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美國人在特朗普身上看到希望 許多民調錯估的「關鍵原因」

這些美國人在特朗普身上看到希望 許多民調錯估的「關鍵原因」
Photo Credit: Carlos Barria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探究特朗普當選的根本原因,接續評估他對國際形勢將會造成之影響。

各地不少知識分子為特朗普當選而心碎

百多年前,俾斯麥(Otto von Bismarck)曾和應一句話:

「上帝特別照顧醉漢、小孩和美國。」(God takes care of children, drunken men and the United States.)

此刻重提這句話,似乎有點黑色幽默,共和黨特朗普(Donald J. Trump)成為美國新總統,理應宣布這是美國乃至全球最黑暗的一天,這個宣揚種族歧視、詆毀女性、不擇手段的人當上總統,往後美國人乃全球也要惶恐過日子了!可是,只要平靜拆解這次選情,以及如實推論國際形勢,相信遠遠未至要誠惶誠恐面對(國際形勢探討需待續篇)。

昨日下午4時左右,不少留意美國總統大選的香港人跌破眼鏡,最終, 特朗普以279選舉人票,壓倒只得228選舉人票的民主黨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確定當選新一屆美國總統。一些香港人持續追蹤美媒民調,事後驚異萬分,數據跟結果落差如此巨大;另一些人則罵聲四起,無法相信美國人竟然選了「瘋子」(癡線佬)做總統。

尤其信託民調的知識分子心碎,因為不論《赫芬頓郵報》( Huffington Post)、《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FiveThirtyEight、美國聯合通訊社(Associated Press)、調查機構GfK等媒體,在選舉日前,分別評估希拉莉支持度為:98.3%、85%、66.9%和51%,全線認為她將會當選美國總統。剩下好像只有IBD / TIPP追蹤民調指特朗普支持度43%壓倒42%的希拉莉,似乎最準,但仍遠遠不夠BrandsEye運用social media大數據評估來得準確,在數段文字之後筆者會解釋箇中原因。

民調差距大得嚇死人,城鄉差距、social media可解

對於歐美世界,民調失準本來不甚稀奇,只是失準太大、太普遍,就不得不令人關注。雖然,一些評論指部分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接受民調時怕尷尬不敢宣之於口,但是怕尷尬的美國人究竟佔多少數目?即使不排除可能性,也難以確實分析。反之,筆者認為要拆解這次誇張的「民調失準」事件,可循以下「微觀和宏觀」兩種方向剖析。

微觀來看,以其中一個搖擺州——「北卡羅萊納」(State of North Carolina)為例,政治歷史學家Michael Bitzer指非裔美國人(黑人)對選舉比上屆冷漠,這次提早投票的人潮銳減16%,呼應了全國黑人不關注這次選舉的社會調查;而且,北卡州「民主黨註冊選民比四年前同一天少4.2%、共和黨註冊選民則是多了4.5%。」兩批支持者人數此消彼長之下,希拉莉作為白人對黑人選民吸引力遜於奧巴馬,這對選舉結果有不容忽視的影響,如此逐州評估便屬於微觀層面,有待跟進探究。

宏觀來看,則有非常重要的角度可談。Paul Krugman很快在《紐約時報》撰文點出關鍵:他認為特朗普勝出充分反映美國「城鄉差距」,像會讀《紐約時報》的那些城市人、知識分子,完全不理解住在鄉郊地區美國人的意志,他們視這次選舉是「鮮血和祖國(曾是納粹口號之一)」(blood and soil)所在,是種族與階級之爭,城鄉之間不但生活習慣不同,接受資訊也相當不同。

美國不少西岸及東岸城市區,雖然集中了63%的人口,卻只佔全國3.5%的版圖,他們的確為數不少會投票給民主黨候選人。可是,美國還有近96.5%一大片非城市區,正是鄉郊地區,當中有接近全國37%的人口,絕大部分會投給共和黨候選人。可想而知,民調容易在各州人口相對多、集中的地方掌握,卻難以反映96.5%分散全國的鄉郊區,是故,特朗普也在意向鄉郊地區基層作出宣傳,意圖激起他們的投票意欲,了解他們渴望生活有所改變,取得大部分鄉郊地區國民支持;另一方面,在城市區擊散希拉莉一至兩成支持者,選情便會形成極難預料的暗湧。是以,當BrandsEye運用涉及以千萬計人口的social media用戶數據,追蹤反映用戶政治立場的留言,透過使用正面字眼、負面字眼去描述候選人的比例,便能以更完整的視野掌握「全國」群眾政治情緒,尤其上網無地域區隔、網民無心理包袱,終能擊敗眾多傳統民調跑出。

