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調專家「一地眼鏡碎」?這才是真實世界的樣貌

美國民調專家「一地眼鏡碎」?這才是真實世界的樣貌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恰好就是一個最菁英取向、最極端貧富不均的地方。這才是真實世界的樣貌啊!」

(中央社)美國媒體與民調機構選前均預測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莉當選機率極高,全國性支持度一路領先,但選舉結果讓民調專家們嚇一跳。

紐約時報(NYT)選前最後預測希拉莉(Hillary Clinton)的當選機率為85%。

網路媒體哈芬登郵報(Huffington Post)的預測機率更高達98.3%。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評估.希拉莉已穩獲275張選舉人票,威斯康辛、密西根與賓夕法尼亞等3州已是囊中物。

統計網站FiveThirtyEight認為,希拉莉的當選機率為66.9%。

上述於選前最後1日公布的民調都與開票結果大異其趣,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與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等電視媒體也沒準確預測,各媒體與民調機構在選情之夜,緊急修改當選機率。

為何美國選前公布的民調24小時後全部失準?

初步分析顯示,民調專家低估保守派選民的爆發力,特朗普陣營過去不斷提醒主流媒體的調查未察覺「不願表態的特朗普支持者」。

相較於民主黨支持者,特朗普支持者較害羞,許多藍領與低階白領,較不情願在民調中表態。也有分析認為,華府民調菁英們多以個人喜好調整程式,這些人根本已排除特朗普當選的可能性。

無論如何,在英國脫歐與美國大選後,「民調已死」成為新顯學。英國名嘴摩根(Piers Morgan)推文說,「民調專家們安息吧!所有的!」


菜市場政治學共同小編陳方隅表示,「社會科學早已證實,在貧富差距愈高的地方,民族主義情感、愛國心,以及排斥外來份子與少數族群(甚至還包括LGBT)的情節會愈嚴重。」

他認為,美國恰好就是一個最菁英取向、最極端貧富不均的地方。「這才是真實世界的樣貌啊!」

經濟全球化(同時也是財團化)下的所有輸家魯蛇,協同傳統保守的人們,像是見不得女性好的沙豬,最反LGBT和女性權益的人,最反智的人,最反環保主義的人,最懼怕外來移民的人,已經移民過來取得正式身份所以不想再有更多其他移民進來的人,最歧視除了白人之外的族群的人,以及最反對健保以及其他社會福利政策的人,全都一起投給了特朗普。

並且強調,這才是民主的常態。「民主政治從來不能保證、也從來不是為了要選出最英明的領導人。民粹領導人,沙豬領導人,笨笨領導人,無聊領導人,只要是人們最喜歡(或最不討厭)的那一個,就可以被選上。」

當選民覺得滿口謊言沒關係,歧視女性沒關係,歧視移民沒關係,沒有具體政見沒關係,長期逃稅和炒房沒關係,反覆不定沒關係;當這麼多人是懶得看新聞,或永遠只看同一台的新聞獲得資訊,當這麼多人不想或沒空參與公共事務,那麼,選出特朗普也只是剛好而已吧!


(中央社)雖說民調失準,但在選舉期間英國學界曾提出沉默的螺旋理論來論證,認為特朗普並非完全沒有機會勝選,同時民調還是很專業,只是選舉最終結果可能也不是專業民意調查過程能夠看到的。

美國總統大選投票前,聯邦調查局宣布重啟調查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電郵門事件,但也很快就宣布不予起訴,雖然一度造成兩名候選人民調逼近,但美國主流媒體都預測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將以顯著差距勝選,不同機構進行的民調結果也都顯示,希拉莉可望勝出,重量級媒體都為希拉莉背書。

但是,英國脫歐公投預測與結果相左是否會在美國重演,一直是整個美國總統大選過程中的大問號。

英國6月舉行脫歐公投,投票前民調顯示留歐派領先,但結果卻意外翻盤。

特朗普在10月31日的競選造勢活動中就高調指出,他將贏得選舉,英國脫歐結果將會以10倍效應在美國重現。

屬自由派的主流媒體包括紐約時報(NYT)與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以及較中立的今日美國報(USA Today)等多數媒體,選前都表態支持希拉莉,並以選舉人票制預測她將勝選。

現在回頭看,11月1日公布的的多項民調顯示,一度主導10月選情發展的特朗普陳年下流錄影帶影響消失,希拉莉的誠信問題依然是焦點。

英國脫歐效應顯示,受到社會情緒影響,即時民調無法適切反應選民最後的投票意向,2016美國大選起跑至今,民調常跑在事實之後,讓人跌破眼鏡。

雖然說美國大選民調失準,但在選舉期間英國已有學界提出沉默的螺旋理論來論證,並認為特朗普並非沒有機會勝選,同時民調還是很專業,只是選舉最終結果可能也不是專業民意調查能夠看得到。

沉默的螺旋理論(Spiral of silence)應用於大眾傳播學、甚至政治學,此理論是德國學者伊莉莎白•諾爾-紐曼(Elisabeth Noelle-Neumann)早在1974年於專業傳播期刊中發表。

簡言之,在傳播過程或參與傳播的過程中,如果發現自己的看法不被主流意見認可,人們多半不願意傳播自己的看法,聲音愈來愈小。

如果沉默的螺旋理論影響到這次美國總統大選,其所顯現的現象就是,聲音較大一方的訊息容易被放大,聲音較小一方的真正影響也不易呈現在各類民意調查結果中,那就更不用說主流媒體在選前的表態背書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