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結果分析】特朗普抹黑戰奏效,希拉莉輸在民調看不出的「投票意願」

【選戰結果分析】特朗普抹黑戰奏效,希拉莉輸在民調看不出的「投票意願」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響選民投票意願,其實是特朗普從初選就開始運用的手法,在自身支持者意志堅定的情況下,只要能讓對手的選民對選舉感到厭惡而不出門投票,就達到削弱對手能量之目的。

這是一場受到全球矚目的美國總統大選,共和黨(Republican Party)的特朗普(Donald Trump),擊敗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的前國務卿希拉莉(Hillary Clinton),成為美國史上當選年齡最高的總統。從原先無人看好,一直到成功登上大位,特朗普的勝利代表著美國一個新時代的開始,對於政治正確、菁英體制表達最強烈的不滿,這股不滿在金融海嘯後醞釀至今,最後淹沒希拉莉的白宮夢。

「電郵門2.0」突襲,終致希拉莉白宮夢碎

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在10月28日去函美國國會,因為發現新的郵件資料,要對7月份簽結的希拉莉「電郵門」案件重啟調查。此舉是希拉莉選情急轉直下的關鍵,雖然調查局在選前兩天公布調查結果,再度還給希拉莉清白,不過對選舉造成的傷害已難以彌補。就開票結果而言,新的「電郵門」事件絕對是壓垮希拉莉的最後一根稻草。

「電郵門」事件再度挑起美國民眾對希拉莉不誠實的印象,但原本支持希拉莉的民眾或獨立選民,是否會因為這樣而轉投特朗普?縱使不能排除這樣的投票行為,但要造成如此大規模選舉局勢改變的機會仍不大;造成這種選舉與民調如同「平行時空」的結果,應該與「投票意願」有關。

影響選民投票意願,其實是特朗普從初選就開始運用的手法,在自身支持者意志堅定的情況下,只要能讓對手的選民對選舉感到厭惡而不出門投票,就達到削弱對手能量之目的。特朗普的支持者在性醜聞、避稅等議題出現後依然不離不棄,支持度最低也還有約40%的水準,特朗普在辯論會上胡言亂語,也許就是想把這場選戰搞得醜陋不堪,讓尚在觀望的選民對政治冷感,進而不投票。

特朗普橫掃各大搖擺州,希拉莉輸在投票率

特朗普贏得上一屆羅姆尼(Mitt Romney)勝出的各州,不但輕鬆跨過206張選舉人票的「羅姆尼門檻」,還在重要的搖擺州(Swig State)攻城掠地。最受矚目的北卡羅萊納州(North Carolina)、佛羅里達州(Florida)與俄亥俄州(Ohio)這三大搖擺州,總計63張選舉人票都由特朗普拿下。

從各州的選舉結果來看,希拉莉只能以「慘敗」來形容,希拉莉不但沒有拿下幾個指標性的搖擺州,還輸掉原先評估民主黨選情穩定的地方。若以人口結構來看,拉丁裔眾多的佛羅里達州、非裔集中的北卡羅萊納州,希拉莉應該佔有優勢,且提前投票的數據也顯示民主黨領先共和黨,這點即可證實投票率對希拉莉的殺傷力有多大。

2012年的總統大選,奧巴馬(Barack Obama)在北卡羅萊納州的提前投票大幅領先羅姆尼,且顯示多數為非裔選民;不料在投票日當天,奧巴馬被白人選民打得落花流水,讓羅姆尼意外拿下北卡羅萊納州。此次希拉莉也有相同的情形,縱使在提前投票的數據領先,但投票日當天走去投票所的選民多數投給特朗普,可見「電郵門」事件造成希拉莉選民的卻步,最終讓搖擺州選情轉向特朗普。

共和黨支持者回流,希拉莉果真「大意失賓州」

共和黨高層原先幾乎棄守總統大選,將選戰重心放在國會與州長,因此不斷醞釀「分裂投票」的行為。但從三大搖擺州的情況來看,總統選票與聯邦參議員選票數幾乎一致,顯示共和黨支持者在這場選戰展現高度的凝聚力,「分裂投票」之所以不明顯,或許是受到「電郵門」的刺激,讓原本「沉默的支持者」還是決定投票阻止希拉莉當選。

