力—可以吃的蘋果是數萬個基因執行精密生化功能的結果。蘋果和蘋果產品的主要差別在於,我們吃的蘋果是先存在於世界,才存在於我們的腦袋,我們用來收發電子郵件的蘋果產品則是先存在於人的腦袋,才存在於世界。這兩種蘋果都是產品,都能體現出資訊,但只有一種是想像力的結晶,那就是矽蘋果【註1】。

把產品視為想像力的結晶等於告訴我們,產品體現的不只是資訊,還有想像力。這是我們透過心智運算所產生的資訊,然後靠創造物體來模仿我們腦袋中的形象,以讓它脫離來源。可吃的蘋果是在我們為它賦予名稱、價格和市場前就存在了,它既存於世上。以概念來說,蘋果是直接輸入我們的腦袋。另一方面,iPhone和iPad則是心智輸出而非輸入,因為它們是先由我們的腦袋衍生出的產品,才成為世界的一部分。所以蘋果和「蘋果產品」的主要差別是存駐在物理秩序的來源上,而不是物理秩序的體現上。兩種產品都是成批的資訊,但只有一種是想像力的結晶。在本文裡,我會強調產品體現資訊的想像力起源,因為這是受到人類擴大和累積的那類資訊所具備的根本特徵。

以想像力的結晶來思考產品有助於我們了解人對產品的欲望,但也能讓我們重新解讀重要的經濟流程。以後者的例子來說,不妨想想國際貿易。

誰才是想像力結晶的出口國?

從想像力結晶化的角度來思考產品出口會告訴我們,在我們居住的世界裡,有的國家是想像力的淨進口國,有的則是淨出口國。想像力結晶化的觀念告訴我們,國家的出口結構所承載的資訊不光是它具有豐沛的資本和勞動力。國家的出口結構有如指紋,會告訴我們該國民眾為想像物體建立有形例證的能力,例如汽車、咖啡機、地鐵車廂和摩托車,當然還有無數在創造這些精密產品時所需要的特定因素。事實上,從國家的出口構成就能看出該國人口體現出的知識和要領【註2】。

既然進出口涵蓋了體現想像力的交換,所以自然要問的是,兩國間的貿易結餘是指出口減進口的貨幣價值,它何時會與兩國的想像力結餘背道而馳。用國際貿易資料來尋找這些例子相對容易,尤其是有視覺化引擎輔助的時候,像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艾力克斯.西莫斯(Alex Simoes)在我的研究小組中為了當成碩士論文而建立的經濟複雜性觀測站(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智利和韓國就是貿易結餘與想像力結餘背道而馳的一個例子(參見以下圖1和圖2)。2012年時,智利出口到韓國的產品值46億美元,多半是經過提煉和未經提煉的銅【註3】。而在同一年,韓國對智利的出口值只有25億美元左右,多半是車輛和車輛零件。智利在2012年對韓國的貿易結餘顯然為正【註4】。不過,智利對於韓國的想像力結餘顯然為負,因為智利並沒有在它的出口品上體現出多少想像力,卻進口了大量體現於所買物品中的想像力。

智利在2012年出口到韓國的產品,總出口額為46.1億美元
Photo Credit:寶鼎出版
圖一:智利在2012年出口到韓國的產品,總出口額為46.1億美元。
Photo Credit:寶鼎出版
圖二:韓國在2012年出口到智利的產品,總出口額為25.4億美元。

另一個例子是巴西和中國。2012年時,巴西出口到中國的產品值410億美元以上,進口的產品只值334億美元(參見圖3和圖4)。近幾年來,巴西對中國所享有的貿易結餘為正,但想像力結餘為負,因為它和亞洲最大經濟體的貿易多半是以鐵礦砂和黃豆來換取電子用品、化學製品,甚至是加工金屬。

圖3
Photo Credit:寶鼎出版
圖三:巴西在2012年出口到中國的產品,總出口額為413億美元。
圖4
Photo Credit:寶鼎出版
圖四:中國在2012年出口到巴西的產品,總出口額為334億美元。