說到底太多基層生活不好受,特朗普給他們希望 能源政策也成一大因素

不過,請別以為住在鄉郊區的美國人,肯定人人抱持種族歧視、貶低女性,即使相對城市,持如此立場的人相對多些,可是,實實在在的生活問題,才是鄉郊區人積極支持特朗普的主因。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美國經濟大受打擊,加上全球化影響,工業外移至中國及東南亞,也使美國城鄉差距相當嚴重。美國《經濟成長與復甦新地圖》(The New Map of Economic Growth and Recovery)在2016年5月發表報告,截至2014年統計全美人口高達百萬的地區(郡),佔產業復甦的58%,其餘零碎人口稀少的地方(不到10萬人),人口成長緩慢,產業無法復甦,更逐漸在經濟版圖上消失;分別住在城市和鄉郊的美國人,根本「不是生活在同一水平上」。

特朗普在這些「失落」的地區大受歡迎,早在共和黨初選時,只有兩萬人口堪稱最窮的「麥克道爾郡」(McDowell County),那裡荒涼的程度,從郡內最後一家超市亦在2016年初關閉足見,而特朗普初選在此取得91.5%選票!那裡的居民認為州政府經已捨棄了他們,但從特朗普看到轉變的希望(固然是動人的美國本土優先)。

此外,特朗普與希拉莉在「減碳、綠化」的問題上對著幹,背後化作不一樣的選舉本錢。別以為這只關乎自然保育者的投票決定,更牽涉所謂「產煤州、產油州」的選民抉擇,因為減碳環保政策,會直接影響那些州的國民生計,可能隨時失業。例如這次25個產煤州之中,希拉莉只奪得「伊利諾斯州、科羅拉多州、新墨西哥州、維吉尼亞州」四州選舉人票;而五個產油州之中,希拉莉只奪得加州。其餘當然盡被特朗普所奪。即使希拉莉取得了部分發展風能、太陽能州的支持,終也不敵恐生活受困的國民情緒反彈。

可見,總統大選面對如此撕裂的美國社會,情緒早已種下,是以,選舉日前才再掀爭議的希拉莉「電郵門」事件,根本動搖不了早就意志堅定的眾多選民(有指在10月前美國選民已確定了投票意向)。

特朗普的外交只是「回到過去」美國情意結

世間事有近因遠因、微觀宏觀,從一系列城鄉、州郡居民的經濟生活落差、精英的囂張傲慢,人們再在社交媒體持續發酵,終於形成懶理選舉辯論,不辨資訊真假的「後真相政治」。特朗普的本土民粹形象,換來新氣息的「感覺」,加上低稅政策,成功爭取中下層,以及少數極富人士的支持,終於勝出總統大選。

說實話,若冷靜評估特朗普當選後的局勢,除了低稅政策、種族、父權問題,會導致纏繞不休的赤字和國內衝突之外,特朗普排外和收緊外交政策,在美國近代歷史並不罕見,即使不同意,也未算是無法理解的瘋狂。

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外交就非常消極被動,他在1796年曾說:「避免捲入外國事務,跟他們的政治興衰聯繫在一起,或與他們友好而結成永久盟友,或跟他們敵對而發生衝突,這些都是不明智的。」美國立國之初,似乎不斷擴張領土,四處樹敵,其實是為了建立安全而完整的國家藍圖。

撇除美國與英、法等複雜問題,譬如說與墨西哥顯然如此。墨西哥在1821年脫離西班牙獨立後,大約有620萬人口,主要信仰天主教,一度把勢力延伸至德州(State of Texas)一帶,觸動了當時獨立未久,約有960萬人口信仰新教的美國。後來,美國借鼓勵國民移居到美墨邊界,進行人口滲透,制衡墨西哥人,1835、36年始終發生德克薩斯革命,州民宣布獨立,白人在戰役中僅僅險勝將墨西哥人驅逐,那時一旦州軍戰敗,墨西哥軍隊必直闖紐奧良。1845年,德州在美國聯邦支援下,終於將墨西哥勢力擊退至格蘭特河(Rio Grande)以南,再透過購買土地擴濶美國版圖。此後到了21世紀,墨西哥對美國國防根本不構成威脅,只是這種互相戒備的歷史情意結,加上時有非法勞工和毒品偷運到美國,才成為美國南部備受困擾的問題,特朗普再將這類歷史一脈相承的問題、情意結誇大,說要墨西哥人付費建造城牆罷了。

美國在整個20世紀,若非為可觀的經濟擴張,會維持外交一貫的「明哲保身」,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才開始改變,到了奧巴馬時代,看來是美國積極干涉外交事務到達高峰,然而,你認為希拉莉必然會維持這樣的外交嗎?筆者並不這樣看,篇幅所限,在部析特朗普對國際局勢如何影響再作分享。

延伸閱讀:

【續篇】

〈都誤解了!這才是特朗普 他將如何看待中國?亞洲怎麼樣?〉

  1. 〈為何全球湧現「反精英浪潮」?——當人們活在自己的世界〉
  2. 〈普世價值「大曬」?囂張攻擊無助改變,須軟化各地「保守」洪潮〉
  3. 〈誰說希拉莉必贏?特朗普「死忠」多低學歷、基層,但有錢人因低稅政策也支持他〉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