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你的第一堂哲學課:「最糟糕的是將上課筆記背得滾瓜爛熟」

開始你的第一堂哲學課:「最糟糕的是將上課筆記背得滾瓜爛熟」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哲學是甚麼?老師要怎麼教這些看似抽象的概念?藉由作者與頗富經驗的法國哲學老師互相對答,讓我們試著拾起那被丟在一旁、塵封許久的思辨能力。

菲利浦華(Philippe Roy)有六年的哲學教師經驗。在取得法國高中教師資格(CAPES)之前,他就以約聘教師身分在高中任教。他所任教過的中學由於地區和學生家庭背景不同,很明顯可以看出學生對哲學課的領受力有極大差異。菲利浦華老師也曾擔任高中公民與道德教育(EMC)教師,分辨出哲學課和公民教育課之間的差距。教育體制的框架並未減損他對哲學教育的熱情。

哲學課的教學是否和其他學科不同?會不會比較難?

哲學課與其他學科不同的地方有兩點:

首先,其他學科有個進度和目標,該上到哪裡?學生們都能了解。而哲學課的目標是在上課中,在學生們開始學習哲學思考時才出現的。提問和回答的形式也與其他科不同,哲學問題的回答或詮釋並無標準答案區塊,我們鼓勵學生們對題目本身提出質疑,丟下問號。

其他科目的問題幾乎是不能動的,答案也會是在期待中的。換句話說,哲學答題不在問題的預設中,哲學問題的回答沒有正確或標準,而是論據的強度和深度。  

第二點,呼應前面,因為沒有問與答的形式,也不是相應於題目的答案都已具備,哲學課的上課方式明顯和其他學科不同。學生得用心學習,才能理解哲學課所提出的難題,哲學概念的學習已經和其他課程明顯區隔開來。  

這些差別就足以使哲學課產生難度,要讓學生突然改變他們過去那麼多年的學習方式,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也因為與過去學習經驗有極大斷裂,反而激起學生的興趣與好奇心,有些學生因為長期太過框架的教學而意興闌珊缺乏動力,高三開始上哲學課後,終於燃起學習的熱情。

一年哲學課,你有看到學生的改變和提升嗎?

不能說所有的學生都被哲學課改變了。部分學生從第一堂課到最後一堂課都在狀況外。他們看不出哲學課對他們有什麼好處,沒有感受到思考的意義。也許他們還有課業之外的煩惱,對某些學生來說,哲學科會考的加權比重低,不必太在意成績,就不太把心思放在這堂課上。

有的學生逐步轉變他們的思考和看問題方式,或者因某些概念的觸發,嚐到哲學的甜蜜滋味,他們的確會在這一年被哲學改變。 

別忘了,同學之間的互動很重要,有的學生看到同學討論哲學討論得那麼起勁,也會受到影響。不過,哲學是思考的練習,不是「自然而然」蹦出來的,也不見得能輕易分享。

要能進入哲學思考,得從文本或哲學主題的思考活動開始,並且能在討論中進行思考。上課時,用心聽課且主動參與討論的學生,才能逐步進入哲學思考世界。  

只有專心投入對問題的思考,同時能提出質疑時,才算真正進入哲學思考。最糟糕的是將文本或上課筆記背得滾瓜爛熟,這樣完全達不到思考的效果。我發覺這也是學生最苦惱的地方,不知如何思辨起。

你最常引用的哲學家都是誰?

我試著不要過度強調某一個的哲學家,當然,我們也不可能把課綱裡出現的哲學家全部帶進教室裡。從概念切入則可能會讓我們經常談論到某些哲學家:

康德在道德和藝術概念,霍布斯(Thomas Hobbes)與盧梭在政治概念,休謨(David Hume)是經驗,亞里士多德討論正義,柏格森(Henri Bergson)反思人(生命),佛洛伊德探討潛意識,伊比鳩魯的幸福學說,討論欲望則要讀史賓諾沙。 

至於進度,除了依每學年的課程規劃決定哲學文本外,也依照我個人的問題思索,我把個人的思索問題移至課堂上和學生一起討論。有時候,我也會引導學生去認識課綱外的哲學家,透過錄像可以讓學生認識當代哲學家的研究。我放映過德勒茲哲學課的影片,這堂課探討欲望,在課堂上發展出德勒茲與瓜達利(Félix Guattari)的欲望概念。

根據你的教學經驗,怎麼樣才能提高學生上哲學課的樂趣?