所以,一旦以想像力的結晶來重新解讀產品,如兩國之間的貿易結餘這種古典的經濟概念似乎就不完整。當我們開始把產品視為人類想像力的體現時,我們就會體認到貿易結餘有替代品。那就是「想像力結餘」,它涉及的想像力交換承載了我們所買與所賣的原子雜燴。

從交換想像力體現的角度來了解世界也能幫助我們挑戰主流敘事。在許多開發中國家蔚為主流,並常用於政治化環境中的敘事是把原物料的出口與套用行為畫上等號。「套用」在此指的不是產業內所能形成的套用動態,而是更普遍的觀念,並聚焦於開採出的東西在經濟價值上的起源。我在接下來會談到,經濟價值並非來自投入開採作業的人,而是來自其他通常與開採過程無涉的人發揮的想像力。

我對於普遍的套用敘事還滿熟悉,人生的頭24年都是待在名為智利的狹長海岸和山區。智利有悠久的採礦傳統,或者就像我喜歡說的,智利對「原子牧場業」投入甚深。但這並非向來如此。在19世紀時,智利的財富多半是來自出口硝石這種當成肥料和火藥成分來使用的礦物。硝石繁榮了智利的經濟。在20世紀之交,智利的人均所得比西班牙、瑞典或芬蘭還高。情勢好歸好【註5】,但鐘擺就要甩向另一邊了。

1909年時,德國化學家弗里茨.哈伯(Fritz Haber)和卡爾.博施(Carl Bosch)發現了一種符合工業規模的平價方式來合成硝石。他們把原子黏合在一起的能力,卡住了智利經濟的齒輪。更有甚者,巴拿馬運河在1914年啟用後,船隻就不太需要沿著智利的海岸線航行,使該國的經濟遭到了二次重擊。在1910到1921年間,智利的經濟是以2%的年率萎縮。

在21世紀之交,智利持續是出口導向的經濟體,但全力出口的是銅,而不是硝石。智利的案例並不奇特【註6】;事實上,這相當常見。銅之於智利就像是天然氣之於玻利維亞,茶和花之於肯亞,放射性礦物之於納米比亞,黃豆之於阿根廷,鑽石之於獅子山和波札那,石油之於奈及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安哥拉、剛果、哈薩克、阿爾及利亞、赤道幾內亞、俄羅斯、委內瑞拉和其他諸多國家。

智利的安地斯山蘊含了可觀的銅,智利挾持銅原子的能力對於智利人進口想像力結晶的能力也有重要的貢獻。2012年時,智利出口銅的價值超過了400億美元。這大約是智利的每位男女和兒童各2300美元,或每個家庭6900美元,因為智利的家庭平均是由三個人所組成【註7】。

但銅為什麼這麼值錢?世界上其他地方為什麼願意每年花數十億美元向智利購買跟石頭沒兩樣的東西?

銅是一種很好的導體。它不像黃金是那麼好的導體,但數量肯定比較多,而且比較便宜。運用電力知識的想像力結晶大部分都會用到銅,包括了我們用來發電和送電的系統,以及汽車的電力系統。

但就跟所有的礦物一樣,銅並沒有附上料理手冊可以幫助握有銅的人預見它的潛在用途。早期的人用銅來打造原始形式的盔甲(銅既重又會變形,所以並不理想)、工具和廚房用具。但這些品項為銅所帶來的需求,並不足以讓現今在挖銅時使用的大舉開鑿派上用場。到19世紀時,我們對銅的需求開始改變,因為我們對電的了解衍生出了多到不行的產品,使全球的銅需求上升,而必須以新的作為來挖出這些綠色岩石。

法拉第(Faraday)的感應律是一大突破,它教會我們要怎麼利用在線圈前搖晃磁鐵來發電。電力革命的其他幾員大將包括了在交流電的發展上大有斬獲的尼古拉.特斯拉(Nicola Tesla)、湯瑪士.阿爾瓦.愛迪生,以及在「電流之戰」中跟愛迪生打對台的喬治.威斯汀豪斯(George Westinghouse)。

