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獎得主相信「科學屬於全世界」 憂排拒移民損科研

諾獎得主相信「科學屬於全世界」 憂排拒移民損科研
Photo Credit: Jim Young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人發現,今年獲得諾貝爾獎的美國科學家都是移民,當中獲得化學獎的史托達特就認為,人們自由流動對科學發展非常重要。

今年6月英國公投通過脫歐,引起不同迴響,其中有科學家警告這個決定會傷害英國的科學發展。美國共和黨候述人特朗普強烈的反移民政策倡議,亦(在其多項反科學的立場以外)引起科學家憂慮,擔心美國會把優秀的外國學生、研究人員排拒在外。

多名諾獎得主長居美國

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家Atif Mian在Twitter指出,美籍科學家奪得了今屆數個諾貝爾獎,得主都是移民——3位物理學獎得主、1位化學獎得主及1位經濟學獎得主都是來自英國,至於另一位經濟學獎得主Bengt R. Holmström在芬蘭出生,長年在美國教學及研究。

Mian的貼文獲得接近2萬7千次轉發,他表示︰「從現時的政治環境來看,我認為這是值得提出的有趣論點。美國過去從其開放政策得益,將之逆轉會是個錯誤。」雖然未能確定上述所有得主是否已成為美國公民,但對Mian而言,重要的是他們都長年在美國生活、工作及做研究。

「科學是全世界的」

化學獎得主史托達特(J. Fraser Stoddart)在1997年到美國的加州大學帕克萊分校進行研究,2011年正式成為美國公民。對他而言,美國是進行科研的理想地方,因為人們有機會跟不同的人合作。

史托達特指自己全力支持納入所有人的開放政策,他認為只要有這類政策,在學術世界就會有神奇效應。他更認為不同國家各自為政、各自研究的年代已經過去。早前在《BBC》的節目上,他表示「科學是全世界的」,指出雖然只有他獲獎,但實際上獎項背後有其他名字,來自20、30甚至40個國家。

在美國工作期間,史托達特指自己的研究小組曾有來自十多個國家的人,近年很多都來自中國。在他眼中,科學進步取決於資訊的交流,以及研究人員是否容易入境。當然,這並非他獨有的看法,美國化學學會亦支持更透明、靈活的簽證制度,以便促進科研。

他亦指自己在事業初期,受到當年英國歡迎全歐洲年輕科學家的政策影響,並不滿英國政府將會截斷人才供應。他說︰「這對於英國的科學家並非好消息,我希望脫歐整件事要麼消失,要麼不曾發生。」而且如果最頂尖的科學家在脫歐後離開英國,史托達特表示對此將毫不意外。

「有用」的研究

獲得物理學獎的哈爾丹(F. Duncan Haldane)早前也表示,他幾年前曾經考慮從普林斯頓大學回到英國,主要是因為歐洲研究委員會(ERC)高達500萬歐元的研究經費。如果無法獲得這項經費,他就不太可能會回去英國。

哈爾丹在1980年代移居至美國進行研究,驅使他離開英國的主因,是戴卓爾夫人政府縮減科研經費︰「當時英國的科學界瀰漫壓抑的氣氛,因為愚蠢的政府想要人們做一些『有用』的事」,從而基礎科學的研究——例如哈爾丹對拓樸相變的相變——就自然不在此列。

雖然哈爾丹不像一些科學家般,擔憂英國未來的移民政策影響科學發展,但他亦認為政府需要吸引頂尖科學家,而且「毫無疑問,複雜的文書工作會趕走人」。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科學』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