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 —— 致虐待印傭夫婦書

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 —— 致虐待印傭夫婦書
Photo Credit: Beth Ranki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Beth Rankin CC BY SA 2.0

編按:香港發生轟動社會的虐待印傭案。一對夫婦被指在兩年間用鞋、單車鏈及熨斗等毒打印傭,又以逼用膠袋充當衣服,飲廁所水,獨留在家五天不提供食物等奇怪荒誕招數虐待印傭。法官斥責被告殘忍惡毒,反覆用不同手段傷害印傭,判涉案丈夫入獄3年零3個月,妻子則被判入獄5年半。相關新聞:香港一對夫婦毒招虐待印傭被重判 轟動香港300印傭領事館請願 聲援被虐印傭

虐待印傭夫婦:

得知你們轟動香港的虐待印傭案件,已被法庭判傷人及襲擊罪成立,分別判囚3年3個月及5年半。就你們的行為作出公正判決,是法庭的義務;對良知作批判和挽救,則是一個作家的工作。也因為這個原因,我特意寫這封信給你們。

英國詩人莊遜(Ben Johnson)曾說:「語言最能展示一個人,他一開口就能被我看透。」其實無須開口,看到你們對傭人的舉止,我也就瞭解你們的品格。香港人對待傭人的不平事,如剋扣工資、不准放假、伙食低劣我時有所聞,但也沒有你們如此突出,兩年來以各式各樣的方法,虐待身材矮小的Kartika Puspitari。

我不為Kartika Puspitari在內的全部傭工伸冤,二十五萬個外來傭工,不可能全無過錯、品行端正,正如法官在這案件亦批評她的部分證供誇張失實 。

我也不打算在此探究他們應否有最低工資,或是之前引起巨大爭議,外來僱傭的居港權問題。

我只想跟你們討論一個題目:

「怎樣才算是一個人?」

請不要嘲笑這問題淺陋又枯燥。因為這個「人」字 ,是中文字裡最複雜的兩劃,單純以生物學來解釋,會令你感到困惑:

同樣是有手有腳,阿里士多德稱女性天生「不完整」,是比男性次等的人。

同樣是有頭有臉,美國憲法第一章第二條卻明示,黑奴只能算作「五分之三」個人。

以上的事例硬把一個人當成不是完全的人來對待,背後卻各能自圓其說,在此不作細述。 看到你們兩年來的各式的惡毒虐待,以傭人為芻狗,又有什麼樣的原因,容我猜度一下:

苛索無度。你們自覺每月花三千九百二十港幣,得到的不只是家居服務 。西漢的王褒為他的傭人寫了〈僮約〉,當中有「奴從百役使,不得有二言」的無理規矩,你們顯然不遑多讓,在標準的僱傭合約之外,添加了許多令人齒寒的條款。只因傭人不夠籌碼、較易啞忍,讓你們為所欲為。

視作奴僕。法律上你們是普通的雇主,經濟學上你和傭人只是合約關係,你們自封Master,猶如封建中國的主子,以為能隨意發洩而不受限制;不論你身高多少,自覺傭人比你矮一大截。 我想起美國傳說以控制黑奴聞名的林治(Willie Lynch),他曾經說過要「製造」一個奴隸,必須存其肉體,去其意志(Keep the body, take the mind)。而你們以熨斗炙臉、用單車鏈鞭打、鎅刀割手及肚,簡直連「keep the body」也不願了,比起美利堅的林治,似乎更進一步。

如果我以上的分析不錯,那麼證明在你們眼中,傭人根本不算一個完整的人,遑論平等相處。 你們瞭解家中印傭的宗教信仰嗎?如果信奉的是回教(超過八成印尼國民信奉回教),你們又知道上月9號是穆斯林的開齋節,這有如中國人過年般重要的節日嗎? 如果不知道,以後請嘗試瞭解這同一屋簷下,但有著不同文化信仰的外來傭工,他們不止是一部會發聲的家務機器。重要的是,請把他們視作一個有著尊嚴和權利的人,一個不會在你眼中只算作「五分之三」的人。

最後我以陶淵明的一句詩作結:「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願你們改過自新。

梁漢祺 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梁漢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