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諒解梁耀忠,他早說放淡議會 《環時》借宣誓即放大港獨問題 劉雲山作怪?

無法諒解梁耀忠,他早說放淡議會 《環時》借宣誓即放大港獨問題 劉雲山作怪?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就梁耀忠草率放棄主持會議,間接促成梁君彥就任立法會主席一事,聯同立法會宣誓、《成報》、《環球時報》綜合剖析背後意義。

無須中聯辦指使,建制派為「私心」也會力推梁君彥任議會主席

不少朋友昨日傍晚才驚覺新一屆立法會風雲變色:先有姚松炎、梁頌恆、游蕙禎三人因為在宣誓就任議員中間加插其他說辭,秘書長陳維安判以宣誓無效;再有梁君彥與涂謹申競選立法會主席,梁耀忠被視為在席最資深議會主持會議,但他不久放棄主持後,改由石禮謙主持急急宣布投票表決,梁君彥在脫離英國國籍備受質疑,又在民主派杯葛之下,取得在席議員38票當選新一屆立法會主席。

關於宣誓就任一事牽涉問題反而更多,姑且留待文章後半部分,這裡先談論「雙梁爭議」。第一梁是梁君彥,被建制派力捧他做主席,放棄令人稍有疑慮的田北辰、謝偉俊,不作任何嘗試安撫民主派議員,顯然,是他們不滿這屆選舉結果仍未能壓倒民主派有關。競逐立法會主席一事,即使撇除中聯辦背後操弄,建制派亦非常樂意佔據立法會主席、各委員會主席,以牢牢掌握議會形勢,不讓民主派任內輕易取得「成績」,聲勢大振使之下屆將他們擊潰,是故,私心足以解釋他們堅持推舉「0票當選、國籍問題」、爭議多多的梁君彥出選主席。

朱凱迪不做「乖學生」揭梁君彥提名資格問題 梁任主席事「太嚴重」

競逐過程中,朱凱迪沒有做「乖學生」,他自行拍攝、公開梁君彥只供議員查閱的兩封放棄英籍信件,信件只能確實他9月30日起放棄英國護照,而正式的《國籍放棄聲明》在10月6日才寄出,至今仍未能解釋在提名截止日期(10月5日)之前,他是否得到英國正式批准其放棄英國籍。此事有足夠理據提呈司法覆核,根據《基本法》第71(2):「年滿40歲、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滿20年、在外國無居留權的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國公民 」,推翻梁君彥擔任主席的資格,而且涉及審核提名資格的職員失職。

不過,現在最令民主派支持者激動的是第二梁的問題,梁耀忠沒有好好珍惜一次主持會議的機會,輕易由石禮謙硬准投票通過梁君彥擔任主席,許多人已驚覺大事不妙,立法會主席可以主導會議議程、時間、特別會議及議事規則賦予一切權力等,加上,公眾最深刻印象應是議員發言是否與議題相關,是否有冒犯或不當言行,議員可遭主席趕離議事廳,若主席處事不公,大有權傾議會之感;日後,隨時「盡廢」民主派議員「抗爭軟硬功」,言行激烈固然被逐離場,即使在議事規則之內就議案進行「拉布」(冗長發言)也容易受阻。

梁耀忠早明言放淡議會政治,選舉只為「錢、身分」助基層

梁耀忠若因草率放棄主持會議,使梁君彥當選主席,他究竟需要負上甚麼程度的責任?梁耀忠下午儘管為事件道歉,但他主要將責任放在「秘書處及法律顧問」身上,指被他們誤導,以為主持會議沒有任何主席權力,怎料石禮謙一主持即自稱有議會主席權力,秘書處卻沒有作出反對,對待二人完全雙重標準。

我們凡事可以退一萬步思考,如果批評的一方,既長期攻訐傳統民主派議員「行禮如儀」,但另一方面又以頗高標準,要求梁耀忠果斷作出重要的、臨時的「政治判斷」,期望他怎樣獨自宣布梁君彥競選資格成疑,涂謹申當選主席,這種期望與批評並不對應(任何人當然「可以」有高要求,請君各自衡量)。

實際上,別說頗高標準,梁耀忠連基本標準也不符合,他經歷過梁振英4年亂局,剛過奇險萬分的立法會選舉,選情嚴峻至逼使數位參選人宣布退選,最近又早已爆出梁君彥選主席資格問題,一個有正常抗爭意志、正常閱讀政治能力的民主派議員,「最基本」的做法是切法拖延,這與秘書處有沒有誤導無關,拖延既有助弄清權責,更重要站在民主派的政治角色,把梁君彥當選主席抵抗至最後一刻,這種期望絕對合符最起碼的標準,梁耀忠難辭其咎。這是在理方面。

