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灣田徑選手的悲歌:贏在起跑點,卻輸在終點線

【專訪】台灣田徑選手的悲歌:贏在起跑點,卻輸在終點線
Photo Credit:KeangPeng@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跟當年的你一樣,執意要練田徑呢?」我們追問。「我會盡一切努力阻止他吧,真的不希望他跟我走一樣的路...」

採訪整理:李作珩、羊正鈺

你還記得當年的楊傳廣、紀政、吳阿民等人的崛起,到李福恩、古金水、乃慧芳、王惠珍等人相繼接棒,反觀近幾年的世界田徑賽場上,為何台灣選手成績總是乏善可陳。(表一:台灣歷屆奧運田徑項目排名變化|表二:台灣奧運田徑選手的奪牌數以及參賽項目)

其實,台灣田徑選手在奧運的名次排行,在1960年代是最高峰期,時間越往下走,名次卻越來越後面:而從歷年參賽人數更可以清楚看到,台灣田徑選手在1988年的參賽人數,突然急遽下降。

我們採訪了長期關注田徑運動、更擅長分析數據的長跑競技網洪國智老師,及一名大學田徑好手L,和我們分享他們的心路歷程,試圖為這樣的現象找出答案:

「勝利的感覺」,讓他愛上了在田徑場追風

L曾經是全中運短跑項目的金牌選手,一路以來,都是田徑場上的佼佼者,就這樣,一路讓他「跑」進知名國立大學體育系。然而,上了大學後的一切,卻和他想像的有些不同,回憶起一路以來的點點滴滴,他有很多不同感觸。

「會踏入田徑領域,其實算是人生一個意外插曲。」也許是遺傳到田徑國手爸爸的好基因,他總是能輕而易舉就能跑在別人前面,於是國小時就被抓進學校田徑隊,起初自己只是抱持著好玩的心情,沒想到就一路跑到縣市級、全國級比賽。

談起這段往事,L打趣地告訴我們,「第一次要比賽時,剛好是假日,我還瞞著我爸說自己要出去玩,結果比賽時候我爸是裁判,我爸發令時,突然看到我,嚇了一大跳!」當時還沒有接受太多正規訓練的他,一跑就超越全國紀錄。

這種勝利的感覺,讓他就此愛上了在田徑場上追風,此時懷抱著高度興趣的他,毅然決定想要開始練體育。

然而,當時是教練的爸爸卻相當反對,甚至開始不斷灌輸他練習有多麼辛苦、要練就要練好、真的不是那麼簡單的,希望能就此勸退兒子,不要跟自己(老爸)走上一樣的路。

但當時意氣風發的L,哪能這麼簡單就放棄,在向父親不斷央求及保證下,開啟了他的田徑運動員之路。幸運地,他考上縣市內以田徑聞名的學校,開始正式的運動員培訓,然而他卻慢慢發現,以前的興趣不再只是單純的興趣…

「以前是興趣高於目的,但到了後來進了國中,尤其在高中,我開始發現有壓力,因為我們必須拿比賽成績當跳板,變得很有目的性!」由於國高中的體育班比較專注術科訓練,學科比較少時間兼顧下,如果沒有比賽成績,未來申請高中、大學都會出現問題。

但因為在台灣大多數人都是很早就開始訓練,且在這樣的制度下,學校、教練為了交出漂亮成績,只能更加要求選手,在長期過度訓練下,也許有的人國中成績很好,但是萬一受傷了,高中比不出好成績,一畢業就只好去簽志願役。

然而真正的「低潮」,是上了大學之後

「因為以前訓練好像只是為了升高中、升大學,一上了大學,突然就沒了目標...」,帶著對未來的茫然,再加上大學的課程,不再只是專項的練習,有更多通識、教程及系上專業課程,這讓國、高中為了升學,忽略學科的L,追得很辛苦。

學科加重,上課可能到三、四點,休息一個小時,練習可能就要到晚上八點,還要洗澡吃飯、考前還要K書,整個生活作息開始拖的很晚,日復一日,形成一個惡性循環,選手長期恢復不足,自然比不出好成績。

「大學第一年本來是最有衝勁的時候,但是好像我更拚,成績卻沒有比高中好,那就會覺得我到底在拚甚麼?」

現實長期消磨熱情,讓L的成績停滯不前,這讓過去一直是場上佼佼者的他很不能接受,再加上很早就開始訓練,身體的舊傷、心理的疲態,都讓他對於田徑專長越來越沒自信,而為了自己的前途,L也只能向現實屈服。

「其實這就像是一個蹺蹺板,沒辦法,國家制度就是這樣,因為練習不再讓我有心安的感覺,沒有了保障,如果我想轉換跑道當老師、當教練,還是必須重新拿起筆,所以我也只能把專長放第二…」對於自己苦心經營多年的領域,最後卻被迫放棄,L語氣是滿滿的無奈。

田徑
Photo Credit:li-penny@Flickr CC BY 2.0

「我覺得我們的訓練太早了,我們從高中國小就開始練,很多人熱情早被消磨...」

L進一步解釋,國外很少像台灣這樣有體育班,他們高中以前都是社團性質,如果真的有天分、有興趣,大學才會進一步訓練。他又舉例,像棒球、田徑,台灣在小學或是國高中時都很厲害,但到了成人組就沒有了。

