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性戀記者以Grindr找出同志奧運選手 報導強行出櫃引爭議

 異性戀記者以Grindr找出同志奧運選手 報導強行出櫃引爭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記者利用同志交友軟件,在奧運村附近搜尋同性戀選手,並寫成報導。文章發表後引起極大迴響,報社其後收回文章,編輯亦公開道歉。

文:黃宇恒

《The Daily Beast》記者Nico Hines近日刊出了一篇題為〈我用Grindr在一個小時內在奧運選手村得到三個約會機會〉(I Got Three Grindr Dates in an Hour in the Olympic Village)的報導。

Hines在文章中講述他運用Grindr「揪出了」3名同性戀奧運選手的經歷,內文很有可能透露出他們的身份,影響可大可小。報導旋即引起讀者極大迴響,結果有關報社要回收文章,編輯亦公開道歉。

Grindr是全球知名的男同志交友平台。Hines在文中仔細描述了他在Grindr上找到的資料,例如使用該軟件的選手的比賽項目,甚至提及某位來自恐同國家的選手的參賽項目。雖然沒有透露選手姓名,但根據他提供的資料,很輕易就可以找出這些選手的身份。

Hines說:「有一位選手讓我追蹤他的帳戶。另一位選手表示會等我去找他。有一位甚至直接將他在選手村的地址發送了給我。」這三個就是他口中的「三個約會機會」。他又指「Grindr上顯示了在選手村中,有數十名單身漢在等人約會」。

記者Hines是異性戀者,已婚並育有一子。他辯稱沒有欺騙任何人,因為他用自己的照片登入Grindr,而當有人問到他的職業時,他都會如實回應他是記者。他表示:「除非怪責我身為異性戀者,卻使用Grindr。」

文章刊出後在網絡上掀起反對浪潮,也被很多同業批評他不道德︰

「除非出櫃現在是奧運項目,否則我們可以一致同意Nico Hines的文章是徹底恐同?必須刪除掉這篇文章。」

「本來我們擔心奧運會發生恐襲,然後Nico Hines的出現提醒我們要害怕傳媒。」

「Nico Hines有關Grindr和奧運選手村的『故事』不是新聞。它至少是垃圾,甚至會難以置信地危險。」

(改圖)「為了一篇卑劣的文章,我令這些男同志的生命受到威脅」

上述文章現時已被刪除,並更改為編輯部的按語。編輯表示他們對同志群體並無惡意,但「本意不重要,影響才重要」,明言「我們錯了,我們很抱歉」。他指出,報社所有員工都是「一起成功,共同失敗」。他承認今次事件是整個報社的失誤,並希望讀者接受道歉並等待他們改進。

是次事件中,記者在未得當事人同意下強迫他們出櫃,這樣並不尊重其意願,假如有關選手來自封閉及恐同的地區,甚至可能有生命威脅。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TNL香港編輯』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