電力需求暴增的關鍵在於電燈泡的發明。這是許多人都想嘗試創造的產品。早期的嘗試包括漢弗里.戴維(Humphry Davy)的研究,他在1802年靠著讓電流通過薄白金片而創造出短命的白熾燈泡。愛迪生開始研究電燈泡則晚得多,是在1878年,並與他的團隊連袂發現,真空密封的碳絲撐得比他們試過的其他燈絲要久得多。然而,燈泡的決定性設計直到1904年才問世,當時匈牙利的桑朵.賈斯特(Sándor Just)和克羅埃西亞的弗拉尼奧.哈納門(Franjo Hanaman)在鎢絲的使用上取得了專利,繼而照亮了世界。

燈泡、電動馬達和其他必要科技的發明,引爆了電力的實際用途。吸塵器、電冰箱、電視機、收音機、攪拌機、吹風機、洗衣機、洗碗機、熱水器和必然的公共照明與工業機械,在幾十年內就翻轉了我們的社會。我們現在每年的發電量超過了200萬百萬瓩。這樣的電足以把馬蒂.麥佛萊(Marty McFly)送回未來數百萬次【註8】,或是足以把100瓦的電燈泡點亮228億年,這大約是宇宙年紀的兩倍。

智利阿塔卡馬沙漠(Atacama Desert)銅礦小鎮
Photo Credit:Shutter Stock/ 達志影像
位於智利阿塔卡馬沙漠(Atacama Desert)中的銅礦小鎮

所以這跟智利有關的地方在哪兒?智利和電力史的唯一連結是來自阿塔卡馬沙漠(Atacama Desert)充滿銅原子的事實。它就跟大多數的智利人一樣,對於為法拉第和特斯拉帶來熱情的電力夢渾然不覺。使這些原子有價值的發明創造出來後,智利便掌握了權利來挾持其中許多的原子。此時智利才得以靠它們來謀生。

這把我們帶回了前面所描述的套用敘事。想像力結晶化的觀念應該說得很清楚,智利是套用了法拉第、特斯拉和其他人的想像力,因為為銅原子賦予經濟價值的正是發明者的想像力。

但智利並不是唯一借用外來創意的國家。像委內瑞拉和俄羅斯等產油國就是借用了亨利.福特(Henry Ford)、魯道夫.狄塞爾(Rudolf Diesel)、戈特利布.戴姆勒(Gottlieb Daimler)、尼古拉斯.卡諾(Nicolas Carnot)、詹姆斯.瓦特(James Watt)和詹姆斯.焦耳(James Joule)的想像力來從事深色膠狀黏性物的買賣,而且在內燃機發明之前,它幾乎沒什麼用【註10】。

把產生價值和撥付金錢報償加以嚴格區別,有助於我們了解財富和經濟發展間的差異。事實上,世上有許多國家雖然有錢,但「經濟」仍不發達。這種區別是直接來自想像力結晶化的觀念,它有助於我們看到,經濟發展的根基並不是經濟區塊有能力消費,而是人有能力把夢想化為現實。經濟發展並不是有能力購買,而是有能力做出來。

能做出想像力的結晶,才是經濟發展主因

各位大概可以想像到,要做出一些想像力的結晶並不容易。為了闡明這點,我拿同事休和艾德所研發的機械肢體與光遺傳學領域的「大腦匯流排接埠」,他們都在創造很容易幻想的發明。這些科技在電影裡很普及,例如《星際大戰》(Star Wars)、《魔鬼終結者》(Terminator )和《駭客任務》(The Matrix),但在我們的世界裡,它們並非全都很普及。休和艾德被認為特別,並不是因為他們有機械肢體或腦機介面的「構想」,而是因為透過他們開拓的路徑,這些幻想正在成真。機械肢體幻想起來容易,要打造出來就難了。

做出想像力的結晶需要大量的知識和要領。休和艾德能靠著協同身邊一票優秀的同事與學生來累積這些知識和要領。所以機械肢體是在體現休的想像力,休和團隊成員的神經系統則是在體現所需要的知識和要領,來把這樣的想像力轉變為現實。到頭來,最有價值和比較難累積的就是這些知識和要領。