長跑競技網站長洪國智老師也提到,雖然的確在國際競賽上,田徑項目有天生無法改變的身材因素,過去因為參加國家少,但近年東非、西非等國家相繼加入,比賽難度大幅提高。

再加上近年為了奧運比賽精采度,國際奧會刻意讓取得資格人數減少,台灣田徑要在國際賽事上展露頭角更是難上加難。

但台灣選手過度訓練的問題,仍是不可否認的。和其他國家比起來,我們是反過來的,台灣的國、高中練得很勤,我們巔峰期是20歲上下,而人家的巔峰是25~35歲。

為了要從小拿好成績,台灣的孩子總是很小就訓練過度,讓選手常常深受舊傷影響表現,更糟的是,運動科學越加發達的今天,本該協助選手,卻沒有發揮它應有的功效。

「像我們學校有科研,但是坦白說四年來,他們的介入幾乎是零...」L說道,選手要訓練,要有數據才能制定適合的課表,而即便是在國手訓練中心,人家國外做完隔天就可以出來,我們卻要花到一個禮拜,在這一個禮拜內,教練完全不知道選手狀況是甚麼。

「速度慢不打緊,科研所常常令人感覺是為了研究而做研究,譬如要一個最大測量值,就叫你開始跑跑步機,而不是在選手練習時給予幫助,反而增加選手負擔。」L無奈地說道。

長跑競技網洪老師也強調,運科對選手有相當大的重要性,不只是為了比賽,選手平常訓練就要檢測身體指標、受傷要怎麼恢復,目前台灣在這塊雖然有,但是除非你是頂尖的選手才接觸得到,絕大多數是沒有辦法的,很多時候只能仰賴自己休息、就醫。

不只是這樣,對於訓練的短視近利,在選手的訓練計劃上更顯而易見。洪老師告訴我們,國家現在送優秀選手出國訓練的模式,可能就像是要比奧運了,趕快送選手去訓練個1、2個月,可是光是移地訓練的教練要了解一個選手,可能就要半年到一年了。

知名選手都如此,更不要說基層選手,幾乎是沒有得到任何國家、協會的幫助。

L就和我們分享,他身邊有些家境比較清寒的選手,比賽甚至要跟別組同學借道具,才能完成比賽。「現在就是除非你很有名,全部資源就會傾注在你身上,不然就是完全沒有」。

6843963684_242876e5ca_o
Photo Credit:Nisa yeh@Flickr CC BY SA 2.0
只練田徑不念書,最後變成一場空

回想起過去一路以來的訓練過程,L感嘆地說,過去國、高中為了要拚競賽成績升學,整個體制只告訴你要練習、練習、再練習,但直到大學,他才發現「讀書(學科)」的重要。

「我覺得讀書真的是會開頭腦,你要練習,也要聽得懂老師在講甚麼,不能都靠身體感覺,我也是上了大學才開始發覺以前練習的是不是錯的?還是那個教練姿勢不見得正確?」

L提到,大學開始有人體解剖學、力學等課程,先是懂了這些原理,練習起來也事半功倍,但問題是國、高中體育班的教育裡,完全沒有這些項目,單純以考試科目為主,選手也就只能埋著頭傻傻苦練,方式錯誤也不知道。

對於台灣選手訓練過度偏向專長(術科),洪國智老師也說道,比如在國際中,語言能力很重要,聘請國外教練,他說的話,選手能不能真的聽得懂?而國家教練因為考試認證以中文為主,到了國外能不能與人交流、或是能在國際上發聲,有好的人脈,才能把國外經驗帶回台灣,這些能力都是我們忽略的。

訪談到了最後,我們好奇問了L未來還想不想當選手?L果決地回答「不會了」,那個當年馳騁於跑道上的少年,考量現實等種種因素,決定放棄從小到大的專長,為了給自己一個比較有保障的未來,他決定要考教練、當老師。

「其實相比之下,我還算幸運,至少學校有教程可以讓我修,像我知道很多大學教程名額更少,他們根本不知道出來能做甚麼...」

在台灣,未來發展性成了眾多運動選手最大的疑惑。洪國智老師以世界各國舉例,選手未來保障做得最好的,大概就是日本。他們有一個「實業團」的制度,日本有些企業會挑選優秀選手,大學畢業後到公司,半天工作,其他時間練習加休息,將來選手退休,就可以轉成全職正式員工,讓選手可以無後顧之憂,專心練習。

台灣運動員的出路,大家或許覺得都是陳腔濫調了,但實際走一遭,從L身上我們看到的是,其實更多問題是發生在運動員的培訓過程,當社會大眾(學校、家長、教練...)都在追求「成績」至上,卻不顧這些成績是怎麼來的,忽視真正長期的問題,久而久之,就成了惡性循環。

「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跟當年的你一樣,執意要練田徑呢?」我們追問。

「我會盡一切努力阻止他吧,真的不希望他跟我走一樣的路...」L淡淡地說。

表一:台灣歷屆奧運田徑項目排名變化

歷屆奧運田徑名次

表二:台灣奧運田徑選手的奪牌數以及參賽項目(藍色方格代表有選手參賽)

臺灣奧運田徑參賽項目歷史

責任編輯:李作珩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運動』文章 更多『TNL 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