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不說謊:把讀書看成投資,不如及早學一技之長

Photo Credit: Bobby Yip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指出中國、香港及韓國一些數據與事例,說明若為求生活,大學學位畢業不保證收入,技術型工作不論高低亦有優勢,求學應看清此形勢再作決定。

在這個學位泛濫的世代,仍有不少人抱著讀書會增加收入的想法考大學,這想法是「致貧」而非「致富」的開端。

當代中國,每年有700萬大專生畢業,投入市場的畢業生,比起香港的總人口,相差不遠。2016年的相關報告反映,專科生平均工資為2640元人民幣,本科生為4010元,碩士生為6603元,博士生為6753元。不難發現,博士生與碩士生相差無幾,但卻要多讀幾年書,即是得放棄至少三、四年的工資加利息,成本要四、五十萬元,更未把經驗值計算其中,可見讀博士投資成本不可忽視。

專科生的情況更「離譜」,收入還要比農民工平均3000大元還要略低,但不是說讀專科學校的前途比不上農民工,關鍵在於將來的工資會否升值,這是涉及是否有足夠的專業技術。中國內陸的農民種一斤白菜,與日本農民種十兩有機白菜的價值完全不同,價值高低有相對性︰有些足底按摩師收費30元一小時,也有收100元的;廚子有的時薪30元,也有千元計算。這都是關乎技術的差異,不論你做哪一行,技術還是最重要。

收入愈早到手,回報愈可觀

按照經濟學大師費沙利息理論(the rate of return over cost) ,假設博士畢業後,一生所賺的工資,與中學畢業後當理髮師的總收入相同,但讀博士要晚十年才出來打工,若以兩厘或以上的複利計算,理髮師的實際收入可能是博士的數倍。收入愈早到手,回報則愈可觀,除非把大部份收入投進 「有蝕無賺」的基金,或投資在「強積金」,則另當別論。

當然,利率不可以由我們控制,因為在費沙的理論下,若利率太低,對理髮師的收入沒有太大的好處,因為他的收入不會因早於博士生而獲得大大的益處,想辦法提高投資回報才是王道。(即以讀高學歷的開支最後所得的回報,若客觀評估數據,顯示回報並不划算)

同理,如果中六畢業後做保險從業員的總收入,相等於大學畢業加實習後的律師的總收入。連同利息,保險從業員的收入也是遠多於律師,因前者會比後者早至少6年時間賺取工資,而收入又可收息或投資。所以,如果把讀書看成投資回報,往往遜色於提早工作、專注地學一技之長。

把讀書視為興趣,更合乎現實

在香港,大部份非專業學科的畢業生,比起貨車司機還要低,除非是護士、物理治療、教師這類有牌照的專業。否則,讀學位不會增加收入。2016年教育大學畢業生平均為20,500港元,遠比起學系眾多而博雜的城市大學14,000為高。當然,若畢業於科技大學環球商業管理課程(GBUS),畢業生平均起薪點達4萬元,則是另一故事了。

當今之世,把讀書視為興趣,會比視為投資更合乎現實效益,不然人生將會很痛苦。 重申 ,學位決定了起薪點,加薪點考慮的往往是能力,而能力在每一行業也會升值。

最近,《我是一位地區大學的兼職講師》一書洛陽紙貴,成了城中熱話。作者金民燮,畢業於韓國延世大學,2012 年取得韓國文學系的博士學位。數年來,他一直在延世大學位於江原道的原山分校兼職,可是薪金卑微,不足糊口。為此,他每周於快餐店當60小時的兼職,始能養活家小。

其實,金先生若利用讀大學加研究院的時間,換成主一無適地學一門手藝,他的生活應不至於如此潦倒不堪,可金先生的學位並未有為他帶了財富,而帶來的是 「君子固窮」。金先生讀的是文學,傳頌千古的文人,自古不是餓死,就是大半生都在過苦日子。金先生的工資是低增值,但其著作的高增值卻可能是無法估量。

學位在貶值,但知識是不會貶值,技術也是知識,知識在生活,而不一定在學校。

責任編輯:王陽翎(于非)
核稿編輯:鄭家榆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趙善軒』文章
Loader