可惜人常會把產品的價值跟把它做出來時所需知識和要領的價值混為一談,或是把知識和要領跟構想混為一談。為了闡明知識和要領的價值有別於把知識和要領化為產品的價值,我要引用同事的另一個故事,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的創辦人尼古拉斯.尼葛洛龐帝(Nicholas Negroponte)在教員會議上與我們分享的故事。

這是凱文.多伊(Kelvin Doe)的故事。凱文是來自獅子山的年輕人,利用廢材料做了一台收音機和電池。凱文的工程手藝當然令很多人興奮,而且也該興奮。為了表揚他的手藝,凱文受邀到麻省理工學院的媒體實驗室來參與麻省理工學院的參訪從業人員計畫。

Kelvin Doe from Sierra Leone
Photo Credit:Kelvin Doe臉書
獅子山共和國的Kelvin Doe用廢棄材料做成了收音機。

在計畫的尾聲,尼古拉斯問到他對未來的打算。凱文滿腔熱血地告訴尼古拉斯,他打算回獅子山去蓋電池工廠。就在此時,尼古拉斯突然把敘事停下來。他以慎重的語氣提高音量說:「這就是他最不該做的事!」

事後回頭看,尼古拉斯的論點很容易理解。凱文的電池很酷,但也壓根比不上全世界首屈一指的電池製造廠生產的電池。凱文儘管優秀,但對於做的電池使自己聲名大噪,他卻誤以為它的價值就是有能力用廢料做出電池的價值。後者才需要培養。能做出來才真正有價值。凱文的電池很酷,但凱文更酷。畢竟電池在任何地方都買得到,但更稀有的是能搞懂要怎麼用廢料來打造電池的孩子

以想像力的結晶來思考產品有助於我們了解產品中所體現資訊在來源上的重要性。複雜的產品不只是會執行功能的原子排列;確切來說,它是原子發源於想像力的有序排列。在某些情況下,這樣的比喻相當貼切。尼古拉.特斯拉說,他在建構之前就能把機器整個想像出來。據他所述,他的想像力使他在腦海中把機器的計畫完全擬好後,就不必再修補原型與模型。即使大部分的人不像特斯拉那麼酷【註10】,我們照樣在生產由想像力衍生而來的品項。我們在寫作、下廚和塗塗寫寫時,就是在把想像力結晶化。而且假如我們像休、艾德和凱文那麼厲害,那我們在發明時,也會把想像力給結晶化。

但為了充分了解產品的經濟價值,我們需要超越它的物理秩序和起源,並針對這種物理秩序的使用脈絡,把相關的資訊給納入。我們稱為產品的原子或電子排列不僅有序;它涉及的秩序還有助於我們執行特定的功能。以休的機械腿為例,功能牽涉到走跟跑。以艾德的腦機介面為例,功能則還有待決定。然而,產品執行功能的能力同時緊密串連了我們把它跟秩序或資訊畫上等號的排列,以及它們的使用脈絡。為了了解秩序與功能的串連,不妨想想圖書館。在圖書館裡,我們可以把書依照書名、主題、出版年份、尺寸或語言來排列。這些秩序每種都包含了資訊,但體現在各種秩序中的資訊所促進的功能並不相同。以圖書館為例,這些是搜尋的功能。例如依照主題和出版年份來為書排序,可以幫助我們迅速找出最早的量子力學書籍。依照作者的姓氏來為書排序可以幫助我們迅速找到馬克.吐溫(Mark Twain)的所有作品;此外,無論是依照字母順序或反向的字母順序來為書排序,這點都適用,也等於告訴我們,字母順序和反向的字母順序並無二致,至少在它幫忙執行的搜尋功能上是如此。

