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紗下的阿拉伯女人們,對「女權」有著什麼樣的想像?

面紗下的阿拉伯女人們,對「女權」有著什麼樣的想像?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宗教在阿拉伯世界一直是至高無上的權力,百姓只要不去挑戰它的禁忌,便能彼此相安無事。然而對於哲學家、文學家、藝術家及科學家而言,它卻是某種程度的束縛⋯⋯

文:鄭慧慈

面紗下的女權

阿拉伯女權運動自公元19世紀以來從未停止。著名的女權運動者如艾敏(Qasim Amin),主張女子教育是社會萬事之源,因為唯有女性可孕育男女。他呼籲解放穆斯林婦女,在1899年出版著名的《女性解放》、《新女性》等書。

20世紀初,夏厄剌維(Huda Sha‘rawi)領導女權運動,1921年她公開掀開頭巾,踩在腳底,轟動一時。1927年,夏厄剌維在埃及成立「埃及女性聯盟」,接著成立「阿拉伯女性聯盟」,並創辦刊物,1944年成立「阿拉伯女性大會」。20世紀中葉,「尼羅河之女聯盟」領袖夏菲各(Duriyah Shafiq)領導一連串女權運動,訴求制憲,爭取女性參政權。阿拉伯國家的女性似乎應該感激埃及這個領導女性自覺的國家,否則便沒有科威特第一位女部長產生,也沒有今日阿拉伯女權的提升。

儘管女權運動不斷,其訴求卻經常是恢復伊斯蘭教義賦予女性的權利與尊嚴。對阿拉伯女性而言,所謂的「女權」是能夠順應當地環境,自在地生活,譬如未婚女性要有不被傷害的權利,已婚者要被丈夫尊重、保護。

阿拉伯人說:「天堂在母親的腳底下」,母親地位崇高,肩負斷奶前的兒女教育,母親有被孝順的權利。父親幾乎無需插手幼兒教育,男孩要等到斷奶之後,父親才會加入兒子的教育工作,女兒的教育責任則落在女性身上。姊妹必須保持聯絡,阿姨地位等同母親,祖母要受兒女、孫兒女以及其他親戚的孝順和尊重,不可拒絕祖母的要求。所有婦女享有受教、財產、休假等權利,但不應與男人交往,因此沙烏地阿拉伯女性可選擇的職業很有限,通常她們喜歡當教師、醫師或女性機構職員。

HudaShaarawi_夏厄剌維
Photo Credit: 公有領域
夏厄剌維
示威一定是「反民主」?

我的住處在當時利雅德(Riyadh)最熱鬧的烏來亞區,有一天看到烏來亞街上擠滿了人,路邊停了10幾輛深色賓士車,每輛車的駕駛座車門都敞開著,駕駛都是女人。第一輛領頭車的駕駛,竟然是紹德國王大學阿拉伯語文學系的教授。我聽到她高喊著口號,她後面一排車的女駕駛也都走下車,隨著她吶喊,訴求女性開車權。群眾在一旁看熱鬧,七嘴八舌。

她們雖然還是穿著阿巴雅(按:Abaya,罩袍),但並沒有依照一般方式穿好,她們的面紗都已經摘除,頭巾卻仍然散披在頭上,露出部分頭髮。我迅速離開示威現場,忐忑不安地飛奔回家聽新聞。所有廣播都對她們不利。隔天報紙除了出現宗教領袖賓巴資的嚴厲譴責之外,還有許多宗教學者引用教條與教義來證明她們偏離了正道。連續數星期,報紙上都有投書譴責她們的人,還包含許多女性。這些婦女認為自己在宗教保護下享有充分的人權,無需這種異教徒的「女權」。

參與運動者都被學校停職。我們幾位前後期同學感念這位老師對我們的照顧,一起到她家探視。她顯得非常平靜,對政府並沒有任何批評。她們沒有停職很久,政府為了穩定民心,展現寬容愛民精神,以寬容代替懲罰。她們並未達成運動目標,卻意外為政府做了宣傳,充分展現政、教領袖合作的高效能。

紹德家族的執政,曾經遇到許多重大挑戰,但每次都能迎刃而解,我認為那是執政者深體民意的結果。譬如「阿拉伯之春」革命運動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前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阿卜杜拉(Abdullah bin Abdulaziz Al Saud)適時提高薪資,允諾開放選舉權,讓該國倖免於難。阿拉伯世界的王國制並不表示他們是政權獨裁,譬如約旦和沙烏地阿拉伯是王國制,但人民生活普遍安定和樂。同樣的,共和制也不表示人民享有民主,譬如伊拉克、敘利亞是共和制,政府卻專制獨裁,造成民不聊生,許多知識份子逃到國外,尋求政治庇護。

