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歲德國男孩的自信發言,讓他重拾夢想:「我以後要當個劇場演員」

14歲德國男孩的自信發言,讓他重拾夢想:「我以後要當個劇場演員」
Photo Credit:Ian Scott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當我決定要走劇場這條路時,我媽的表情有多錯愕,因為她總是擔心我會餓死,或是娶不到老婆。」

文字:LynnLi

「你的夢想是什麼?」即將跨過一半而立之年的阿杜,在義大利羅馬郊區一場藝術Party上,內心突然浮現了這個問題,但也不是莫名其妙地就出現,而是在和來自德國柏林的優漢(Johann),聊完天後,不由自主地開始思考這件事情。

2013年的三月,當時我人還在巴黎,阿杜邀我去小劇場看戲,一個來自德國的劇團,擅長用面具表演,沒有對白,只用身體對話,兩個小時的演出,講的是老人院的故事,現場有時歡笑,有時悲傷,從那一刻開始,我也愛上了這個柏林的劇團—佛朗茲劇團。

兩年後,我再度踏上義大利羅馬,也遇見了阿杜,這一次他特地飄洋過海,來參與這個劇團的工作坊,學習面具製作及表演藝術,但更多的是學習他們的態度,如何在資本主義社會之外,挖掘人與人的單純及真實情感。

「我大學時就開始投入劇場創作,後來因為家人關係而放棄,回到職場工作,直到29歲那年,我覺得不快樂,開始思考我究竟要的是怎樣的生活?我和我女朋友討論以後,我決定回到劇場工作,在追求物質富足之外,我更想要追求的是心靈上的富足。」阿杜和我坐在羅馬街角咖啡店裡,他突然有感而發地對我說著。

阿杜說,他在羅馬上課時,遇見了14歲的優漢,他是劇場導演的兒子,對優漢的第一印象,是個害羞靦腆的國中一年級男孩,話雖然不多,但卻總是笑臉迎人,直到在一場派對上,來自不同國家的劇場工作者聚集在一塊,西班牙同學跳舞,德國同學則自成一個團體,用德文聊天,帶點專業又有點距離感,義大利的同學則是全場的開心果,無視半夜,照樣播放HIGH歌,熱情地搖擺著,而優漢則是戴上了手製面具,站上舞台表演,身體活靈活現,整個人脫胎換骨一般,自在地用身體與大家對話。

「我以後要當個劇場演員。」優漢下了舞台後,這樣告訴阿杜,而今年是他第三年隨著爸爸,出國參與工作坊,與各國劇場藝術家一起工作,然而私底下的優漢,其實就是個青少年,總是在旁邊默默地看著大哥哥、大姐姐們揮灑熱血,但在他的心裡,卻早已經默默地埋下希望種子。

「還記得14歲的夢想是什麼嗎?」聊到一半,阿杜突然這麼問我,我努力地回想:「當時我應該是想當個音樂家或老師吧!」阿杜聽完後大笑:「老實說,當時我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夢想,我就只是不斷地暗戀女生,然後捉弄女生。

回台灣以後,阿杜曾經試著用網路和優漢聯絡,或許是優漢經常隨著父親到世界各地演出工作,鮮少使用上網。但阿杜不諱言,從優漢的身上,他學會了「走在夢上」,「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當我決定要走劇場這條路時,我媽的表情有多錯愕,因為她總是擔心我會餓死,或是娶不到老婆。」

逃脫到傳統社會框架之外,如今的阿杜,劇場人生已經走了七年,甚至也和交往七年的女友結了婚,並且計畫年底創立一個高山原住民劇團,要以家鄉原住民族人的臉孔製作面具,作為表演,然後把部落帶到世界,再把世界帶回台灣,我從阿杜的眼神裡,看見了炙熱的夢想。

本文由VOGUE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原文請見從14歲德國男孩身上 我看見了自己的夢想,完整報導詳見《VOGUE網站》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VOG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