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內建」的歧視 從設計打破隔閡

消除「內建」的歧視 從設計打破隔閡
Photo Credit; Vincent Yu/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歧視不只限於行為,也存在於設計之中。設計者一旦排除了某些人的需要,便成為了「內建」的歧視。我們的城市設計能夠包容所有界別人士的不同需要嗎?

文︰程玉然

以設計打破隔閡,一般會先想到無障礙設施,方便傷建人士出行。在香港,這已經是一般新建築物的基本要求。然而,要消除「內建」於生活各個環節的設計歧視,則遠不止於此。

設計講求「以人為本」,但當中的「人」是何許人,才是重點。從城市規劃,到設施及交通,從產品設計,再到經費分配,一個城市能否從設計中照顧市內所有人的需求,成為了一個城市是否平等進步指標。

城市規劃區隔人種

在美國,城市規劃便反映出該國其中一個重要平權議題——種族問題。自20世紀初的大移民時代起,城市的規劃便出現歧視。例子有因華人被逼遷而形成的唐人街(它們現在卻成為東方主義獵奇式景點——這是否另一重的歧視便是後話了),也有白人以各種手段,如推高房價、刻意造成樓宇失修或以收入劃分住宅區等,將有色人種驅逐於白人社區外,形成種族間隔的社區。

一些較不明顯的規劃,亦同樣暗藏歧視,交通規劃是經典例子。公共交通難以到達富有白人聚居區域,或者到達該區的交通成本極高,都阻隔了有色人種與白人接觸。

又例如在紐約Long Island,當地建造了多重低矮的橋道,令巴士無法通過橋下馬路,阻隔了需要倚賴公共交通的低收入人士進出該區。而洛杉磯市政府的交通經費,不成比例地投放於多數為白人使用的鐵路網絡,而輕視低收入有色人種使用的巴士網絡,亦是構成歧視。其他規劃如社康設施供應,也是平等規劃的議題。

設計也可能帶有歧視

較貼身的產品設計,也可以出現歧視。最近,新興社交網絡Snapchat,最近辨識人類臉孔,並加上電腦動畫修飾的功能,竟出現「黃種人臉」、「美白」等功能,被認為是白人至上心態作祟。雖然公司已將功能下架,但已引起軒然大波。有評論認為,這是因為該公司團隊過份「純白」之故。這也說明員工種族多元化的重要。

為此,美國有組織開始提倡共融遊樂場,以公平、共融為設計原則,為兒童建立與所有種族及界別友伴交流玩樂的場所,亦是從小培養共融意識的開端。

近年香港某些設計卻正深化歧視,例如如常見於香港的公園長椅扶手,或是天橋底石陣,用以防止露宿者停留,便被外國設計界指為「敵意設計」(Hostile Architecture),進一步危害邊緣人士的生存。更甚者,有新建貴價住宅再次出現「傭工用升降機」,都令人咋舌。

歧視不限於行為層面

根據平機會簡介,香港現行4條反歧視法,目的是在特定範疇內(就業、教育、租住、會籍,以及貨品、設施和服務提供),不考慮某些個人特質(例如:性別、種族、殘疾、家庭崗位)以達致機會平等,因為這些特質與個人的工作表現、能力、資格並不相干。可見立法原意,旨在規限人或團體的行為或決定,以達至機會均等。大眾的對於「歧視」的想像,亦多止於個人或機構的行為。

從設計上消除歧視,不論是商品或是整體城市規劃,則是從功能與服務層面達至平等及包容,讓所有人共享城市,才能透徹地達至平權。

相關文章︰

資料來源︰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TNL香港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