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海嘯後理應勒緊褲頭的我們,為什麼吃的花費依然不手軟?

金融海嘯後理應勒緊褲頭的我們,為什麼吃的花費依然不手軟?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個經濟不景氣,人人喊窮的年代,為什麼對美食文化的追求,並沒有因此削減?

文:Jean Kuo

在這個經濟不景氣,人人喊窮的年代,為什麼對美食文化的追求,並沒有因此削減?Eater作者 Mathew Sedacca 提出三個可能原因。

美國勞動統計局資料顯示,金融海嘯造成2007至2009年間,美國800萬份工作憑空消失。但詭異的是,自從金融危機以來,millennials千禧世代18-35歲之間的年輕族群,辛苦賺來的錢絕大部分都花在吃上面。

「去年12月,我花在吃和餐廳外食的費用,比我的房租還高。」來自芝加哥的,今28歲的飯店業公關 Hannah Kasperzak說。

像許多與她年齡相仿的人一樣,Kasperzak自認是個「Foodie」。Foodie 一詞最早出現於1980年Gael Greene的文章,根據Greene的解釋,Foodie指的是一群「為食物而瘋狂,會去上廚藝課,爭相端出最完美的晚餐,吃遍法國三星餐廳」的人,她還說,「與此同時,紐約的其他族群對於吃並不挑剔,過熟的羊排和罐頭青豆在他們眼裡完全不是問題」。

在此定義之下,經濟不景氣,工作和財務狀況都不穩定,照理說「重質不重量」的Foodie風潮應該因此式微,但USDA 數據顯示,外食花費僅在金融海嘯之前短暫下滑,從2007年49%到2008年48.5%。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平均收入尚未復甦,但外食費用卻已回升至海嘯前的水平,而美國人的外食消費,在2014年首次超越在家煮飯採買的經費。

比起上個世代,美國年輕世代背著學貸、普遍低薪、出社會後仍住家裡,但他們外食的花費卻仍高於其他世代每月$174 美元的消費,而且年輕世代有30%人口,習慣食用「有機認證食品」。金融海嘯創造出新的消費邏輯,不同於直覺下的「省錢」一途。當經濟學家預測,今年將遇上另一波低潮的同時,大眾似乎有許多理由,在經濟不景氣的現下,繼續過著「以食為天」的生活:

1. 從「追求美味而高級」,演變成純粹「將飲食文化當成嗜好」的Foodie

非基改豬排、有機蔗糖巧克力奶昔的售價,比起一般市場上的加工品高出許多,當然這並不是新聞。《Foodies: Democracy and Distinction in the Gourmet Foodscape》作者Shyon Baumann和Joseé Johnston指出,所謂Foodie文化,時常伴隨著上層中產階級心理。

Johnston認為,Foodie有時追求稀少而「道地」的餐點,也想跟上分子料理的新潮流,而在現代Foodie寬鬆的定義之下,研究起文化水準相對低的炸熱狗和漢堡,也成了Foodie族群的一部份。

很多foodie缺乏可觀的財力,但的確有鑽研飲食文化的能力,我認為即使如此,他們依然算是 Foodie ,世界上還有他們負擔不起的美食,而能做的也只有接受這個事實而已-Baumann

當代較平民化的詮釋,即是 Foodie 不同於其前身 Gourmand 之處。「Gourmand 指的是上層階級,需要金錢才能獲得的享受,而我遇過的 Foodie 大多是單純對吃很有興趣的人。」作家 Dwight Furrow說。

2. 「吃」成了一種新的「社交貨幣」

年輕世代的物質需求,與之前的世代大有不同,他們背著學貸,不再買房買車,喜歡把錢花在各式「體驗」上。

紐約新學院食品研究主任Fabio Parasecoli認為,食物成了現代人的社交手段。分享自己在小攤上吃到的餐點、低調炫耀自己的威士忌知識,能夠展現自己,與他人產生區隔。對紐約某間地下室販售的冰淇淋甜筒如數家珍,這樣的行為其實是在向同儕展現自己的文化水準。

而社群媒體的興起,尤其Instagram,更是助長人們利用「食物」作為社交貨幣的風潮。專門研究千禧世代的Eve Turow 觀察到,年輕人在表現生活品質的同時,也試圖降低非必要性的消費。「如果你上傳了一張自己做的羽衣甘藍羊乳酪沙拉,其實是在宣告:我有空閒時間下廚,而且我選擇把錢花在有機甘藍和非基改的起司上。」

許多Foodie會在社群網站上炫耀自己光鮮亮麗的一面。雖然朋友上傳的食物照,不能完全呈現他的生活,但還是會成為我們評估這個人的根據。

3. 時代動盪,吃進有品質的食物是生活中少數能自己掌控的事

研究千禧世代的Turow,自己也屬於所謂Y世代, 除了遇上經濟緊縮外,年輕世代面對政局動盪、氣候變遷、網路隱私受侵犯的大環境,「吃」便成了美國年輕族群,在生活中少數能夠有所掌握的事。

「在政府規範之下,無法確知我們的食物到底安不安全,」Turow發現,許多年齡相仿的人們,都有共同的心聲。

「我們想要簡單的食材,不要抗生素,不要基改,政府不願透露這些技術背後的資訊,就算我找不到工作,沒有約會對象,拜託我至少可以掌控我一天三餐吃什麼吧!」Turow 說。

Mathew Sedacca認為Foodie潮流不墜,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Foodie的定義,不再遙不可及、高攀不起。現代Foodie追求飲食文化,深入鑽研食物的歷史文化背景。另外,在社群媒體盛行的今天,食物成了社交貨幣的一部分,Foodie也將「吃」納入個人身份認同的一部份。最後,在不景氣的年代踏入社會,對年輕世代來說,吃點好的也許是生活中,少數僅存能夠自己掌握的部分。

除了上述因素,我猜測這股風潮與明星廚師的崛起,也脫不了關係。從第一位明星廚師 Jeremiah Tower 開始,廚師的社會地位自1980年代逐漸抬升,在此氛圍之下,年輕世代還是學生的時候,對於朱莉雅柴爾德、傑米奧利弗、安東尼波登的大名,可能早已朗朗上口。廚師開始頻繁在平面、電視媒體曝光,助長美食文化的普及,長年下來,飲食文化便成了生活品味不可或缺的部份。

本文以美國為例,提出年輕世代在經濟不景氣之下,對吃的執著背後的原因。這三大理由中,你認為哪幾項適合用來解釋台灣的情況呢?

原文請看《金融海嘯後理應勒緊褲帶的我們,為什麼吃的花費依然不手軟?

想看更多精選飲食好文及餐廳推薦,請到 《NOM Magazine》或加入《Facebook 粉絲頁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NOM Magazin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