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陰莖」:如果真的有BL之神,我一定會全裸為他跳舞謝恩!

「她的陰莖」:如果真的有BL之神,我一定會全裸為他跳舞謝恩!
Photo Credit: Ed Gottschalk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部分的BL愛好者都是異性戀女性。當然在現實世界裡,不會稱呼那些異性戀女性為「男同志」,一來不正確,二來她們也不認為自己是「男同志」。如果這些女性的性幻想全被BL的男男表象占據,她們還能算是百分之百的異性戀者嗎?

文:溝口彰子

比起女同志與男同志間的友情,BL愛好者的關係從基本上更重視性

BL愛好者帶著驕傲與自卑,將自己區隔於「一般人」之外,向圈內人表明自己的BL性取向,並且進一步探究自己的「偏好/取向」,這點與同志類似。探究自己在性方面的偏好、只差沒有問及對方實際的性愛生活,則類似前述女同志與男同志互問喜好的情形。然而BL愛好者間的溝通,比起女同志與男同志間交換喜好對象,具有更強的性意涵。因為女同志與男同志之間沒有性方面的供需關係,只是為了增進友誼而談性。BL愛好者則需要同伴,才能滿足腦內的性渴求。

經營女性情趣用品專賣店,並在十二年間銷售三萬組跳蛋和按摩棒的北原實里曾經表示,她將「許多使用按摩棒的女性」稱為「體育生系」,她們「不需要妄想,要的也只是開關而已」、「自慰的時候,配菜(在此指的是自慰時看的書刊、影片)不如電池重要」。而那些「享受妄想」(包括BL在內)的女性,則被區分為「文藝系女子」〔北原(2008):56-57〕。在創作與提供妄想題材上,BL社群又屬於同好共同提供、共同擁有的形態。所以如果依照北原的脈絡加以補足,BL需要的其實不是電池,而是彼此。

虛擬性愛

曾經對MUD(Multi-User Dungeon / Dimension / Domain:一九七○年代末出現於學網,並盛行於歐美的多人線上遊戲,介面以文字為主)上的網路性愛進行大規模調查的雪莉.托爾可(Sherry Turkle),在研究中引用一個十六歲高中男生的說法 [1]:

網路性愛就是幻想。我在MUD上的愛人,拒絕在現實世界跟我見面。《花花公子》只是幻想,但MUD有具體的對象。所以我不覺得MUD是自慰。最後當然還是難免用自己的手解決,但是網路性愛必須要在對象對我也有幻想的時候,才有發生的可能。所以我現在覺得,幻想不是我自己一個人在房間裡製造出來的,更是兩個人之間性愛的一部分。

〔Turkle(1995):21〕

社群成員間性幻想的交換行為本身,以其他人際性交涉的過程的一部分而言,BL社群內的交流比較類似MUD。若說上面的例子裡,高中男生透過MUD進行「虛擬性愛」的話,BL愛好者也在透過BL進行「虛擬性愛」。然而,BL社群裡的網愛不同於MUD裡的一對一,是具有濫交性質的。BL「戀人們」常常在現實之中見面,MUD的戀人們卻不會在現實之中見面,更因匿名性質,而能自由奔放地在虛擬空間裡翻雲覆雨。BL愛好者則出現相反的情形。她們在現實世界裡都是「大同小異的女性」,卻又因為「在性取向上都具有BL這種少數特質」,而能放心與對方進行「虛擬性愛」。

大部分的BL愛好者都是異性戀女性。當然在現實世界裡,不會稱呼那些異性戀女性為「男同志」,一來不正確,二來她們也不認為自己是「男同志」。如果這些女性的性幻想全被BL的男男表象占據,她們還能算是百分之百的異性戀者嗎?一位三十餘歲的已婚女性友人曾經表示:「雖然現在已經不會了,不過幾年前有一陣子,曾經無法以男女關係和丈夫做愛,只能用BL想像,才能順利做愛。」假裝自己是男人並被男人插入的幻想,能讓這對夫妻間的性行為稱得上是百分之百的異性戀嗎?

如果將性行為定義成身體的行為,當然沒有異議。但是一個人的性取向,與幻想完全無關。一般將身體實際產生的行為稱為性行為,卻不會將腦內的妄想當成性行為。然而,我們同時也明白人類的性行為與頭腦(妄想)有深厚的關聯。那麼在現實世界裡,與實際發生的性行為同時發生的妄想、自慰發生的妄想,以及不伴隨行為的純粹妄想,對於妄想本體都是重要的行為。所以妄想的交換,便能稱得上是虛擬的性愛。

不需要性詞彙的性行為

BL愛好者透過BL這種性取向交換性的幻想。然而女性又如何得以在視女性主導的性為禁忌的社會中,交換這種性的幻想呢?

