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齒健康與否,亦跟貧窮相關

牙齒健康與否,亦跟貧窮相關
Photo Credit: Alkis Konstantinidi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續前篇談論港大須就停開牙醫專科碩士課程一事交代,再延續談論牙醫行業的相關問題。

港大牙醫學院獲評世界第一,超越去年榜首的瑞典卡羅琳醫學院,另一面,香港牙醫們對港大牙醫學院於今年停收牙科碩士生並不關心。有牙醫認為,牙醫始終不是醫生,如「老鼠尾生瘡」,並聽聞:梁振英正準備官式慶祝其世界第一,為其連任做勢。

王陽翎(于非)先生看了我寫的兩篇關於專科牙醫的文章,並介紹其所寫的《DSE「女狀元」姚子晴選讀牙科有遠見,不應介意「贏在起跑線」》一文給筆者,筆者喜歡以文會友,因而寫第三篇作答謝。

于非兄文章所談的是一位今屆拔萃女書院狀元,希望入讀港大牙醫學院,理由是牙齒健康影響人「觀感、自信及溝通能力」,成為牙醫可提升社會對牙齒保健的關注。筆者明白優秀的學生都是從其志願出發,但優才生可能會進一步修讀專科,它主要是處理一些嚴重個案,例如非洲,便需要很多牙齒矯正、口腔頜面外科等。

港大牙醫學院獨立成學系,及發展到目前的青黃不接,可能是由於擴充過度。香港並沒有足夠的嚴重個案作研究,牙齒保健與貧窮的關係很大,在落後地區尤為重要。港大牙醫學院的通訊 Expression介紹港大牙醫學生到烏干達實習及服務。

進修專科的動力

于非兄文章所言,香港牙醫基本月入已近HK$10萬,部分牙醫月入甚至由HK$15萬到HK$30萬不等,近10年優勢依然。因此,修讀牙科本科生一直是香港的大學生的主要選擇。

從資料看,有一半的專科註冊牙醫進入衛生署或牙科醫院。看來,修讀專科的主要誘因是當公務員,當官或是做教授。

Screen_Shot_2016-10-13_at_7_04_23_PM
作者提供

據衞生署2013年報,衞生署有牙科醫生職系268人。醫管局在2014/15年則只有8位高級牙科醫生╱牙科醫生。

當教授的有,SH-00001 盧展民(香港大學牙醫碩士 1987,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牙科)1993,香港大學哲學博士 1995)當了首席教授(Professor, Chair of Dental Public Health Clinical Professor);SG-00012 朱振雄(香港大學牙醫碩士 1992,香港大學牙科深造文憑 1997)當了牙醫學院副教授。看來,除了想當官和當教授外,香港牙醫進修專科的動力不大。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劉山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