女權在沙烏地阿拉伯的發展,我不認為一、兩次的運動能發生任何作用。另一方面,究竟何種模式能代表沙烏地阿拉伯女人所嚮往的權利?顯然「自在」才是重點。穿得自在、住得自在、行得自在及自在地思考,這些似乎都需要傳統與現代漸進式的磨合才能達成。自由的真諦不過是靈魂的自在罷了。

跟我最要好的博士班同學哈斯納(Hasna’ al-Qunay‘ir),畢業以後在紹德國王大學教書,長年以來在《利雅德日報》寫專欄。她穩健的文筆與聰慧的思維,獲得知識份子很大迴響。她無須站上街頭,以一個洞悉阿拉伯傳統文化與人民心聲的知識人,用柔和卻無比堅強熟練的筆,將阿拉伯古代光榮與真正的伊斯蘭靈魂,清晰地呈現在統治者和國人眼前,在爭取沙烏地阿拉伯女權上獲得非常大的收穫。2015年12月,沙烏地阿拉伯第一批女市議員誕生,女性獲得地方選舉投票權,儘管只是地方層級的選舉權,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權歷史上卻是最大的突破。

「仁慈」的宗教警察

沙烏地阿拉伯最讓外人產生負面觀感的,便是宗教警察的權威。宗教警察所屬的「揚善除惡組織」,是1940年沙烏地阿拉伯政府根據伊斯蘭教法「除惡揚善」的精神而設立,成員約5,000人。他們的任務是在公共場所與商場執行伊斯蘭法,以杜絕罪惡的發生,譬如催促人們在禮拜時間到清真寺做禮拜、督促商店在禮拜時間停止買賣行為、監督女人是否照規定穿阿巴雅、命人行善、懲罰違規者。然而部分宗教警察執法過當導致民怨,也導致當地境內有一些人主張廢除該組織。

由於宗教警察與當代主流文化價值相違的特殊性,有些外國媒體還會對宗教警察的執法行為加以渲染。最為人知的沉痛例子,是2002年麥加一所女子學校發生火災,宗教警察禁止消防人員進入校園救人,因為女生們在校內沒有穿阿巴雅,依照教法,這些消防人員不得見到沒有穿著阿巴雅的女性。宗教警察的處置導致這事件的死亡者增加,明顯違反人權。然而,直到2015年,大多數人仍然認為它的存在利多於弊。

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宗教警察在社會各角落巡邏,尤其是人群聚集的地方,以維持宗教秩序。每到禮拜時間,宗教警察會在商場督促商家關店做禮拜;齋月期間宗教警察執行勤務特別活絡,此時婦女必須格外警惕,因為宗教警察如果看到穿著不合乎教義的女人,會毫不客氣地鞭打。外國婦女雖然不必戴頭巾和面紗,但穿著阿巴雅是必要的。1980年代,我聽說一位歐洲大使的夫人因為穿著而遭鞭打,引發外交事件。我們抵達沙烏地阿拉伯之後不久,便須簽署尊重當地法律與習俗的切結書。在外交豁免權裡,不包含傷害當地善良風俗。任何女人外出必須穿著阿巴雅,齋月時還要戴上黑色頭巾。

我居住在利雅德時,曾有一次到「女人街」(珠寶、金飾街)購物。我走進一家店想買義大利三色18K金耳環,挑選了很久,中意的都有些重量,不便宜。正當我猶豫不決時,一位蒙面紗的沙烏地阿拉伯女人進了店,劈頭便對老闆說:「那條項鍊,我要一公斤。」完全不看店裡擺設的其他款式。我佩服她的財力,更令我折服的是她的「果斷」。我想老闆正忙著這位貴客,便摸摸鼻子走出店,內心五味雜陳,包含些許自卑和羨慕。

當心裡正計算著我中意的耳環和1,000公克項鍊之間的差異及其所象徵的意義時,我猛然抬頭,發現迎面而來的是一位拿著鞭子的宗教警察。他直視著我,感覺狀況很不妙,因為我的阿巴雅太長妨礙走路,於是我在胸前打了一個結,部分小腿就自然露出來。我並沒有在阿巴雅裡面穿長衫,而是穿長約膝蓋下10公分的裙子。當時我毫無空間可以折返,眼看將面臨生平最大的人身侮辱。我一邊走,一邊解開胸前阿巴雅上的結,心臟撲通撲通跳,想像著小腿被鞭打得血淋淋,身邊圍著看熱鬧穆斯林的景象。