由於老師可以選擇教材也可以教課綱以外的概念,例如上欲望概念時,我會加進熱情、情感。上政治概念時也可以將幸福和自由連貫起來。

哲學帶給實際面和思考的深度,學生很喜歡。深度效應會讓學生重新思考他們所接收的種種批評,這些批評多少已經滲透到實際面的肌理層,它可能存在於自然、藝術或人際關係的肌理層。另外,還有形上學方面的要求,用另一種方式看世界上呈現或再現的種種事物。  

哲學顛覆思想和態度,就是一種樂趣。因此,哲學就像某個在外邊的經驗,在某個令人窒息的世界,吐出一口真實感。

理解哲學,學生最大的困難在哪裡?

哲學不能是個抽象的遊戲,必須將那些令人沮喪的抽象事物化為具體。因為要顛覆既有的想法,就得讓學生理解那些看來具體的事物,其實並不如他們所想的具體。我跟著黑格爾問道:「是誰在思考抽象?」

學生對哪些概念比較感興趣?

很明顯,欲望談論最多。因為學生最常提的問題是關於他們的欲望、愛戀等,所有他們生命中的大事,也包括幸福與工作的概念。例如:

能讓人盡情發揮充滿能量的工作是什麼?

我們是不是工作過量了?

自由的概念也很吸引學生:

我是真正自由嗎?

到底什麼是自由之身?

學生們對潛意識的概念非常好奇,思考著那能躲過意識而驅使他們去做某些事情或產生某些想法的潛意識。有些學生對政治問題特別感興趣,但在我的經驗裡不算多數。他們也喜歡關於文化的反思,想像另一種生活方式的可能性,或者某個文化和其他文化的問題等等。

哪些概念對學生而言,很難懂呢?

有許多學生對最切身相關的概念反而覺得難懂:時間或生命。有關歷史的概念也難懂,不知如何著手。至於理論與實踐的關係,或論證等等,他們興趣缺缺,尤其是文科學生。

正義是很難處理的概念,因為學生們總是太過感性,而且,很容易同情受害者的悲慘處境。

你怎麼鼓勵學生參與討論呢?

當學生感覺有信心時,他才會在課堂上發言。所以,千萬不要貶低學生的發言,也不可輕易下評語而讓他們感到被羞辱。同時,老師得要求其他同學尊重別人的發言,不可打斷,也不可取笑。

有些學生聽不進去其他人的發言,也不接受別人的觀點或理由。因此,老師必須訂定最起碼的規則,好讓討論順利進行。

書籍介紹

《哲學的力量:踏進法國高中教室,想想台灣哲學教育》,開學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惠珍
長期旅居法國,從事最久的工作是記者,最喜歡的工作是演員。

大家用力談高中哲學,每年六月初,法國高中會考第一堂「哲學考」才剛開始,媒體就迫不及待要知道各科的哲學試題,而且馬上就有網路的解題大競賽,由高中哲學老師親自作答,猶如「全民運動」。

沒有國家我們會更自由嗎?

每一件藝術作品都有它的意義嗎?

我是我的過去所造就的嗎?

工作會讓我們失去自由嗎?

無知能是幸福的嗎?

全世界驚呼法國高中哲學「超勁爆」。的確,只有法國人才想得出這種題目,就如同法國的葡萄酒,有一種千錘百鍊的醇,你也很明白,能有這樣的醇,絕不是一天兩天的……

未命名
Photo Credit:開學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