在闡明產品使用脈絡的重要性上,藥丸是比較不抽象的例子。藥丸所體現的資訊極少,因為它的活性化合物通常是小型與相對簡單的分子。然而,藥丸可以極為有用和有價值。為什麼?為了了解藥丸的價值,我們對於這些資訊的產生脈絡和這些資訊的使用脈絡都要有所了解。藥丸中隱含的是,創造者的知識、想像力和要領對我們發揮了實際用途。藥丸的創造者能指認出這個小型化學化合物的生物影響性,雖然他們是如何做到這點的知識並沒有體現在藥丸中,但它的實際用途卻隱現在藥丸的使用脈絡上。再者,藥丸的製造商必須搞懂要怎麼合成它,代表藥丸是流程的產出,結局雖然簡單,但在知識、要領和資訊的使用與處理上卻很豐富。藥丸是因為這樣的脈絡才有價值,其中所涉及的知識、要領和資訊,則是由藥丸的使用和生產環境所體現,而不是在於藥丸本身。

這樣的脈絡觀念將有助於我們了解「產品」作為資訊中介的價值,但更重要的是作為知識和要領在實際用途上的中介。


【註1】我為什麼選擇以結晶來比喻?結晶是原子的靜態有序排列。我們在製作產品時,就是在製作有形和數位物體,其中所包含的固化或冰凍例證則是屬於一道流體與動態許多的過程:想像。車子一做好,它就變成了2015年的款式,而且基本上是冰凍到下一款問世為止。本書也會是如此。假如有的話,後續版本的修訂將無法改變以物理方式體現在第一版當中的資訊。在這層意義上,我們所製作的產品就是想像力的結晶;它是構想的靜態例證。
【註2】從事出口的當然是廠商,而不是國家。但由於國家的一籃子出口是結合了許多廠商的出口,所以為了簡化起見,在此我就用國家來討論出口。
【註3】 "Products That Chile Exports to South Korea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MIT Media Lab.
【註4】 "Products That Chile Imports from South Korea (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MIT Media Lab.
【註5】根據Angus Maddison 對於GDP 的歷史估計,智利在1900年的人均GDP(以1990年的定值美元計算)是2194美元,對比西班牙的1786美元、瑞典的2083美元,以及芬蘭的1877美元。
【註6】"Products Exported by Chile(2012),"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MIT Media Lab.
【註7】根據智利社會發展部資料,嚴格來說,對智利這個國家,其平均家庭規模的正式估計是2.9人。
【註8】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Electricity/Heat in World in 2009".
【註9】即使在此之前,油已用來點煤油燈。
【註10】 Nikola Tesla, My Inventions (n.p.: Philovox, 2013).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資訊裂變:iPhone、超跑、無人機,全球經濟與想像力結晶的發展之路》,寶鼎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立體書封(寬450)_資訊裂變_寶鼎出版
Photo Credit:寶鼎出版

書籍介紹:

槍砲、病菌與鋼鐵只是表象,某些地區、國家又憑什麼?在這個星系,這個地球,是什麼動力使人類物種與眾不同?你是否想過,是什麼促進了文明進展及經濟繁榮?作者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西薩‧希達戈明白指出,「資訊」是回應這一切的答案。

經濟成長是什麼?在歷史上,它為什麼只發生在少數幾個地方?過去,回答這些問題,都聚焦於體制、地理、金融、和心理上。但同時深入研究社會與經濟體系的物理學者西薩‧希達戈指出,必須結合社會與自然科學,才能了解經濟成長的本質。他從物理學與資訊理論的角度闡述經濟。獨一無二的跨界思維,闡明了經濟的本質與發展的原理。透過《資訊裂變》可解釋一切經濟行為與不均,甚至擴及文明成長的基本原理。經濟成長不過是一個更大、更全盤、更要緊現象的「附帶現象」;經濟榮枯與區域發展的關鍵,在於對資訊的善用與累積。資訊的物理秩序排列推動了文明與經濟的演化,《資訊裂變》充滿無限想像力與創意,將打開讀者的眼界,翻轉改變你的思維。

作者介紹:

麻省理工學院(MIT)媒體藝術與科學副教授,也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巨量連結小組(Macro Connections group)的負責人。希達戈是資歷豐富的物理學家,除了在社會與經濟體系的複雜性有深入研究之外,在發展大數據(Big Data)相關工具方面也擁有領先的地位。他目前與妻子安(Ann)和女兒艾瑞絲(Iris)居住在麻薩諸塞州劍橋市(Cambridge Massachusetts)。

責任編輯:楊之瑜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科技』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