或許困獸猶鬥是人的本性,心想橫豎都是悲劇,何不放手一搏?他目光凶狠地說:「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我說:「我自然知道。」他說:「那我就該盡我的職責。」我說:「可是安拉不是說『你應當告訴眾信士男子,要俯首下視』在先,然後才說『遮其羞體』嗎?你若俯首下視,會看到什麼?現在你要執法,請看現在我的小腿露出來了嗎?」我連續使用修辭學的「否定式問句」,口氣溫和卻堅定。我永遠難忘當時這位宗教警察的神情,他凶惡的眼神溫和了,嘴角露出勝過紀伯倫的「一絲微笑」,跟我說:「我的姊妹,很高興認識妳。」附近店家老闆已經都圍過來,大家熱烈地鼓掌,是為我還是為他?我幸運逃過一劫,也為自己上了一課:命運其實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任何惡劣的環境都千萬不要放棄拯救自己。

我在修讀「古蘭經文研究」的那年,也曾經和老師有類似的「硬凹」經驗。記得我念到《古蘭經》下列經文:「淫婦和姦夫,你們應當各打100鞭。你們不要為憐憫他倆而減免真主的刑罰,如果你們確信真主和末日。叫一夥信士,監視他倆的受刑。」(24:2)我尖銳地問老師,認為《古蘭經》對女性的歧視處處可見,安拉將犯姦淫罪者設定是女人為多,因為上節經文裡,女性「淫婦」置於前,男性的「姦夫」置於後。證據是下列經文中:「男盜女賊,你們當斬掉他們倆的手,以報他們倆的罪行,以示真主的懲戒。真主是萬能的,是至睿的。」(5:38)男性盜賊置於前,女性盜賊置於後,任何文化都能理解男性盜賊是多於女性。

當時老師花了很多時間設法說服我,卻沒能給我滿意的答案,我也刻意隱瞞中文裡「男盜女娼」所表達的類似概念。回想起來,對異文化的偏見應是人性,苛責他人易如反掌,容忍差異何其困難?

MIDEAST SAUDI RELIGIOUS POLICE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宗教在阿拉伯世界一直是至高無上的權力,百姓只要不去挑戰它的禁忌,便能彼此相安無事。然而對於哲學家、文學家、藝術家及科學家而言,它卻是某種程度的束縛。許多思想家因此移民他鄉,或運用他們祖先流傳下來的象徵手法將宗教包裝在某些外衣底下,牴觸它卻不露痕跡。

儘管小心翼翼,還是有許多文人遭受迫害。我在約旦和沙烏地阿拉伯念書時,便有伊拉克和敘利亞教授是被其祖國流放的詩人和思想犯。著名的敘利亞詩人尼撒爾.格巴尼(Nizar Qabbani)便在他一首名為〈大餅、菸草和月亮〉(Khbz wa Hashish wa Qamar)的詩中影射宗教是導致落後、無知及迷信的原因,引發宗教人士撻伐。他輾轉在各國流浪,最後定居倫敦。

書籍介紹

阿拉伯奇想千年》,天下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鄭慧慈

伊斯蘭教叫拜聲迴盪千年,不只滋養信徒靈魂,也觸動每一個行過中東的旅人內心。阿拉伯文化博大精深,歷史版圖橫跨歐、亞、非三大洲,重要性足與東、西方文化並駕齊驅;背後蘊藏的許多精彩故事,更等待有心人去發掘。

無邊無際的沙漠和神祕難解的宗教信仰,是多數人對阿拉伯世界的刻板印象,但這只是表面。歷史悠久的阿拉伯文化,為何會以如今面貌存在?恐怖份子為何跟穆斯林畫上等號?難道這一切僅僅只是遵照安拉的旨意?

三度在約旦和沙烏地阿拉伯求學與工作的鄭慧慈教授,用深入視角解讀阿拉伯世界和伊斯蘭社會習俗,包括阿拉伯人的飲食禮儀、齋戒月種種禁忌、阿拉伯人的愛情觀,以及迷人的市集文化等。這不是一板一眼的教科書,卻能釐清你對阿拉伯文化的想像、猜測與誤解。

阿拉伯奇想千年立體書

責任編輯:闕士淵
核稿編輯:曾傑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