諷刺的是,去年9月底,梁耀忠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他早已「看淡」議會,指不論區議會還是立法會都只是「諮詢架構」,覺得不用花太多時間在議會裏,倒不如多做基層組織工作,而堅持參選立法會的原因,就是「錢、地位、政策文件」,因為有助他幫助基層。此刻我們再無懸念,梁耀忠不用我們貶抑看淡,他早已自己貶低自己,把立法會議員席位僅僅看成是地區服務的「延伸」,在混亂的香港局勢,毫無議會抗爭意志,甚至不感覺要多花時間在議會裏,完全符合香港打工仔心態:「hea做」;充其量只是忍辱負重「攞錢」幫窮人,把議員身分變成慈善大使。假如我們知道他早有如此自我期許,他昨日在立法會草率放棄主持會議,欠缺承擔又意志消沉,我們只能情感上「理解」,但不可原諒、不能認同(已強調是基本要求)。這是在情方面,可見在情在理,梁耀忠須負上極大責任。

宣誓無效在「意料之內」?不管你如何理解「支那」,梁明言並非貶低中國

至於三位議員被判宣誓就任無效,相信應是「意料之內」,2012年黃毓民宣誓期間加插咳嗽聲,也需要再補一次宣誓,姚、梁、游三人更加插隱喻言語在內,被判無效不應大感驚訝。梁頌恆比較值得一提,他早在9月初接受傳媒訪問時,並無回應是否支持港獨,更刻意提及擔心自己能否完成宣誓就任,如果他沒預期在宣誓中「加料」,主動提及憂慮非常奇怪。更奇怪的是,當梁的支持者興高采烈讚賞他大膽在宣誓時以「支那」一詞貶低中國,可是梁的回應強調自己運用的時候是口音問題,想說英語China卻讀成梵文「cīna」(支那)發音;按道理,這應該傷害了支持者的期望,認為他敢代表選民公然羞辱中國,怎料純粹誤會。

即使「支那」一詞由梵文讀音而來,「自古以來」連唐玄宗詩句「支那弟子無言語,穿耳胡僧笑點頭。」亦曾用過,但無可否認的是,自從二戰時期日軍侵華之後,日本人稱中國人為「支那人」的中性表述,經已被廣泛「介意」,蔣介石嚴厲控訴更是表代人物,一些敏感字詞,人們語意理解隨時代變化,當下被廣泛認為有負面含義,不應漠視,並無所謂「自古以來恆久不變」之理,像布料被染色之後很難退色,除非某段時期那些敏感字眼又再被人們「廣泛」賦予新的正面含義,這則屬後話了(這問題在「蝗蟲論」一事上早已討論過)。

《環球時報》把握每一機會放大港獨問題,宣誓含港獨成社評重點

除了怪事,還有「巧事」。事有湊巧,昨日青年新政梁、游二人語帶相關貶抑中國再掀港獨議題,今日《成報》即重提「青年新政」幕後有政治人物為攪局扶植成為「偽港獨」組織,更巧的是《環球時報》以長篇社評抽取香港議會宣誓一事大書特書港獨問題,先似代表大多數中國人帶出強烈情緒稱:「我們一是挺生氣的,二是為香港這顆曾經的『東方之珠』感到一絲惋惜」,繼而指責任在於香港社會:「不堅決懲罰激進政治勢力之過」。

《環球時報》一方面指港獨是偽命題,有人帶進議會「裝腔作勢」;另一方面又強調港獨令香港因此不再是文明、繁榮、有序(之前是),卻說不出有人把偽命題在議會「裝腔作勢」,如此「虛」的影響,如何推論出香港因此不再繁榮?唯一主旨是,這些口吻一再呼應中聯辦、梁振英兩年來大聲疾呼「港獨危險」,梁振英記招提完再提,《環球時報》評完又評,二者均不放過任何一次高舉香港港獨嚴重的機會。

《成報》長時期盡點江派,《環時》回應乏力 劉雲山作怪?

《成報》坦言,劉雲山掌握中宣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正是他與張德江在2014年制訂《「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政改白皮書)的重要推手,而且二人關係密切,「同聲同派」,更直指「劉雲山把持的文宣系統出手,找來《環球時報》在「環球網」發表社評,攻擊《成報》」;值得注意的是,《成報》火力絲毫未減,但《環球時報》界定《成報》為反中傳媒,卻無法解釋中紀委刊物引用《成報》內容,是否中紀委縱容反中?

總之,經過這段時期,整個江澤民派系涉港黑幕,被建制派《成報》數算得七七八八,而且明言涉及「偽港獨」組織青年新政在內,就宣誓一事我們審慎起見,尚可細心觀察從宣誓到《環時》即再高舉港獨問題,究竟真的事有湊巧,抑或如《成報》所言背後息息相關?

延伸閱讀:

  1. 〈梁振英、張德江手段屬「江派遺風」 中聯辦或妥協求情,棄梁機會增〉
  2. 〈習近平借香港打江派,「棄梁營、保一國兩制」實屬巧合 曾俊華笑了?〉
  3. 〈李嘉誠忽增「中港投資」 邱勛參選「防梁」硬選特首 《成報》笑張並非軟化〉
  4. 〈習近平六中全會前:梁營投機、與張德江一併整頓 江澤民中風後恢復成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