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秘密揭曉︰斯諾登在港期間,曾匿藏於尋求庇護者的家

3年秘密揭曉︰斯諾登在港期間,曾匿藏於尋求庇護者的家
Photo Credit: Mark Blinch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3年,斯諾登在香港揭發美國情報部門的監控計劃,公開身份後曾隱身13日,但他當時其實匿藏在一些尋求庇護者的家。

昨日美國《紐約時報》、加拿大《全國郵報》及德國《商報》分別發表報導,披露了在2013年揭發美國情報部門大規模網絡監控計劃的斯諾登(Edward Snowden)在港匿藏期間的行蹤。

2013年6月初,利用斯諾登提供的資料,《衛報》及《華盛頓郵報》先後報導美國中情局的監控計劃,但未有曝露洩密者身份。直到同年6月9日,斯諾登自行要求拍攝影片公開身份,並解說他冒險洩密的原因。

身份曝光後,斯諾登必須立即避過傳媒及有關方面的追捕。根據紀錄片《第四公民》(Citizenfour),原本住在美麗華酒店的斯諾登,於6月10日離開酒店,在人權律師文浩正以及提普(Robert Tibbo)的協助下到聯合國難民署申請庇護。

vlcsnap-2016-09-08-10h41m12s158
《第四公民》電影截圖
文浩正律師(左)與斯諾登(右)。

6月23日,特區政府發表聲明,指由於美國發出的臨時拘捕令未能全面符合香港法律要求,故沒有限制斯諾登出境,並宣佈他已「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徑」離開香港。

秘密的13日,藏在尋求庇護者的家

但6月10日至6月23日期間斯諾登藏身何處,一直是個秘密。《第四公民》中只提到他申請難民身份後,就隱藏行蹤。在斯諾登身份曝光前已在其身旁拍攝的導演普特拉斯(Laura Poitras)表示,自己於6日後回到柏林。

《第四公民》中亦有透露斯諾登在香港匿藏期間,跟普特拉斯的加密通訊內容。普特拉斯問斯諾登,如果能給他一部相機,是否可以拍攝他的藏身地點。但斯諾登表示不能,因為收留他的人「非常弱勢」,他無法大聲說話,也不想有人破門而入。

vlcsnap-2016-09-08-10h44m47s9
《第四公民》電影截圖

當年斯諾登離港後,文浩正接受訪問,拒絕透露斯諾登在這兩星期到底住在何處。這個秘密維持了3年,直到昨日才公之於世︰原來他在這段期間,先後住在幾位在港尋求庇護者的家,在荔枝角以及深水埗等地區匿藏。

香港的難民政策對尋求庇護者而言是個折磨,但提普曾協助不少尋求庇護者,他想到可以借他們的家作斯諾登的藏身之所︰「顯然如果斯諾登住在一個難民家庭中,這會是香港政府及大部份香港人最沒預期到的地方。沒有人會到那兒找斯諾登,就算看到他一眼,也不太可能認得出他。」

決定離開,卻滯留莫斯科

匿藏了12日後,斯諾登住在提普的家——雖然他們害怕被無人機攻擊,仍然點了斯諾登最喜愛的薄餅,慶祝其30歲生日。這段期間,他們研究各種選項,包括離開香港的不同路線。

有另一洩密者曼寧(Chelsa Manning)作先例,斯諾登清楚明白如果被引渡回美國受審,自己的處境並不樂觀。由於留在香港尋求政府庇護有太多不確定因素,斯諾登決定離開。他知道自己需要別處的協助,透過律師聯絡阿桑奇(Julian Assange)及維基解密團隊。

維基解密的職員由澳洲前往香港,跟斯諾登的律師溝通。她買了超過12張機票,前往冰島、古巴及印度等地,旨在擾亂視線。在6月23日,提普駕車送兩人到香港國際機場,文浩正亦臨時買了張往上海的機票,以便進入禁區協助斯諾登。

在斯諾登離港後,香港政府宣佈消息。美國政府撤銷了斯諾登的護照,使他在莫斯科無法轉機。斯諾登表示,他沒有想過會留在俄羅斯,但由於護照失效而滯留在機場,他立即向21個國家申請庇護,包括法國、德國、澳洲及芬蘭等,沒有國家願意收留或承諾給他安全的行程。

結果他在機場住了差不多一個月,才獲得俄國政府發出臨時庇護,最近延續了三年期限。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