這是由於在愛好BL的女性腦中,她們就只是在討論喜歡作品的感想時,而非自己性方面的欲望。更何況,愛好者之間可以透過同一作品為進行討論,甚至於不需要使用性方面的語彙。例如她們在討論山根綾乃的《擁抱熱情之夜》時,就常常出現類似的對話:「隔天早上『受』充滿活力奔跑的那個特寫!」「『淘氣受』好棒喔!」這樣的對話主要是針對本書其中一話〈FIXER〉的最後一頁,「受」角色奔跑遠去的上半身畫面。但是在討論者的腦中,便已經確切地回想起前一頁才展開的激烈性愛場面,大家都以「共同體驗」為前提擁有相同的默契。前面床戲場面帶來的快感透過隔天早上「受」充滿活力奔跑的描寫,為讀者帶來更加鮮活的印象。所以「充滿活力奔跑好棒喔!」這樣的評語,概括的是前後一連串的快感。

「她的陰莖」

大部分的BL愛好者並不直接使用與性有關的詞彙,但是其中當然還是存在著例外。尤其是當交情夠好的愛好者在簡訊或BBS站等平台隔空討論的時候,更常常使用「小肉棒(チン棒)」或是「心之屌(こころのチンコ)」(此處將原文直譯,中文BL愛好圈則多以「幻肢」表示)等用語。較之於「陰莖」、「老二」,「肉棒」毋寧是更不堪入耳的用法。但在BL的話題中,「小肉棒」比「老二」更能傳達可愛的感覺,甚至像是女性可以握在手上自由運用的工具。在漫畫《成人時間》(《大人の時間》,語シスコ著,二○○六年)的書腰上,三浦紫苑在推薦文中便這樣寫:

如果我有了小肉棒,一定會高興得到處揮舞!如果真的有BL之神,我一定會全裸為他跳舞謝恩!語シスコ的漫畫裡,有我追求的一切。看呀!暴走的幽默感、飛散的BL汁、激昂澎湃的感情,都在書中閃閃發光!

由「一般人」看來,這篇推薦文說不定只能讓他們想像雌雄同體者賣力扭腰的樣子,但是我聯想到的,卻是女孩揮動著手上的「小肉棒」相互嬉戲的場面,而且會這麼想的不只我一人。同單行本書腰上,由作者語シスコ繪製的假廣告「光棒」就是一個例子。這種假商品明顯就是在惡搞《星際大戰》的光劍,既是「能發出強光,刺激度滿點的按摩棒」,還有以下功能:按下電源開關,還能變成一把迷你光劍!這樣的商品卻搭配「安納金.二十二歲」兩手握持的姿勢,並且仔細描繪了有點可怕卻又很可愛的局部圖樣。主要是易於手持的商品。

至於「心之屌」指的並非「內心有根陰莖」還是「心中的那根陰莖」,而是「心中長了陰莖」之意。這個用語強烈指涉在每一個愛好BL的女性心中都裝備了「陰莖」。當然,也無法否定BL以外的社群分不清楚「內心的陰莖」與「心中長了陰莖」之間差別的可能性。不過,大部分BL愛好者即使在有意無意之間會使用「我心中的棒棒已經……」之類的描述,也不至於說「在我的心中長著一根陰莖」之類的話。

當充滿刺激的BL表象出現在面前,BL愛好者甩著「小肉棒」的同時,「心之屌」也跟著勃起。BL漫畫中男性角色的陰莖與BL讀者心中的陰莖重疊,產生共振並一柱擎天。會勃起、射精的「陰莖」本來源自生理男性的身體,在BL愛好者的心中卻早已變成雜交用的虛擬器官,也就是「她的陰莖(her penis)」。

附註

[1] 依照塔克爾的見解,MUD的另一個意思「多使用者主機Multi-User Domain」,只適合於在一九七○年代至八○年代風行的《龍與地下城》(Dungeons & Dragons; DnD)脈絡,MUD的正式名稱應為Multi- User Dungeon。在一九九五年,包括使用MUSE、MOO、MUSH等軟體的介面在內,已經有幾百個虛擬空間,參加者則有數十萬人。每一個使用者都以自己的暱稱登入,雖然某些系統開放使用縮圖,但大部分使用者都習慣以純文字說明自己的角色設定,並以角色的身分在遊戲空間內行動與發言,也可只對指定用戶發言與私密訊息。所以用戶間的網路性愛,可稱之為一種共同執筆小說〔Turkle(1995):11&12〕。

為什麼BL男主角要在床上扮演「攻」與「受」的定型化角色?

書籍介紹

BL進化論:男子愛可以改變世界!日本首席BL專家的社會觀察與歷史研究》,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溝口彰子

BL(Boy's Love),是男性與男性之間由戀愛發展出來的各種故事。從森茉莉在七○年代的美少年小說作為「BL始祖」,到現在各種漫畫、小說、動畫、電影,BL提供多重的樂趣,滿足了各式各樣的想像。

BL研究者溝口彰子從BL的歷史說起,從耽美幻想到與現實接軌,BL創作中蘊含的性別意識,以及在社會風氣影響下的變革。也正是這些思想上的互相激盪,催生出更多不受性別規範、具包容性的作品,成為一個持續「進化」的活動!

BL進化論:男子愛可以改變世界!日本首席BL專家的社會觀察與歷史研究 溝口彰子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