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發衝浪客注意:用「信任」交換住宿,但請記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沙發衝浪客注意:用「信任」交換住宿,但請記得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Photo Credit: Mark Walz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來訪的沙發客竟然是位怕狗的女孩,還將房門緊緊關上,整夜不出門,只要一出房門,就要求她將兩隻狗帶開

文:呂月琪

Couchsurfing成立於2004年,這個平台主要宗旨是:stay with locals and meet travelers。藉由平台,人們得以「免費分享」家中閒置的空間或是一張沙發給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彼此交流文化、生活和旅行經驗。

不以金錢衡量價值,這種免費的住宿經驗帶給資本主義社會衝擊性的思考;Courchsurfing重視人與人之間的互信,建立於主人(host)和旅人(Couchsurfer)之間的信任是這個平台最重要的資本,在那個臉書尚未盛行的年代,Couchsurfingg提供了世界各地旅人住宿的新選擇,開啟了現代共享經濟的第一頁。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表面上看來,Couchsurfing標榜旅人可以免費住進當地人的家中;但從我的經驗出發,不論是對於host,亦或是旅人,這個住宿體驗不可能免費。Host分享時間,分享空間;對於host,時間是主要成本,大部分host平日要上班、上課,旅人來訪時,他們卸下自己可以休息的時刻,跟旅人分享自己的生活。

我的第一位host─女孩D是位德國研究生。身為獨自旅行客,且是第一次Couchsurfing,我審慎瀏覽D的個人簡介和住宿性別、人數、空間等等資訊要求,才決定送出訊問信。很幸運地,在出發前一個星期,收到D的確認回信。

那天晚上,我送她一包在有機超市買的紅茶包;我們喝著紅茶,分享攝影經驗,她家有兩隻可愛的大型米克斯,總是湊著耳朵,想一起聽故事。翻開她的攝影紀錄簿,是一張張記錄兩隻狗兒生活點滴的照片。D的簡介中標示著她曾在葡萄牙旅行,因此,我在詢問住宿的信中提到我也即將到葡萄牙旅行,希望她可以分享她的旅行經驗。那天,她給了我很棒的建議,讓我的葡萄牙旅行有了不同的規劃和收穫。

聊天中,她提到一個過往經驗:儘管她在個人簡介中已標明家裡有兩隻狗,也放上他們的照片,並在回覆信中再次強調;最後,來訪的沙發客竟然是位怕狗的女孩,還將房門緊緊關上,整夜不出門,只要一出房門,就要求她將兩隻狗帶開;這讓她非常不高興,顯然這位房客並沒有誠實告知自己的狀況,也不尊重host的生活。

結束2個多小時的交流,時間也到了深夜12點;女孩D說她還得繼續準備研究所的課業,所以先回房間,並讓我趕緊休息。

Boy jumping on brothers bed
社會信任的考驗

隨著使用人數增加,Couchsurfing漸漸面臨「社會信任」的危機;點開Couchsurfing的Host搜尋列,許多有經驗豐富的Host頁面除了詳細的自我介紹、房屋守則和來自沙發客的評論之外,往往附註了警告條款: 「禁止罐頭訊息(copy message)」、「禁止只想尋求免費住宿,不想交流的旅客」、「請將網頁上的個人介紹填寫完整」、「如有旅伴同行,記得介紹旅伴」等等。這些警語也揭示共享經濟隱含的危機: 往往施與受兩者間,並未達平衡;輕則與期待不符,重則攸關人身安全。

如果旅人抱持著貪小便宜的心態,將會大大損耗host的時間成本和精神,更是讓社會信任蒙上一層秋霜。相對地;Couchsurfing偶有host強邀沙發客以性行為交易住宿的新聞;互評機制也遭到挑戰,惡質一方要脅對方只能給予好評價,否則就會相對給予不合理差評;濫用Couchsurfing的meetup功能當作社交媒介等等。回歸初心,仔細瀏覽彼此的介紹頁面,從彼此談話的過程中,再思考是否繼續進一步交流,別急著下決定,懷抱著分享和尊重的心態,才能確保好的Couchsurfing經驗。

Airbnb是有價的Couchsurfing嗎?

相對於Couchsurfing重視與旅人交流的時間,2008年成立的Airbnb視「以合理租金,出租閒置空間」為首要。標榜體驗當地人生活空間、讓閒置空間得以發揮最大價值,Airbnb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旅人。許多Airbnb房東以「飯店式」的管理來經營這門生意,雇用清潔人員、提供旅遊指南和諮詢服務。比起飯店或是青年旅館,Airbnb在許多方面更為自由也有更多不可預期性。

我分享在倫敦和哥本哈根的Airbnb住宿經驗。

倫敦的Airbnb在一整排相連的兩層樓住宅區之中,有提供早餐。房東有多間房間同時出租,因此房東會事先詢問房客的早餐時間,進行分流,以免大家同一時間用餐,導致餐廳位置不夠。晚上11點後不能使用衛浴,浴室地板不能留下水漬和頭髮,不能使用廚房;房東雇用專門的清潔人員,整體的住宿品質很不錯,必須尊重房東的住宿細節規定。

丹麥哥本哈根的住宿隱身於一片紅磚公寓住宅區的二樓,北歐式的小屋有著溫暖的活力,房東提供許多私房推薦餐廳和咖啡廳名單。我們抵達的第一天,房東臨時要到媽媽家幫忙照顧小狗,因此幫我們換好床單,留下鑰匙後,房東二人就騎著腳踏車離開了;瞬間,本來訂好的獨立房間,變成整棟公寓。早上醒來,從房間窗戶可以看到公寓後方的小公園,兩個小兄弟一前一後跑到公園堆雪人,頗有融入當地的感覺。最後,要退房時,房東還沒回來,通知我們把鑰匙放在桌上就好。

AP_591124829544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兩個住宿經驗截然不同,藉由Airbnb這個平台,讓旅人有全新的體驗。跟Couchsurfing相仿的是,Airbnb也必須藉由平台寄信功能,取得住宿確認,房東保有篩選房客的權利;取消訂房的退款機制由房東根據Airbnb公布的準則各自分級訂立;互評機制讓房客確保房東的出租經驗,通常評價越多、越好,會大大提高出租率。

然而越來越多hostel業者將Airbnb當作訂房平台;在Airbnb的網頁上刊登自己的訂房資訊,如此,似乎也讓Airbnb和Booking之類專業訂房網的界限越顯模糊。從德國柏林禁止市民在Airbnb出租整棟房屋的案例,揭示著:「當共享經濟衝擊到既有商業市場,帶來的不僅僅是社會信任的安全問題,還有諸多疑慮,包含城市稅、營業稅、勞工保險制度、執業登記、本地租屋市場等等。」

回歸到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本質,「信任」是無價的。當共享經濟不再單純,從2004年Couchsurfing成立,隨後Airbnb、Eatwith、Uber等共享經濟的平台萌芽,走過第一個十年,現代共享經濟背後牽涉的議題之複雜,因應新時代的來臨,制定新的制度,確保共享經濟能為整個社會帶來最大的福祉是政府的首要責任。

相關評論:我的沙發衝浪:讓我們繼續在路上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