以威斯康辛州(Wisconsin)來說,本來評估民主黨可在總統與聯邦參議員雙贏,卻接連被共和黨拿下,且參議員選票還高於總統得票,可見這是藉由國會拉抬總統選情的結果。再者是希拉莉完全沒有意料到的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開票過程中本還寄望於賓州來逆轉選情,不料希拉莉果真在賓州「翻船」,「大意失賓州」的結果不但賠掉一席本來很有機會當選的參議員,還斷送自己的總統之路。

「維吉尼亞模式」難奏效,民主黨失守五大湖區

開票之初,希拉莉意外在副手凱恩(Tim Kaine)故鄉的維吉尼亞州(Virginia)陷入苦戰,最終藉著在都會地區的大幅領先,抵消特朗普在郊區取得的巨幅領先,讓希拉莉驚險守下維吉尼亞州的13張選舉人票。

希拉莉在確定一口氣丟掉佛羅里達州等三大搖擺州後,唯一的勝選模式就是拿下密西根州(Michigan)、明尼蘇達州(Minnesota)與威斯康辛州等五大湖區的選舉人票,不料希拉莉在這些州的鄉村與郊區落後特朗普太多,各州首府附近的得票率雖然很高,但票數並不如預期,顯示仍有許多民主黨支持者沒有投票;希拉莉除了在明尼蘇達州以極小優勢領先特朗普,密西根州與威斯康辛州總計26張選舉人票也拱手送給特朗普。

原先希拉莉還能期待「郊區落後、都市大贏」的「維吉尼亞模式」來扭轉五大湖區的選情,不料郊區票數累積驚人,早已稀釋希拉莉在都市地區的領先優勢。這也凸顯出投票率並不是概括而論的一項指標,在郊區與城市的投票率高低,會影響不同的候選人,也會產生不同的選舉結果。

從國會到州長,民主黨兵敗如山倒

聯邦參議院原本有機會由民主黨過半,選前民調都顯示印第安納州(Indiana)、伊利諾州(Illinois)與威斯康辛州的共和黨選情不樂觀,最終共和黨在只丟掉一席伊利諾州的情況下,力保參議院繼續過半。民主黨除了在能夠拿下來的威斯康辛州與印第安納州慘遭滑鐵盧,連數個激戰區也是一席未得,僅保住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瑞德(Harry Reid)留下的內華達州(Nevada)席位。

選前評估國會選情時,幾乎確定共和黨能夠繼續掌握聯邦眾議院,開票過程也如預期,很早就確定由共和黨在眾議院過半。共和黨籍的議長萊恩(Paul Ryan),也順利於威斯康辛州第1國會選區(Wisconsin's 1st Congressional District)風光連任,但是在選舉期間,萊恩與特朗普之間惡劣的互動關係,讓許多共和黨議員心生不滿,加上特朗普順利當選總統,這些因素都對萊恩能否蟬連議長寶座投下變數。民主黨雖然在眾議院席次有所成長,但已經是連續四屆在眾議院敗選,未來在地方選舉若不全力以赴,就無法改變選區重劃對民主黨的傷害。

民主黨在州長選舉上也表現得不甚理想,丟掉密蘇里州(Missouri)與佛蒙特州(Vermont)州長寶座。由於地方政府掌握十年一度的選區重劃權,民主黨已經長期疏於經營,若忽視在2022年選區重劃之前的州長與地方議會選舉,民主黨可能會失去聯邦眾議院達十數年之久。

民調失準的大選,美國迎來「特朗普的共和黨時代」

這場美國總統大選與英國脫歐(Brexit)最大的相似之處,就在選前民調與實際開票結果的誤差。雖然特朗普並不被認為是毫無勝選機會,但普遍主流媒體都預測希拉莉會贏得大選。今年這兩次選舉勢必會變成「投票行為」的分析範本,平面媒體的民調技術與數據分析模式,也可能會面臨許多檢討的聲浪。

希拉莉沒有機會成為自1776年通過《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後,美國立國240年來第一位女性國家元首,雖然這段「沒有走完的最後一哩路」讓希拉莉與白宮大位擦肩而過,但能夠成為美國史上得到最多普選票的女性,不管當選與否,希拉莉都值得所有人給予掌聲。

推薦評論: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羅元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