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支那」沒貶意,青年新政議員何不大方承認自己讀「支那」?

如果「支那」沒貶意,青年新政議員何不大方承認自己讀「支那」?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年新政兩位議員在宣誓時把「China」讀成「支那」,事後卻指那是口音問題,又辯稱「支那」沒侮辱成份,倒是侮辱了民眾智慧。

昨日立法會首次開會前,70位議員輪流宣誓,當中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在宣誓前加入內容,並在宣誓時分別披上及展示寫上「HONG KONG IS NOT CHINA」的旗幟,被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指「合理懷疑」他們是否理解誓言、無權為其監誓,更指他們無法參與選出主席,令人質疑陳是否濫權。

而青年新政兩位議員以英文宣誓時,把「China」讀成「支那」亦引起爭議。當被問到宣誓問題時,梁頌恆表示披上旗幟是「fashion」元素,而把「China」讀成「支那」則是「家鄉鴨脷洲口音」。而游蕙禎亦反問︰「佢哋係咪歧視緊我嘅accent?」

不過後來梁頌恆出席電台節目時能夠正確讀出「China」被主席質疑,他則指自己正努力糾正,其後又表示當年孫中山在海外游說時亦有用過「支那」一詞,不認為帶有侮辱性。

AP_16286206545179
Photo Credit; Kin Cheung / AP Photo / 達志影像

然而「支那」一詞的起源不帶貶義、過往不帶貶義,仍不代表現在沒有貶義。兩位尊貴議員理應知道,近年港台對中國大陸的仇恨日增,網絡上以「支那」、「支那人」甚至「支那賤畜」作為對中國及中國人的蔑稱,絕非罕見。

在英語中對黑人的貶稱「nigger」普遍被視作極度冒犯,即使這個詞原本僅為指稱黑人的中性詞,來自拉丁文的「niger」(意指黑色)及西班牙/葡萄牙語的「negro」,但隨着歷史發展,此字變成一個貶詞,被視作種族歧視用語。堅稱使用「支那」一詞並無問題的人,也不妨到美國支持使用「nigger」。(後來有黑人會使用「nigga」指稱其他黑人,但會把其他種族使用此詞視作冒犯,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況且,青年新政兩位議員刻意使用「支那」的讀音,如果不是用作貶稱,那又是為了甚麼?難道他們認為有人愚蠢得相信口音的解釋嗎?

而最令人不解的是,為何兩人不能大方承認,反而要用甚麼「口音」、「fashion」辯解,又堅持「支那」沒有侮辱成份?要是說為免被指宣誓無效,還勉強可以成立,但被裁定宣誓無效後,連這個需要也沒有了。

反正討厭兩人的自然不會接受其解釋,支持者亦不見得反對他們用「支那」一詞,實在難以想到種種詭辯有何意義。

連一個口頭、形式上的惡作劇(這個層次恐怕稱不上「抗議」)都不敢堂堂正正承認,毫無因由地左閃右避、講一些自己都不信的話去解釋,首次參選即奪得兩席的青年新政(雖然有一席算是屬於本土民主前線的)可謂令人眼前一亮。

相關文章︰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周雪君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